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柚天 ABO机甲】穷弯之上②

#勉强走波剧情 机甲ABO 强强慎入
#勿升真人 巍澜柚天cp联动!!!
这次因为是存稿所以剧情划水,剧情下章推。
穷弯之上①

叱咤星域的羽生大神被人打伤了,据说对方还是个精英级人物。三线的消息不知被多少人传的已经扯到了外太空,什么天总嫁入豪门的爱恨情仇,苦苦隐藏真实性别只为等他到来能让腐女们嗷嗷的脑补出十万字爱情动作片。男士当然对他们崇拜的两位英雄想法更正常一点,毕竟还是男生人数多,于是就传出了个最有模样的,贴合实际的尽量不YY真人的版本——

战神羽生结弦在调情中故意受伤,惹伴侣金博洋心疼博得好感。

此时金博洋正在防辐射玻璃外站着刷终端,脸色阴郁的像头驴,看到又上热搜的八卦标题不知该直接拔了新闻部的网线还是该在医疗部门口冲着一群八卦的小眼睛疯狂解释我不是我没有,但无论哪样都显得自己没有大将风度且欲掩弥彰。

再说标题不是完全造谣,几分真假金博洋心里自然有数。就冲羽生趁着没人的时候变成丧心病狂的嘤嘤怪要求他赔偿精神损失费金博洋就觉得又被套路了。

自从那次恩怨结下后,金博洋这五年来一直把羽生视作前进的最大动力。想赢他,想比他更强已近乎成了少年的执念。

现在少年长成了男人,当初的幼稚鬼的肩上也能扛的住中国的大旗,金博洋才务必认为,他们两个应该有一场正式的,只属于男人之间的对决。他心中的这团怨气足足五年光阴轮转沉淀成了怨念,尽管这些年明里暗里搜刮了那么多羽生的资料。金博洋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不够了解那个站在顶端,连首相都要卖几分薄面的男人。

他足够优秀沉稳,果决冷酷,待人又时常带着不知道几分真假的谦逊。在工作中对属下的要求几乎苛责,种种都预示着如果金博洋单挑的那一剑刺向他胸膛,他应该同时转身拔剑回应,而不是被误伤。

当时金博洋无心非要一较高下,谁承想剑走偏锋,没受控制便在肩膀上落了个血印子,偏偏那人还笑起来,那是即使严寒无情的冬日和撕心裂肺的痛楚都无法剥夺的温柔,竟看的金博洋没了脾气,下意识丢了剑就把人抗到了肩上。

他的肩还是那么薄,羽生轻轻倚在了他颈卧处,嗅着淡淡的洗衣粉的清香,无论多少年过去,就算有天大的烦恼也无法遮住走小太阳的暖光。

羽生结弦耍赖的想,如果这样一辈子就好了。

医疗部的小姐姐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做伤情报告的男人一脸别扭还带着隐忍的心疼和自责,送来的伤员胸口的战服暗了一大片,失血过多的面孔依旧挂着偷腥似的笑。

活脱脱的一对刚刚复合的新婚小FUFU啊!好家伙中日建交靠国宝,都虐到医院来了。

护士姐姐本着医院重地打针吃药不吃狗粮原则一脸义正言辞的说,“孤A寡O不适宜共处一室,要么把这里儿腾方便你俩标记一下?”

金博洋登时大囧,各项检查什么的,如果有没有被标记或没有伴侣的AO真的容易擦枪走火,小孩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像极了做错事被老师发现的孩子,低低说了句抱歉,扭身退回隔离区外了。

如果说护士小姐姐知道自家大将军在不知道是敌是我的时候就把自己贡献出去了,是不是得打死金博洋?至少现在所有人都觉得“天总被柚神标记了”只是炒出来的八卦。

这才有了开头一幕。

人是他伤的,上面本来是想用金博洋这跟谁都能唠的来的跳脱性格感化一下对面日本那尊软硬不吃的冷艳大神,大概也是没想到才第一天就捅了那么大的篓子,武器库里只要开过光的兵器,都是凶刃。

羽生结弦在日本什么地位?是天皇极的一尊神,还是在本国境内发生这种事,对面那狗咬裤腿不撒嘴的态度,芝麻大点小伤只要羽生汇报上去,别说什么联手对敌了,那妥妥是要上【啦啦啦】军【啦啦啦】事【啦啦啦】法庭的。

至于到时候谁能保住谁,真的要两说了。

许总过来探病的时候对着站在门外的他吹胡子瞪眼,半天被气的没说话,看看里面正在伤口处理的男人放下狠话,“人是来合作的,友好关系要是在你这里断了,有你吃的!”

