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柚天】结成双fin.

  #依旧是无脑甜饼 不知道为啥今天平常留作业留的最多老师竟然都不留了
  #很沙雕
  
  “你,的脚步流浪在天涯,我的思念随你到远方!”
  “是你让我想你想断肠——”
  
  这个闹剧的开始是在金博洋喝的五分微醺的时候红着脸带着五分深情握着拿着话筒献唱。
  意外没有跑调,也出乎意料的没有一点醉态,心细如发的天哥眉头一皱,看着小孩的背影忽然有自家白菜会被拱了的危机感。
  他借着昏暗的灯光问还在被队医按着接受治疗的隋文静,这时他们刚刚经历了平昌奥运那场大战,无论结果如何都应该在这个热闹的节日里庆祝一翻。
  
  “金天天啊?哦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他不是早就怀情了吗?”
  
  “和那谁的事儿看着我贼腻歪,懒得管。”
  
  金杨摸不到头脑,他发懵的时候看到了金博洋这个小娃娃笑的一脸春心荡漾,左手好像在录音——这么一看,怎么越来越不对了?!
  
  “记得把录音发给我哈。”
  
  
  
  但最奇葩的是——
  隋文静并没有接到那条录音文件,接到的反而是羽生结弦。
  
  
  转天GALA的时候金博洋耷拉着脑袋路过靠着墙刷手机的他偶像。
  他昨天喝的有点大,对于滴酒不沾的运动员来说三瓶啤酒已经算是犯规了,最要命的是他喝醉容易断片,所以昨晚干了什么丑事耍没耍酒疯根本不记得。
  他只记得今天早上一起来隔壁金杨杵在他门口一张见了鬼的脸。
  
  金博洋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可是他一看手机翻了翻什么也没有。
  “你不会藏着我昨天黑历史吧?我耍酒疯了?”
  他得到的是被硬塞给他的一套彩排衣服和生无可恋的眼神。
  
  金杨:苍天我该怎么办——
  
  苍天没空搭理你,但是轮回谁能饶过谁。
  
  金天天本来就因为想不起来脑阔疼,晕乎乎的不清楚差点走进了日本队休息室。
  “天天?”羽生结弦看起来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晃了晃手机跟他打招呼,“你们在那屋——”
  金博洋点点头,也是一脸困顿的点点头,样子乖巧的不行,软的想让羽生呼噜他的毛儿。
  
  “哎?怎么有消息啊——”就在羽生准备追上去的时候,他眉头一皱,点开了今天凌晨Yang jin的语音消息。
  
  “你,的脚步流浪在天涯——”
  
  
  下午GALA的时候金博洋一直都觉得羽生结弦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每次金博洋回头总能看见那道似笑非笑包含温柔和一丢无奈的目光。
  每次的四目相对都会惹得金博洋心里小鹿乱撞。
  而且牛哥竟然还不就此收手,更加无忌似惮的围在金博洋身边散发着荷尔蒙,还用盖帽子这种小孩气息严重的举动来引起他的注意。
  然后他们俩就在队尾互相拿帽子遮着说了好多玩笑话。
  
  ——怎么办啊这个世界冠军好皮
  ——不对,我跟他又不是师兄弟……
  ——哎呦我去!
  ——难道我男神看上我的国家队队服?!
  
  这个结论一得出吓的金博洋手一抖,他抬头望着惨白的候机厅屋顶,视野一片苍茫。
  
  在与他命定中人相逢的前一刻他点开了羽生发来的语音,是很长的一串,他推测是一首歌,没想到还真的是发音标准嗓音略哑的中文歌——
  “如果今世不能与你结呀结成双——”
  下面还配了一段小字:昨天一个人发给我的,我觉得我唱的没有他好。
  
  金博洋忽然觉得肩膀一沉,他一回头,果然和命定之人相遇了。
  
  “博洋,我有东西落在了你这里哦!”
  羽生结弦拖着行李走在他身前,神秘微笑着轻轻点了点他的心。
  
  他看见了甜甜的小虎牙,中国男孩用不大流利的日语对他说
  “今晚月色真美啊。”
  
  END.
  
  请评论关注点赞小蓝手一条龙服务谢谢!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