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往后余生 【巍澜 伪原著】

#最近好像只有心气码个小甜饼啦【本来是给自己码的生贺问】


#原著背景,与原著不相符的都是私设


往后余生,四季冷暖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还是你。


                            ——《往后余生》


赵云澜是自那次天台相遇才深切的体会了一把“怦然心动”的感觉的。他觉得自己的春天要来了,天天恨不得把一颗心捧着送到人家眼前,又时常觉得打扰了人家。坚持到第三个月时,赵云澜觉得要被自己折磨的精分了,


其实让赵云澜最不理解的是沈巍的态度,因为从那次初遇来讲,沈巍就是喜欢他的。赵云澜身为一名警察有着超乎常人的直觉,所以这肯定是错不了的。


“啧,又吃闭门羹了吧?”大庆窝在沙发里,瞥了一眼被男人扔在它脚边,闪了一闪又迅速熄灭的手机。


在没有自动熄灭之前,屏幕上都是赵云澜时不时发去的关心,乍一看像是个自娱自乐、喜欢对空气说话的神经病。


世界上哪有不图回报的爱呢?若是孤寂的湖泊也终能因他而泛起微茫波澜——



赵云澜揉揉鼻子,他觉得又要感冒了。这是某天星期五他加完班疲倦的等红绿灯时忽然看到了正在排队结账的沈巍,于是他变了道把车子停在路边——原来沈教授是个这么居家的男人,左手拎青菜右手拿馒头。


主食全部都是速冻产品,但那也比他家屯的二十种泡面要好。


他看着远方这个连买菜都能买的出尘脱俗的沈巍,忽然笑了起来。之前他也遇见过沈巍几次,有些时候真是碰巧,记得上月他也是这样下班回家,然后把车子莫名的停在了街边的珠宝店, 他遇上了正在挑戒指的沈巍,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以怎样的心情跟他搭的腔,只记得自己被尘世磨的愈发冷硬的心脏狠狠的钝痛了一下——他看到了车前挡风玻璃上的罚款单。


这是第一次,他被一个没跟他好好接触过的男人弄的浑身热血翻腾,他觉得自己心脏莫名的空出了一块位置。这特别像高中小女生喜欢看的言情小说里女主失恋时的感觉。


赵云澜还是没有放下。


因为他可能永远忘不了初见时看向他时的双眸是如此澄澈美好。


“啧,”赵云澜揉揉眉心,最近案子堆积如山,好似预示着一场腥风血雨的到来。


心里好似压着一块巨石,他在熬了不知数的凌晨三点后鬼使神差的进了好久都没关顾过的酒吧。


一个人到底能在无边黑暗中踽踽前行多久?如果这条路永无尽头,连最勇敢的勇士都会望而生畏。


好像有人拿走了他手中的酒杯。那双手骨节分明而葱白纤长,似是能搅动风云,又上的厨房。


“回家。”


赵云澜有些迷离的看着神色晦暗的男人的脸,他没有醉,但他觉得顷刻他便醉的酐畅淋漓,醉在那一双能容纳星月光辉却又如海深沉的眼眸里,醉的此生都不愿再醒。



他扯嘴笑了一下,故意似的身形一晃半倚在男人肩上,微醺的盯着男人那张寒气逼人又摄人心魄的俏脸,就好似一件绝美的工艺品,任何表达喜欢的方式都是亵渎,仿佛只要远观就够了。


可赵云澜就是这样一朵奇葩,他是从不满足于远观的。


“呦,沈教授啊。”刚才那下确实是没站稳,那现在就真的是装的了。赵云澜把脑袋靠在沈巍的肩窝上,有意撩拨他,“怎么到这种地方?找美女?不如找我吧……”


“你醉了。”沈巍果然避闪般的推开他,虽然君子气度把“落荒而逃”伪装成从容不迫,但赵云澜眼睛一眯——这又怎能躲过精明如斯的鬼见愁呢?