金博洋缩缩脑袋不说话,乌泱泱的一群领导走进去,他措不及防的撞上了羽生结弦含笑的眼神,心中突然警铃大作。

完犊子了。

金博洋心道,怕不是又被那个小子诈了。这下日本主帅受伤,他们这边的领导之前就巴不得把这尊祖宗捧着手心里,现在他更是风生水起,话语权得了,只要羽生结弦嘴一张说要纳金博洋做小妾,他们这边怕也不会有哪个不同意的。

如果金博洋看到了后面,大概要真抽自己一个耳刮子。

就一个约战没想到还能约出来这么多事,还好溜达一圈后领导什么都没说,金博洋不好的预感却加强了。

不过接下来倒也没多少时间让他再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部队里总有开不完的战术会议在等着他,各种军需用品和报销清单纸质的电子的纸片一样堆在他眼前。开战迫在眉睫,军备部武装部更是忙的热火朝天。

一天一夜没闭眼的金博洋在以为自己要熬到头是时候又被一阵敲门声弄的精神崩溃,“将军,二十分钟之后有一个小会您必须出席。”

“必须出席?”金博洋揉了揉僵硬的脖子搂了眼表,然后又把日程表拉了出来,皱了眉“你等等,这是临时要开的会?例行会议不都在昨天开完了吗 ?”按说例行大会结束之后就没有什么必须会议要求将军到场了。

金博洋脸上现在就差挂几个大字,“别烦我,要睡觉。”带着懵懵懂懂恶狠狠的目光一副生人勿进,谁要跟他说话他就上去咬的模样。
一身疲惫进了会议室之后,发现空荡荡的只有熟悉的日本人的身影时,他简直要被上下联起手来合伙骗他,差点气的去跳楼。想也不想的窝着一肚子起床气全撒在了羽生结弦身上,几步跨过去,一把就揪住了那人的领子,别人倒是很难把军装穿成这样温和如玉,玉树临风的模样。

“你好。”毫无保留的微笑又让金博洋觉得大事不妙。

果然下一秒他们俩中间弹出领导那张能摊鸡蛋的大脸,金博洋被吓的一抖后退了好几步才发现,刚刚他与他的距离,不过是一寸鼻息之间。

“我说你小子能不能干点人事?我叫你来开会,不是让你来打架的。这活你要是能干就干,不能干让贤!”

金博洋瘪嘴,又乖乖的坐了回去,他这个人从小以小聪明著称,这个时候绝不会做无意的举动,他难得平静下来看这个人。他总是觉得这个人他在哪里见过,除战场之外,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应该比这更早。或许还曾是青梅竹马关系不错,但本人忘了。

值得肯定的是,羽生一直没忘。很多线索像一团毛球乱哄哄的堆在他脑子里,一时间他也想不清楚羽生在他心里扮演的到底是什么角色,是刚刚入军时的敌人,是隔着国仇家恨的仇人,是并肩过生死的暂时标记伴侣,亦或是现在即将要共赴战场的战友。

“金博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羽生的副手,联盟军军权全权交给羽生将军,大战一触即发,欧盟援军会在三日后到A座空间站直接与你们会合。”

金博洋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从会议室里走出来自己的表情。下午这件事已经被传的满城风雨,纷纷说羽生大佬原来也是情场高手,一夜之间竟然从杀伐果断的冷酷少将变成了追妻楷模的霸道总裁。

都说金少将不行啊,就是个小奶虎,养不熟扑腾咬几口不痛不痒的,倒是没领证就标记,让别人吃抹干净了,吃瓜众人前排兜售墨镜,大呼虐狗。

金博洋对此一脸呵呵,拍上宿舍门之后就发了一条加训通知,晚上部队放学别走,各长官整顿军纪,最近军风不正让他们再跑个五公里当惩罚。

TBC.
因为是存稿就……今天练琴练high了,但是巍澜柚天联动,巍澜双更在晚上十点半左右。
这几天我都争取两对cp同时更。所以快夸我啊!!!
那个恋爱循环明天更,恃宠而骄明后天~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