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柚天】Frozen.2

#FORZEN有感 还是因为比较热产生的灵感
#魔法世界设定梗 前文.Frozen 1
#柚天文整理

羽生结弦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昨天晚上他下令赶走的那个他在战场上捡来的、敌对方的小男孩儿。

最近琐事很多,盛大的祭祀活动随着开春的号角马上来临,同时这也是一年之中除了新年日最乱的几天,年轻的国王不得不拿着羽毛笔从白天到晚上不停的批阅奏章,不仅如此,除了吃饭以外他必须要召开例行会议,整个人犹如做工精良而分毫不差的齿轮。

这一天很快收入尾声,月色如水从窗棂漫进来,他伸了个懒腰推开椅子站起来,门外站着的老女仆推门进来为国王披了件衣,“殿下还要出去转转吗?”

月色描摹出青年冷峻又俊秀的眉眼,平时充满威严的眼眸尽是疲倦之色,羽生揉揉眉心,“走吧。”

“这片花园还荒着。”羽生拢了拢披在身上的狐裘,自从加固结界之后他更加畏寒了。

“回陛下,极寒期刚过,开春的时候种容易活。”

他们从花园转到了城堡,老女仆看着略显单薄的背影,措辞良久才道,“陛下,您这样若是女皇在世,她一定会很伤心。”

羽生的母亲是唯一一位非皇室血统的女王,女王在生前把仅剩的慈爱和身下的王座传给了年纪尚小的他,已经有很多年皇宫里没有再提过那个传奇一样的女子——他的母亲了。

羽生结弦微微转头,刚想说什么便被凌厉的女声打断。

“让你烧柴火都不会,”女人的声音高的像鸡叫,“大人怪罪下来你这小兔崽子非得让我们一班人给你陪葬!”

“哎呀装什么装,”女人好像往上踹了两脚,“死起来!没听见我说话是吧……”

仅一墙之隔便是天壤地别。那围着脏围裙的女人正在辱骂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大的孩子,瘦小的孩子趴在地上紧闭着眼睛,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

只间那女人刚要上棍子打,她那张强势的脸忽然垮了下来,满眼写着惶恐不安,甚至下一秒就能落下泪来。

屋子里的一群人都为此感到奇怪,出门看热闹时就见月色下国王那一张脸冷的吓人,他怀里卷缩着一个小小的孩子,显然就是先前在他们这里做事的下人。全国上下,从未有一人怀疑过这位年轻国王的铁手腕和威严。

就像从来也没有谁否认过他的仁慈和宽容。

那个女人看着国王的背影,忽然腿一软重重跌坐在地上。

之后整个王宫都笼罩着一层阴云,他们的国王无论在干什么都沉着张脸,据说只有在探望那个小男孩才稍微展露出个别的什么表情。

当天晚上羽生就让御医半夜起来看病。这个男孩子的病情并不乐观,他的体质太特殊了,这样的体质根本受不住火炉边的酷热,他出生在雪堆里,按照人类的标准这个小男孩只是个婴儿,应该需要极力呵护才对。

没想到听了这话之后羽生二话不说又命人在自己的卧室里加了张幼儿床。

这段时间皇宫里穿的沸沸扬扬,其中离不开天天的身世和羽生怪异的举动。

那个叫天天的男孩子是国王命人从战场上带来的,他们从来与雪族势不两立,更何况这个男孩子本就是外族,现在很可能就是他们敌人的后代,各个大臣急的团团转,上书奏折硬生生比往常多了一翻。

谁想到只是三个工作日羽生就说服了内阁所有人,这个被捡来的男孩正名为金博洋,金博洋这三个字将会正式被载入皇谱里,并在一周后正式加封为王子。

消息一出,全国轰动。

金博洋这个小家伙正巧在朝堂上下都被册封点炸的时候醒来,他醒的时候呼哧呼哧鼻子下还挂着鼻涕泡儿,光着脚丫抱住羽生结弦的大腿喊“妈咪”,被羽生一脸无奈的提溜到怀里坐着,“是哥哥哦。”

据女仆说,这是自战争结束后他们看见国王第一次展露笑容。

“哥……嗝?”金博洋打了个嗝儿,小肚子也跟着墩了一下,整个人懵懂的看着羽生结弦。这个像天使一样可爱的孩子,在下一秒被噙着笑的男人俯下身来极其温柔的亲了一下额头,“是哥——哥!”

童稚的脸上绽放出璀璨的笑意,小男孩露出了奶甜奶甜的小虎牙,眉眼弯的像月牙儿,男孩子窃喜着点头,“哎!”

我们向来严肃的国王今天的人设有点崩,在众人都以为他会发怒的时候没想到他竟然抬手轻轻敲了一下男孩子饱满的额头,“叫哥哥!”

TBC.
最近要忙的事情很多,国庆会回来修文。
求评论!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