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原著向】我的爸爸是神仙

#一家三口的温馨小甜饼 故事接在原著之后
#邓林之阴番外 三更任务达成

前文请走☞

众所周知的是,沈老师是龙城大学主帅,课讲的好人也好,除了无名指的戒指有点碍眼以外一切简直完美,简直就是他们学校的人形招牌。

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事,沈教授任性,手机上课从来不静音,同事善意提醒他会被扣奖金的,沈巍笑笑说没事,最后师生调查问卷里学生一致装眼瞎,气的同事牙根痒痒。

但是最近的电话好像有点频繁了,这是课上第五次沈教授说,“抱歉,出去接个电话。”同学们就在他走后小声议论起来。

“不会是家里那位闹离婚吧?”

“呸呸呸乌鸦嘴,人家孩子都有了,沈老师之前都不用手机,听说列表里只有他老婆,你觉得呢?这都能离我就不相信爱情了。”

接着班里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沈老师就是接个电话而已,内容就被传成了八样,最后大家统一结论,应该是他老婆又皮了。他们记得上次沈老师一口气接这么多电话还是在情人节的时候。

没成想沈教授刚刚接完电话回来下课铃就响了,说了声下课拔腿就跑。剩下一大屋的学生们面面相觑,暗叫大事不好。

他打车的空隙手机一直在震个不停,上车一看是大庆发来的N多条语音。

——沈大教授快回家吧,哎呦这家里一大一小两个祖宗打起来了。

语音都是在吐槽家里二人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的罪行,其中最大的罪过就是他们家小公举一个“不小心”拿大庆的油炸小鱼干当飞镖使,扔的赵云澜身上全是油渍的时候,男人终于忍耐到了极限——

一脚把小鱼干全给踹翻了。

大庆当时就是QAQ的那个表情包,一转眼又是鸡毛纷飞,在不知道坏了多少靠垫枕头被子之后,大庆在一废墟中凌乱。

任谁都会觉得男人应该会提起那熊孩子的领子啪啪屁股上来一顿,可是这小丫头简直就是赵云澜的心肝,偏偏还长的颇像沈巍,就算犯了错一卖萌就不忍让赵云澜苛责于她。

于是他掏出手机录下了这段视频,两个人像股飓风沿海登陆,这个家已经不能要了。

——你坚持一下吧。

沈巍也很无奈,还没退出微信幼儿园老师就打来了夺命连环call,他一皱眉刚刚按了接听,老师又来告状,说中午来开会的那个比孩子都不靠谱,气的老师吃不下饭就让人把孩子领走回家了。

他听完一阵头大,这可怎么办,上次开家长会老师站在办公室里好一顿数落他,简直让他想起了学校母老虎的魔音灌耳,摘重点讲,他闺女在幼儿园已经霸气到孩子们见面都要叫她小魔女,班里同学看见她必须要喊“巴拉拉变身”

她还开了个小魔仙培训班,实则是想体验一把压榨同胞的快感。这点莫名像赵云澜。所以估计赵云澜听见老师告状应该还会强词夺理的大夸一番他宝贝闺女,“这才是我姑娘,多优秀啊,要我说这就得张贴出来。老师现在教育体系就是缺乏这种敢于表现自己的精神……”

也怪不得老师会被气的让沈巍来,看来还是觉得这是他家唯一能正常对话的人。

沈巍回家的时候已经8点了,大规模的战役已经进入尾声,一大一小累瘫在沙发上,竟然还在小声斗嘴皮抢电视。

他把风衣脱下挂在玄关上,往常的时候赵云澜都会十分狗腿的从后面环住他的腰道,“宝贝儿欢迎回家。”说完就走脸颊上偷个香,闺女也是小机灵鬼,蹬蹬蹬的跑过来抱他的大腿,努力的当个电灯泡,接着爱人又一脸嫌弃的把女儿塞给大庆推着沈巍进厨房继续亲热了。

今天沈巍在门口愣了片刻,一大一小都没来,一往里面探脑袋两人都四仰八叉的瘫在沙发上,一副睡都不愿理谁的模样。

女儿简直是跟赵云澜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大喇喇的坐姿都一样,沈巍厉色板了几次都板不过来。

“吃饭了没?”沈巍一看就知道自己问的多余,水池里的碗连动都没动过。大庆正耷拉着耳朵打扫战后残骸,垃圾已经扔两兜了。

“管管你家丫头,气都气饱了。”赵云澜的声音懒洋洋的从客厅传来,他站起来踢啦着拖鞋拉开吧台的椅子坐下,盯着他媳妇儿忙碌的背影问,“那个李魔女又找你谈话了吧?我看她净挑着软柿子捏。“

