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原著向】邓林之阴 上 又名:震惊,昆仑君有儿子了??

  #又名:震惊,我们冷漠无情昆仑君有孩子了?!!!
  #原著向 小小巍×大大澜 时间线在二人初遇之后 年龄操作
  
  
  【邓林之阴初遇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昆仑君不知道怎么就惹上了个麻烦。
  这麻烦倒是无关痛痒,其他麻烦还好说,因为世上根本没什么能奈何的了他。偏偏这样才更让无所不能的大神头疼。
  
  ——你怎么老跟着我?
  男人一拂袖,故意冷脸给屁股后面的男孩儿看。
  男孩儿被他吓的不敢说话,见他转过身去又缩着肩委屈巴巴的跟在他身后。
  
  ——我说你烦不烦啊。
  山圣心胸何其宽广,还不至于因为一个屁股虫恼怒。
  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儿。
  
  男孩儿又咬咬嘴不说话,豆大的个子,刚刚到他腰的小豆丁,却生的白白净净的似颗小白杨,昆仑心想若不是这孩子时运不济落在了鬼族,他一定把他当亲儿子养。
  
  ——我说,你就这么跟着我啊?
  男人蹲下身来,与男孩平视。男孩果不其然收敛了肆意而灼人的目光,瞬间怂的退后了一步,仿佛自己是多大的污浊似的,生怕脏了那人的眼。
  
  乖巧的小朋友咬紧牙点点头,一副海誓山盟的模样。
  
  昆仑君一看也失了逗弄的兴趣,转身又走了,不知是不是默许。
  天地寂寞久了,也会生万物陪他,更何况是神呢?
  
  
   这场面起因是自神魔大战平息之后,有个小倒霉蛋儿总赖着他,小尾巴一样如何都甩不开,昆仑君这一辈子还没如此被人磨过,天地诛神都瞧他眼色,还从未有人这么大胆,是他吹胡子瞪眼也赶不走的。最气的是自家黑猫吃里扒外,竟然没几天就跟倒霉蛋儿混熟了。
  昆仑自是看的牙根痒痒,又觉得自己跟一个孩子较劲掉了身价,便也不好发作。
  这就让倒霉蛋天真的以为自己打入了敌军内部,跟在昆仑君身后更加无忌似惮,只是看向他的无限倾慕的眼神中还是带着自卑和躲闪。
  
  
  怎么说呢,昆仑君放下手中的狼毫笔,望着窗外骤雪急风,抬手轻轻捻住从窗棂处飘来的信笺
  泛黄的羊皮纸被主人驻了些许灵运,见他竟渐渐伸展开来,果不其然,是千年一度的蟠桃盛会,九天玄女派发的邀请函。
  
  昆仑君之前是个比海草都逍遥的神,肩抗十万座秃头山,却仍不把野河烂石头放在眼里,日常便是逗逗那怀里的猫,望一望昆仑山巅终日不肯停歇的飞雪。
  神魔混战之后既然答应了庇护巫妖二族,从此他昆仑君的书房就没一天是平整干净的。
  不是兽族跟水族打去来的,就是巫族扮成妖族掐架去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搞的昆仑头嗡嗡响,大手一挥全丢在了地上,随手唤大庆来帮他善后,使唤了半天便觉得不对劲。这才想起这昆仑山还有个鬼。
  
  
  万丈极寒之地,他也有能耐跟过来?
  
  
  他抬脚向前院走去,现实总是啪啪的抽他耳刮子。
  不只有能耐,看来还在外面静坐了好几天,没吃的也没口水,冻的跟他身后那颗歪脖子树倒是有一拼。
  无家可归的人总是能卖惨叫人心疼。
  可这招却对他昆仑不顶用。他刚要转身回屋时却看见男孩儿眼睫挂着雪沫儿,眼睛却透亮极了。
  而他空守了千年的冰封雪色,终于在男孩儿抬眸看向他的那一刻色彩斑斓。
  
  只见男孩儿伸出僵红的手把黑猫圈进怀里,此情此景却让负手而立的男人心中一颤。
  
  万事万物对他卖惨赠礼寻欢都是有求于他,昆仑君自然是不会心软分毫。
  活了万年的昆仑君突然觉得,原来世间还会有人能无怨无悔伴着你,只为等你一个回眸。
  
  昆仑君又想起他们初遇的邓林之阴。
  
  
  ——你为何要跟着我?
  男孩当时痴痴的答,丝毫不掩眸中的欲望
  ——因为你好看。
  
  
  可如此,翻过了千丈山峦,却也只是因为我好看?
  
