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柚天 ABO机甲】穷弯之上 序幕中

序幕上
#这章该到困扰我很久的打戏了
#星际 机甲 abo强强 注:故事中有人员伤亡!请勿上升!想怼我的请不要拿我的文章开刀!!

金博洋没由来的就感到一阵阵的冷汗一层层的往外冒。他们的悬浮列车还未停下,虫类缩成小炮弹越发频繁的撞整个车厢,撞的车厢里一群人东倒西歪,有些人甚至没抓稳便被一个狠狠拍到了窗户上。

没有足够的武器和人手,车厢内几百个无辜的人。他看着远处腾腾升起的浓雾嘶吼道,“所有人都抓住了离你身边最近的掩护物趴下!!”

金博洋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带着好似要把整个车里的人甩飞的力道,车终于偏离了自动驾驶轨道,没有动力牵引滚出去好几圈,最终车身横着砸在了一片沙漠上。

“大家都别动——”这次说话的却是羽生,车上的机器人暂时切换到了保护模式,后备厢门打开,有条不紊的挨个拿好武器之后走出了舱门。变成守护人类安全的第一道生命线。

羽生和金博洋一个眼神飞过去,默契极了,也混在它们之中偷了四把M117出来,是轻型的激光武器,单兵作战力很强,但群体消耗战就不怎么管用了。

又是死一般的安静,每个人的心跳都随着地板的震动一颤一颤的,虫族的铁蹄向前进了一步,他们就越惊恐的瑟瑟发抖,只是金博洋这种常年一线的军人并不存在对这种突发事件的恐惧。让他担心的只是……

他轻飘飘的看了一眼端着枪的羽生,井然一副备战模样,军人的谨慎让金博洋不得不去怀疑伊达重村这个人的身份,“会枪?”

“哦,之前做过一段时间的雇佣军。洗白了。”

还没等金博洋思考这句话几分真假,嘭的一声,一团黑影竟破窗而来,强劲的冲击力把防弹玻璃砸了个粉碎。圆球一样的黑影在车厢中央停下来后迅速张开了保户翼——

“啊!!!!”三对阴森的眼睛并排,锋利突出的巨齿和绿色恶臭的粘液,瞬间把与它不小心对视的人吓的昏了过去。

“嘭!”
“嘭!!”
“嘭!!!”

刚刚的一下只是警示作用,活体炸弹把不堪一击的保护罩砸的粉碎。浓稠又让人反胃的气体不断的涌了进来,窗外的战况相当惨烈,手里无谓的扫射根本顶不上前仆后继的进攻,虫子像小山丘一样堆在机器人身上,一刻钟不到连金属外壳都被虫的粘液腐蚀的一干二净。

“根本就不行!”金博洋架在座椅背上盲扫,同时开了两把激光武器依旧架不住不要命的攻势,情急之下把战场全交给羽生,自己去撬后备厢。

“你怎么知道一定有杀伤性大的武器!”羽生扯着嗓子对他吼,一人控制四把武器也不见费力。

他的话淹没在一片厮杀和混乱之中,金博洋愣了一秒对身后大吼,“青壮年全跟我走!”他带着一队人猫着腰向后备厢摸去。

无意间抬头一眼——简直就是末日景象。

他一边不停用武器扫射着横扑过来的飞虫,一边指挥他们到指定的作战地区。直到所有人都依照着他的命令安排下去,整个武器室剩余的武器也被发去了自保后,金博洋发现真如伊达重村所料,这只是普通的商业列车,如果只是遇见突发情况以往只有机器人在就可以解决了,后备厢的确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甚至连手雷都没有。

你大爷!

金博洋重重砸了一下车厢,他们在这里不是被耗死就是被当成食物吃掉,机器人一个都不在了,它们体内的定位芯片应该全被腐蚀了,他该怎么联系总部?他该怎么通知上级?
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卫星无法接受到的死亡禁区!

就在金博洋有所顾虑之时,一团黑影正悄无声息的站在他身后,张开了血盆大口准备对着他的头狠狠咬下!

金博洋是什么人物?光是这三个字便让军中的那些小辈抖三抖,如果连这种绕背偷袭都反应不过来那也太毁名声了,他下意识的就是一个扫腿,矮身从它身一滑,紧接着登上扶手作为借力点腾的跃起——

他手上的那把枪早已变成了寒光咋现的利刃,见血封侯!这一刺正中虫的要害,不料金博洋反手抽刀,蹲身挥动大臂,一串绿色血珠连成线飞溅到他的脸上,第二个准备扑上的虫子还没咬上一口就断了命。

刀舞之间青年大开大合的手法已淬了鱼死网破的杀意。

形式却在陡然间有了转变,羽生看着他对面越来越少的虫族数量,在眼睛捕捉到金博洋浴血的那一刻暗叫一声:不好!!

火力转移,对着他视线盲区进攻的虫子就是一枪,“天天后面!!”

金博洋头脑嗡鸣,身上的衣服已被血染的看不清颜色了,恶臭和爪牙不断向他扑来,大有围剿之势,他虽说身经百战,但都是带着机甲和队友并肩,孤身一人实在少见,更何况寡不敌众,必输无疑啊!!

真的会在这里臧命吗??

不会!!

他双眸凌厉,左右双刀似是绞肉机,就是这样的频率悲伤肩膀上也落了不少抓伤,荷尔蒙像是溶解在血液里的毒药,心脏频率加快,腺上激素陡然间成平方倍分泌,金博洋后颈又一点灼烧般的疼——是腺体胀痛。

接着金博洋一阵头晕炫目,他的双腿就要站不住了,但战斗意识存在与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刺激着他的大脑。

兴奋的状态下往往更容易……

金博洋大惊失色?*的!!发情期提前了?!

就在这片刻的慌神,钻漏洞的虫死扣住他的肩膀,张开獠牙就往身上咬。

“嘭——!”似是天降的福音,金博洋被血浆喷了一脸,颓然的跪倒在地上。“天天别怕,我在——”他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一时间竟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模糊的声音像是被浸泡在了无际的挖个汪洋,战火纷飞的轰鸣声和山河破碎的嘶吼声,同时兄弟骨肉的绝望像海啸席卷而来,那些陈年被他压在心底的感情一股脑的涌上了头顶。

“杀死他!”

“杀死他这个妖怪!!”

“处死他!!他的眼睛……好可怕!”

尖锐的童声磨成一把尖锐的刀刺进他的胸膛,他蹲在冰凉的地上抱着脑袋使劲的晃,血和飞来的尸体砸在他的后背上,恶魔的声音甩不掉,魔鬼又在他身后推搡着他向万丈深渊。

直到后背一片温热,他的头埋进了滚烫的胸膛里,温柔的男声轻轻在他耳边道,“别怕啊天天,我在呢。”

他们看见虫堆里,一个男人丢掉了左手的武器把另一个男人紧紧护在怀里,枪支扫射不到死角的上刹那间血肉模糊。

于是他们就在一片凄厉的厮杀中捕捉到了沙哑和哀求的声音“醒醒啊天天……”一颗泪滚着泥沙和血污拍碎在金博洋紧闭的眼睫上,随后那男人俯下身去,冲着他的后颈先上了虔诚珍贵的吻。

接下来的事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虫堆之中光芒四射,瞬间竟唬的虫族接接后退。然后他们就看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

TBC.

明天要会考,今天去复习啦!看过请留评,希望大家喜欢❤
呼叫小仙女,懒得给你转发了@子卿於舟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