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哨向】你钓到隔壁那个单身哨兵沈老师了吗?①

#文不对题 哨向正剧风巍澜文章整理
楔子

展信佳

此一别经年,故友安好否?想来关于整个人类兴旺之战迫在眉睫,军校新兵有面熟者,赵云澜请多加留心。
另外XBX实验已收入尾声,投入【军】用指日可待,再次鞠躬,希望老友加紧督促前线,务必等那日整装待发,不可有丝毫差错。

完。

第一章

大雪飞扬,狂风呼啸席卷辽源,两个影子揉在苍茫的风雪里犹如蝼蚁。一个青年牵着孩子在雪原上步履蹒跚,稍小的雪豹不慎跌入山窝里一路向下滚去。他们相互扶持从不背弃,于是一路走来那个小孩子长成了少年摸样,转瞬间场景变换,眼前变成尸骨堆砌成血染的战场,有个少年跪在血泊与尸骸的中央,抱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首哭的撕心裂肺。

再往后的场面显得异常平静而纯粹,那个少年长成了男人,他教书育人,他变得文质彬彬,他放下刀剑好像这辈子要与血腥绝缘。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这片生死轮回是非交错的土地,安静又坚定的守望着一批批新生代,那样子就好像是在固执的等一个人,从未想过离开。

梦醒了,沈巍出了一身冷汗,最近这样的梦他总是做。他有预感可能会发生什么又让他出乎意料的事,还没有等他细想这种感觉的来源,终端叮的一声拉他回神,新学员的课程表和名单发过来了,下面还有一封附信。

“咚咚咚——”

大清早的,沈巍戴上眼镜之前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赶去开门。

“沈教授,别来无恙啊?”研究所所长是个地中海的老爷爷,精明的像只狐狸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显老。沈巍点头笑了一下,“您随便坐。”

“是这样啊,前几天呢联合会议,各部署均提议要让沈教授归位。前线战事吃紧,其实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教书育人,不是已经有这么多新生力量送去前线,还不够接替我吗?”沈巍在所长前面坐下,说实话在沈巍退役这几年里已经有很多人三番五次的找上门了,一开始沈巍还会好好说到后来礼数也被磨的快没了,尤其是今年,找他的尤为多。

“没有否认沈教授在我军校中中流砥柱的作用,所以我这次也是有备而来。既然来了,就有理由让战神重披战甲。”所长从他的皮包里掏出了一个牛皮纸袋,上面火漆封口,印章盖着的是“绝密”二字,这是一封在第二个人接手之后必须销毁的文件。

沈巍难得蹙了一下眉,因为他看到了这三个字“昆仑君——”

三个字像是把匕首,匕首见血必封侯。

“我知道了。“沈巍用打火机烧掉最后一张纸,火舌在他手指尖舔舐着,“等这届学生毕业,我就去前线。”

其实沈巍的年龄并没有到退役的地步,他是天生的哨兵,服役时间要比正常人长一倍左右,只是那年他的向导先一步走了,没有伴侣的哨兵甚至很难存活,沈巍不但活了下来,还控制了两个人的精神体。

从此一代战神陨落,这个代表着人类战斗力最高峰的时代终于在这一刻画上了句号。

沈巍现在在联盟直属军校教书,教的主要是理论知识,他很少上给学生们上实战课,可能是反作用效果,历届的熊孩子都异常期待每年学校组织的实战模拟中能一睹这位昔日战神的风采。但奈何我们神级哨兵从来都没有给他们这样一个吹爆的机会,更神奇的是有时带普通班的学生他们居然不知道原来这样一个年轻有为又温柔的教授居然是个哨兵。

“哎,沈老师,”隔壁班上实战课的老师扒头往班里看了一眼,“上面有个资料要你亲自取一趟,还挺急的。”

沈巍很快组织好了班里,放下教案和捏着的粉笔,快步向门外走去。

只是迈出去两步他便不由的身手攥紧了胸口前的白衬衣——到底是为什么不安的预感会这样强烈?!