“女魔头?”愣了一秒沈巍才反应过来赵云澜有着和他姑娘如出一辙的对老师的憎恶,“她跟我告状,说前些天幼儿园有个才艺展示,彩排的时候总吃道具,别的小朋友演的时候只能拿空气,害的大家笑成一团,最后得了个特别创意奖。”

沈巍边说边给这生活不能自理勤快装不了三天的父女做饭,“你今天怎么又跟她闹起来了?”

小姑娘是被一干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倒不是真的被宠成了公主病,反正这些年赵云澜是被宠的差不多了,小丫头也是打不得骂不得,皮起来一套一套的能生生把人气到无话可说。

“她就是欠揍。她跟她老子说话那是个什么态度,”赵云澜跟他抱怨。

“你还在这里跟我讲委屈,也不看看随了谁。”随着油锅刺啦的一声,女儿蹬蹬蹬的穿着兔子耳朵的小拖鞋揪着他的衣角摇晃,“爸爸爸爸,你看我给你做了什么。”

人小鬼大的丫头不由分说就把手工课上的失败品塞到了沈巍的裤兜里,是一朵算不上很有形的塑料花。

姑娘扑闪着大眼睛,卖萌起来也是一套套的。

“哎你这小兔崽子,”赵云澜吹胡子瞪眼。小丫头闻言躲在沈巍身旁对赵云澜吐了个舌头,“我让祝红姐姐变大蛇吃你!‘

“我就怕她吃不下!”正在约会的祝红突然打了个喷嚏。

“这倒是真话,”沈巍在围裙上擦擦手变戏法似的摸出个切好的橙子递给女儿,揉了揉她的小脑瓜,“去坐在那边跟大庆吃,一会儿饭就做好了。”

小女孩儿一笑,露出几个白生生的奶牙,“你张嘴我瞧瞧。”沈巍弯下腰轻轻捻着小女孩的下巴示意她抬头。

“不是说不能让她再吃糖了吗?”

赵云澜一到被媳妇兴师问罪总是甩锅甩的贼快,默默观战的大庆只觉得又要殃及到他了,“宝贝儿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那天我出差你补课,咱姑娘不是给大庆带去相亲了吗?”

“行了你去吧,”沈巍又一阵头大,他看了眼快要上爪挠他的大庆,把小女孩推出了厨房。姑娘已经四岁了,俩人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几乎没有起过任何的争执,赵云澜的养娃方式纯粹散养,带着孩子四处浪有他,让孩子骑在肩膀上够蓝天也有他,去农家乐度假时带着孩子翻墙有他,教一个姑娘家玩弹弓骑马也有他。

父女碰在一起总会有让人意想不到的点子,对别人来说这一大一小简直是灾星,沈巍从没抱怨过什么,其实也是乐此不疲。

要说姑娘这么大有像他的地方吗?至少每次沈巍牵着孩子的手送她上学或者亲子手工大赛时要求父亲出面,大家都会说,“你家姑娘真不像你。”

一开始沈巍还微笑着觉得这是在夸她,可后来也不知道褒贬了。反正就沈巍而言,她能坐住了吃饭不一心二用已经是遗传他性格的很大一部分了。

至于会不会像他小时候那样受了委屈都不说?不存在的,老师形容她在学校简直是行走的小魔王,颇有黑社会老大的风范,做坏事被老师逮到之后还能特别聪明的低头认错,搞得老师都要精分了。上一秒还梨花带雨的下白兔下一秒就撒开丫子像匹呲牙咧嘴的小狼。

真的不是说,看完沈巍文质彬彬再一打听是个正人君子大学教授,很难想象他姑娘是能皮上天的家伙。

最后大家只得出了,沈老师的择偶眼光真独到啊。

在他们一家终于能安静下来吃个晚饭打算洗漱睡觉之后,一推门的赵云澜看见自己和沈巍床上撂下了副画,画画的生动富有神采,至逼的赵云澜大吼,“你这小坏蛋是不是在家里待腻了?!”

上面是一坨便便里插着朵无奈的四瓣小花。

还是不知道有没有完结,反正最近卡文很严重2333温馨不会写刀子也不会写了。那啥依旧看评论了……评论决定有没有更

评论(11)

热度(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