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你钓到隔壁那个单身哨兵了吗?②【巍澜 哨向】

#大家国庆快乐,大纲依旧在难产中所以会有很多BUG
#喜闻乐见的霸道哨兵爱上我的狗血玛丽苏故事

巍澜文章整理

沈巍不知道怎么走到实验室的。

“虹膜监测完毕——”
“欢迎进入B-1-3-1地下冷藏库——”

机械冰凉的女声把他从混沌的思索中拽出,沈巍下意识用手摸了摸第一个扣子下面那个几乎消失不见的伤痕,语气低沉,“带我去见他——”

接着一溜灯光随着男人军靴剁地的响声开启,在这个被冰蓝色包裹的四维世界里,世界的尽头一堵冰墙缓缓裂开一条缝隙,沈巍分毫不错的注视着慢慢翻上来的水晶棺,羽睫微颤,眼神带着秋水般隐隐的凄楚的缱绻。

“昆仑。”

仅仅这两个字,就像是耗尽了他毕生全部力气。

水晶棺材里的男人眉眼随落了冰霜,却风华依旧——容颜竟与刚才与他打过招呼的赵云澜一般无二。

军校中午 二遍午休铃打过之后食堂的哨兵向导们被隔着一层透明媒介分开吃饭。

学校有严格的规定,单身的哨兵向导虽在单独一层吃但是需要分开,然而校方还是很人性的,在向导这边看哨兵依旧一览无余,这也是为了广大单身狗考虑。

“呦,看什么呢。”大庆趁眼前人不注意飞速夹走了对方碗里的排骨,他边试着转移话题一边怂怂的注视着对面的表情。

“谁啊,”大庆顺着他的目光回头,就见一个十分斯文的身影,那是个年轻的教官,浑身的钢铁之气硬生生被磨出了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再跟其他撸着袖子大口吃肉的教官们一比,还真有点遗世独立的味道。

赵云澜更是不屑余力的散发着他的荷尔蒙,不过咫尺的沈巍专心吃饭,好似在执意回避什么。

“大庭广众之下真的好吗……”大庆悄悄回过头,低低嘟囔了声嘬了口罗宋汤。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他背后遗世独立的人忽然抬眼向这边看去,目光与守株待兔的大公子撞了个正着。

赵云澜唇角勾起一抹笑,接着带着十分的自然与十二分的撩人向那边的人摆摆手,看着沈巍微怔片刻又有一瞬羞恼的表情忽然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连续几个月,一开始是每天的中午,后来到早餐甚至晚餐。直到沈巍连晨跑都能看到他,这个青年总是带着桀骜不驯的少年气和一马当先的气概见缝插针的对他好。

沈巍难得有心情烦躁的时候,这种感觉时隔几年他再触碰到时没想到会在这样 的场面上。

“教授,您这段讲过了……”

耳边第三次响起这样的怯生生的质疑时沈巍不得不把赵云澜那半分邪魅半分勾引的笑强行挤出脑海,但还没等这风暴过去,终端上的实验文件又像是掐着下课点儿似的发了过来。

修长白皙的手指划开3分钟后自动销毁的文件,上面的六个大字如一把刀插在他心口,痛得他喘不上气来,“复活昆仑计划——”

“实验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需要教授亲自提供样本。”

没开学之前沈巍的回复是“我再考虑一下”,这项计划具体细节他无法深究,只是隐隐预感到这件事后面牵扯颇多,复活昆仑之后血清会注射到多少战士的身上,沈巍不知道。

赵云澜明媚的笑容又措不及防的撞入他心底,只见通讯器一端的男人握着听筒手指发白,“好,下午1点,实验室B-1-2-3。”

不瞻前顾后,惟愿他一人,此生足矣。

而剩下的余孽,就让沈巍自己一个人背负吧。

赵云澜端着一桶泡面吸溜着正爽的时候正巧碰上了刚从地下室上来的沈巍。他本来以为是来追着他打的老冤家,谁承想听脚步却是个脚步虚浮的男子,那俊俏的脸上又比往日苍白了几个度。

“啧,”赵云澜摸了一把嘴角,看都没看抬手一个三分精准的把泡面扔进了垃圾箱,“这么大的一个人了,怎么还能让我这么不省心呢。”

沈巍并不知道是谁半架着自己回屋的,门咚的一声被砸上的时候他才终于从贫血的眩晕中顶着一头冷汗抬头看着那个显得十分急促的青年。

赵云澜正在努力把床铺上的东西扫到地上好腾出个地方让他爱慕已久的老师躺下,床上的漫画平板哗啦啦的往下掉,他一回头就对上沈教授那双无辜又无奈的眼,这让他在十八载人生中忽然觉得尴尬了一次,为了换回形象连忙狗腿的把人扶到床上盖好被子,泡了杯茶之后看着不对又换了盏红糖水。

端着烫手的杯子的沈巍:……

最后谦谦君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悲无喜道,“多谢。”

“嗨您跟我那么客气做什么,为老师服务这不是应该的吗……”

“我跟你不熟。”

沈巍抿了一口红糖水,一股恰到好处的滚烫抨击着他的胸口,但他在这一瞬间仿佛失聪失语失神,竟然什么都感觉不到。

就像登徒子被困在大雪纷飞的冰原里,依旧会选择抛却一颗不属于自己的,过分关怀的心。即便这颗心带给他的暖意足够让他熬过漫漫无期的长冬。

“沈巍你说什么……?”男人感觉少年手掌里的易拉罐被捏的变了形。

“我说过了。”沈巍放下杯子,站起来欲走,却不料一股眩晕狠狠往下拉扯着他的身体,紧接着一股疾风袭来,手腕被大力拽住拖到墙根,身体被粗暴却温柔的甩到门板上,一只手臂死死把他禁锢在怀里。

——而他,已无处可逃。

“沈巍,你他妈真以为我瞎我聋吗,我本来以为你会晚一些才能迈出这一步,你现在敢拍着胸口说你没有对不起的人吗?!”赵云澜半吼着逼近那个垂眸的男人,阴影打下他眉窝过分好看,病态美的竟让赵云澜火气浇了一大半,“沈巍……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你根本没心动过吗?”

青年的脸与他缓缓拉近,半闭着的眼睛,默许和疯狂在空气中发酵,促就了这个热烈又带着极度占有的吻。

“那群疯子什么尿性你不比我清楚,什么实验值得你用半条命去换?你装傻我不怪你,背着大家做了这么危险的决定,你他妈真不是个东西……”

铁骨铮铮的青年抵着沈巍的额头,嗓音沙哑,微红了眼眶。

动心忍性。

这场景忽然与多次出现在他睡梦中的画面重合,只是那张脸上有胡塞和斑驳的血迹,看向他的眼神却不染纤尘,清澈的爱意仿佛能涤荡世间所有污浊。

那男人为他当尽所有腥风血雨,“谁让你绷着脸了,笑一个?”

就算在虚无的梦境里他都强制自己的目光牢牢锁着那个男人,从未再看一眼洞穿他胸口的刀。

沈巍别过脸,推开咫尺的赵云澜,“我不曾欠过谁,负过谁,自当问心无愧。”

“此后余生,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

TBC.
我不知道为什么写强X这么带感的,吃饭的时候紧紧思索了一下沈巍这个专一又长情的性格不当场跟赵云澜翻脸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至于国庆有没有二更,请你们用评论回答我谢谢!!!!!w
我爱评论,评论是创作的动力啊谢谢!!!!!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