于是他心生一计。


沈巍又被套路了,他把膝盖磕破的人抬到副驾驶上才意识到自己的软肋竟如此明显,早已成了被人拿捏的把柄,然而作俑者一脸无辜的披着他的风衣睡了过去,好似刚才被沈巍抱起来在再他脖子上狐狸般狡黠的偷了个香的不是他一样。


该拿他怎么办呢?


沈巍独自在无边的孤寂中孑然一身了上万年,只有极想他的时候才会跑出去偷偷望上一眼,或偶遇在廊腰缦回的楼榭边,有时候甚至连面容都看不甚清,但这一眼对于他而言也已足够了。


生老病死乃是人生常事。


沈巍本不该也不敢留恋。



“嗯……”被抱到床上的赵云澜哼唧着翻了个身,他只觉得头痛欲裂,一会儿觉得自己好像梦回前朝,他孤身一人被推上风口浪尖,一会恍惚自己是刀剑舔血的侠客,悬崖勒马,负伤累累,一会儿自己又像是乞儿浪迹天涯。


父兄背叛,妻离子散,国破家亡,所有的痛感在这瞬间轰然倾进他混沌的脑海里,疲惫不堪。


沈巍看着那颤抖的双肩,不知怎地又想起了白日里他嬉皮笑脸的模样,顷刻间他好似回到了万年前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他看着男人眼下的乌青,他看着男人日夜不眠的望向东方那血染的苍穹。


那时有十万大山,有天下苍生。他无可奈何,忽而湿润了眼眶。


“别走……”


也不知是几千万次的擦肩才换得的这句轻唤。


沈巍叹了口气,伸手默默覆上了男人的眼,“本愿你生生世世无忧,但我如今连清梦都许不了你了吗……”



“你若想许他,何不陪在他身边。也尝尝那风花雪月,也提他挡挡俗世风雪。”魔障般的话一刻不停的在他耳边回荡,“去啊,陪在他身边啊。”


“去亲一亲他,去啊。”


沈巍看着男人的眼神暗了又暗,在痛苦挣扎了一番后他还是慢慢的垂下了头,横起二指放在嘴边,极其小心的触碰了一下男人微烫的额头。


纵有万般留恋,不足与人言。


沈巍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就像山顶的石头假如失去了平衡便会滚至山脚方罢休。


他默默告诫自己,不要再来了,不要再回头了,他已守了上万年,赵云澜余生这几十年于他而言不过是昙花一瞬,等他一过奈何桥,所有的悸动与爱恋都会化为过眼云烟。或许下一世他不叫赵云澜,也再没有什么“巧合”能让他碰见一个叫沈巍的人,他会差异自己爱上了个男子,他会平平凡凡的,一世安稳。



这是沈巍纵容自己守在他身边的最后一夜。


“你可不要忘了当初初建轮回之时,你我约法三章。”晨曦的微光映出那佝偻老人的背影。


岿然不动的静坐一宿的男人静若处子,淡然的瞥了一眼心上人,“知道。”


神农衣钵随风而散,他伸手接下一缕阳光,莫名觉得竟如此薄凉。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即便永世负重逆行,吾往矣*。



END. Or TBC


我是真真的没想到我愣是写出了BE的画风,天地良心这本来是我为了自己生日写的一篇甜饼HE

*引用原著,这里给原著致敬!

因为原著是暑假看的了设定细节有些模糊,BUG请大家原谅!我觉得原作毕竟是用剧情推感情线,当时看文的时候一句话印象深刻,就是大庆跳上赵云澜的办公桌说,“你怎么追了四个月才约人家出来吃饭啊。”好像是这么一句话,四个月的时间一笔带过,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段足以做好内心挣扎的抉择的一段时光。

赵云澜勇敢吗?他像是个浪子,可这个浪子也在风云飘摇中寻求一个家啊。

或许还有下回分解,但是要看评论啦。


真心谢谢大家的支持。这篇文写完我也有点难受。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