  当初蚩尤三跪九叩一步一血印的上了昆仑山他都面不改色继续吃酒赏月逗猫。
  而如今呢?
  
  
  
  昆仑一狠心,一片彩云飘过,黑猫从少年的怀里慵懒的伸了个腰,便转身跳入男人怀中。
  
  
  驾云飘然之时,黑猫窝在他怀里拽了拽他的袖子。
  “他本就不溶于天地,你让我怎渡他?”男人的侧脸英气逼人,狐裘被风吹的猎猎。
  黑猫知道这是他又要端起架子来。
  它舔舔爪子心道,他只是个孩子啊,万千巫妖你都渡得,如何渡不了一个他?
  你分明是——
  怕自己也赔进去吧。
  
  
  天寒地冷,到底如何才能暖化这一颗许久不曾温柔过的心。
  
  
  昆仑君最近真的很头大,他觉得自己高贵冷艳的人设要崩了。明明是那个身担十万巍峨都视若无物的男人,他躺在瑶池的碧玉椅上轻柔眉心想,可能自己外在英姿飒爽俊美无双,内心可能已经跟院里安享晚安的歪脖子老树有的一比了。
  才一刻这感伤春秋就被黑猫扔来的桃核砸的气氛全无。
  黑猫偷食了仙桃,听到脚步声时还不忘栽赃给没心没肺的主人。
  没想到只是来了个差事,点头哈腰的跟他抱歉,说瑶池外抓着一个畜生,本是不想动手的,但没想到那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不知是不是饥寒交迫,没一会儿就被棍打的遍体鳞伤了。
  
  昆仑君听到一半就蹭的站了起来,脚也终于捞到了地上,走位神速,还得差事揉了几遍眼都怀疑是换了个人。
  天降大功德时他无喜,女皇殉葬时他无悲,仿佛天地了然于胸,便真的像那昆仑山,屹立千年,一直持着千年不变的漠然。
  
  若是有事都能让八方不动的昆仑君烧着了屁股,那岂不是比半边苍穹塌陷都要可怕??
  
  
  他来时俊秀鬼王早就被狠狠制服被天兵按在地上,凶狠暴戾的童颜呲着未长成的小虎牙,昆仑君忍笑,他不知是憋了多少天,这番模样倒是可爱的紧。
  谁知少年见了他剧烈挣扎的身躯突然颓下,眼神也变得极其温顺,好似瞬间把一只养不熟的小狼崽驯化成了小白兔,本来热闹的被闹的鸡飞狗跳的天门突然安静下来。
  气氛诡异。
  
  众人纷纷瞪大眼睛瞅着那岿然的昆仑,一把把孩子从地上捞起来抱在怀里,只要是昆仑君,谁都不敢拦,而怀里的男孩儿在一开始拼命拒绝之后,也在男人一下没一下轻拍着后背的安抚中安静下来。
  
  是太久没吃东西了吧,昆仑想,他甚至能清楚的摸到男孩背后的肋骨。
  男孩圈着昆仑的脖子,肩膀一抖一抖的似在低声呜咽。
  
  
  
  那刻昆仑觉得自己也被带傻了,他是鬼王,三魂七魄都没有,何谈肉体凡身。
  
  
  
  TBC.
  
  最近连载都有坑的可能性。看评论咯,第一次发巍澜,好次!!!

补了原著觉得p大把很多戏份都放在了赵云澜上,相比之下对昆仑鬼王二人相处的地方勾勒太少,或许也算是脑洞yy一下吧ww
  
  
  
  

评论(10)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