从传送梯中出来,沈巍出了一身的虚汗。他这前几年把自己耗的身体是恢复了七七八八,可是一个人既要照顾自己的精神体又要让配偶的那一只不消散所需要的精神力和控制力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在他肩膀上的担子像大山一样重,人生向来负重而行,他也从来只能步履不停。

沈巍回过神时更加焦虑,几秒钟的时间他的脑子里已经过了好几种最坏的结果,其中无一不是他的希冀被破灭。

而就在他忧心忡忡时,明灭而冰冷的楼道里,他与一个青年擦肩而过。

青年的微翘的发梢扫到了沈巍的脖颈,喷薄而滚烫的热气顺着鼻息的交换烫的沈巍一机灵,这样的“突如其来”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两人错过了两三步男人才停下脚步,定定的站在那里——然后所有脚步身神奇般的消失了。

那个青年与他背对着,也停了下来。

那个一刻,久别重逢和熟悉到足以让他刻骨铭心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朝他席卷而来,其气势不亚于万马奔腾在他心中呼啸而过。

——昆仑。

走廊静的可怕,好似所有的所有可能会在下一秒喷薄而出,但现在静谧无声,似乎都在给对方一个缓冲的过程。

沈巍压下心中五味夹杂的感情,他们二人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几乎同时转身。

结果果然让年轻的教授失望了,那是一个比他记忆中的昆仑还要有活力的年轻人。锐利如鹰的剑眉入鬓,脸上尽是桀骜不驯,但又在他们目光交错的刹那收敛了所有的锋芒。

尚能称为“少年”的新生摘下军帽歪歪扭扭的朝他敬了个礼,脸上还挂着半分玩味的笑,总之这要是放在主任面前要多欠揍有多欠揍,但是在沈巍这却明媚极了。

“教授好,”少年咧嘴,试图努力跟他套近乎,“教授再见。”

然后留下这样一个装X的背影无比洒脱的转身而去了。

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沈巍也没能收回贪婪的目光。

他与昆仑到底多久没见了?两年还是十年?
沈巍不敢数,他也从心底拒绝这个问题。但刚才那个少年实在太像昆仑了,俊俏的眉眼微露锋芒,这让他不得不想对于他而言很实际有缥缈的东西。

如果说昨天所长的实验和研究达到了预期,那眼前的这个少年……沈巍甚至不敢深想,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可是他就算不想深想,真正大战拉开帷幕的那一天又有多少鲜活的生命需要用他们的血肉之躯铸造铜墙铁壁,这些真的在他考虑范围之外吗?

毕竟在这些涉世未深的少年,是沈巍亲手把他们送上战场的。

赵云澜今天很美滋滋,他勾搭到了军校里广为流传的“高冷战神”,这朵高岭之花居然蜜汁深情的盯了他这么久。赵云澜在宿舍里翘着二郎腿美滋滋的想,大概那沈教授是对他一见钟情了。

“哎呦我X!”从上铺伸出来一个倒挂的脑袋,“老赵你能不能别疯了,啊?这是中彩票了,中了几百万啊您?”

赵云澜揉揉鼻子,“中几百万未必能有我这事儿好。”

这下上铺的大庆来了兴趣,赵云澜讲了今天的偶遇之后惊的他精神体黑猫都炸了毛,嗷的一声躲到主人身后了。

“想追人家沈教授啊?”大庆撇嘴,“我说你这也太快了,你刚认识人家几天,见过几次面啊?我跟你说现在军校里单身男教官很少的,你觉得像咱们沈教授这样的能没个花啊草啊的吗?”

“有就有呗,”没想到永远活力四射的少年一个鲤鱼打挺的下了床,“多正常,但无论有没有现在就是都没有。行了行了你抱着你家黑猫自己玩儿去吧我要走了。”

接着大庆用看异能人的眼光目不转睛的盯着换衣服穿鞋一套流程如飞根本不像平时慵懒拖沓的赵云澜,嘟囔了一声,“恋爱果然能改变一个人。”

赵云澜像阵旋风刮了出去之后大庆猛的一拍脑门,“坏了。”

“不过老赵那人不把头撞破不知道回头。希望聪明可别被聪明误,懂得在人家高级知识分子面前见好就收。”

因为大庆忽然想起在战神陨落之时另一个传言也随之诞生于这校园,那就是沈巍对他伴侣情深意切,他的向导死后多年,精神体依旧被沈巍保护着,这至使他几度接近崩溃可依旧未曾放弃过。

这样一段感情,在现在这个膨化时代已经很难寻见了。

TBC.

开着直播码字的,房间号是14262087,只要我用电脑敲字大概都会直播出来,感兴趣的可以来围观,然后可以在直播上发弹幕啊什么的我可以现场给你们写的。
还有就是这篇文我的设定是……哨向,比较复杂。大纲正在难产中,到后期可能还会有很多待修整的BUG,谢谢大家支持啦。
还有点低血糖,一直抖233就不拖到凌晨放出来了
希望大家能评论多一点啊哈哈哈(臭不要脸)

评论(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