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人间雪③

#强行走剧情 进度缓慢 这章感情线推进预警 下章推剧情
#向原著致敬  ☞巍澜文章整理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预言中的大战很便来到了,龙君没有食言,不过也没有显出真身。但他只是端端的站在那里,烈烈寒风中淡淡的一瞥,气场横扫,便能让敌方士气浇了一大半。

这仗倒是没多久就打完了。速度快的令人咂舌,快的令赵云澜点着烛灯冥想了一整晚,总觉里面有蹊跷。

魔族大半实力都被困在大封之地出来不得,但若是连夺走人类几座城池的实力都没有,那藤蔓当初何苦出来找死?

会不会是为了掩护更大的阴谋,男人的指尖落在昆仑山下那八玄幽冥,不由撇眉,注意力集中到沈巍在他侧面站了近半个时辰都毫无知觉。

沈巍只能三步开外的看着他,他不由自主的就想伸手揉开他紧锁的眉心,理智又疯狂的拽回他不着边际的想法。

真是糊涂了。

“怎么,有事?”最近赵云澜总能看到沈巍那欲言又止的神色,只是被魔族这飘忽不定的走位弄的头疼,便也没再问俩人因果前缘这事儿,他一回眸就掉进了男人那深情的仿佛能把人溺死的眼神里,心下一颤,脸却上还是一贯的风平浪静。

“无碍,”白衫曳地的龙君敛回了肆意的目光,“这夜凉,将军多加些衣服。早些休息,魔族不管出什么招数,都还有我在。”

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话颇为亲昵,硬生生封了话匣。

赵云澜的性格多疑狡诈,那都是无数个不眠不休的日夜里练出来的。可眼前这个给他披衣服的男人的话莫名能让他心安。几天来久久悬着的心脏终于落回了实处,赵云澜一个谢字没出口,就被滚烫包围,除了直达心底的暖意,还有鼻腔里满满沈巍的气息。

赵云澜一愣,赶忙扭身望去——那盈盈月色下,八方不动的龙君背影仓惶,怎么越看越像是……落荒而逃?

真有意思。赵云澜笑眯了眼,这个人还真是可爱的紧。

晚上赵云澜罕见的做了回梦,梦中仙雾缭绕,隐约窥得洞中卧着一只通体黑鳞的痴龙,那龙怀里紧拥着一人,还没等他看清,眼前场面一碎,九道天雷滚滚而来,天地被浑色搅做混沌的一团,只见波涛云海中,漆黑的巨影不见首尾翱翔在墨云之间。在这时男人的视野里突然窜出一对桃儿般大的血色龙眼。

赵云澜没来得及震惊,画面又是一转,梅香小院,芙蓉暖帐,帐中的男子穿好衣衫,脸色苍白,纵身跳入千丈黄泉。

他从梦中惊醒,回神才发现后背早已湿透了,凉腻腻很不舒服。

赵云澜心底隐隐腾起极为不祥的预感,刚调兵加强边界护防转身大步流星往沈巍营帐走去,没想到被门卫拦了下来。

男人正好憋着一肚子邪火,“他奶奶的你眼睛是长在屁股上了?不知道老子是谁,连老子都敢拦,活腻歪的是吧?”

沈巍出事了。
这是他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想法。

那士兵一声不吭的挨着数落,赵云澜刚要下杀令,帐里才有个出声儿的,听起来虚的不行,“进来吧。”

坐在床榻上的沈巍脸色煞白,刚刚换完药,肩膀处还有些僵硬,“天下有人能伤的了你?”

沈巍兀自摇头,“你莫管我,这点小伤不碍事。昨晚八玄幽冥有异动,那恶龙怕是已冲封印……我的结界,大概坚持不了多久了。”

“你昨晚只身闯了魔界?”赵云澜吼,“你他妈不要命了吗?!你要是回不来让我怎么办?”

——你要是回不来让我怎么办……

沈巍身躯一震,随后又只是抬眸瞥了他一眼,又像做错的孩子似的低下头去不吭声,赵云澜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蓦地被一双大手一捏,软的什么狠话也讲不出了。

他气的想往那漂亮脸蛋上来一拳,瞧见那白的透明的脸后又无奈的拉把椅子在他对面坐下,怎么办,还是牙根痒痒,不想理他。

“守着我作甚,”沈巍在袖下握拳,“给我一个时辰便能去助战,只是……”

“混蛋!”赵云澜一拂袖,他不看也知道那男人有多疼,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帐中的龙君松了口气,强吊着的最后一口气松了下来,整个人如提线木偶瘫在了床榻上,冷汗涔涔。

耳边模模糊糊的传来男人暴躁的吼声,“你你你,再给我调一队来守着这儿,今天就算天塌下来就也不许放龙君走,若是我回来一看人没了,提头来见!”

赵云澜向来是能和下属打成一片的领导,虽说军令铁面无情,他却从不把“杀”字挂嘴边,今天大概是真被沈巍气的不行。

将军此刻正坐在营帐里发火,现实制裁了昨天有情况不上报的,又派去了几个斥候,整顿了三军,整个军营了谁都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尊活祖宗,大气不敢出。

“哇——”的一声啼哭,石破天惊。白生生的小娃娃话都说不全就光着脚丫子从帷幕后跑了出来,活脱脱的小哭包。

然后我们的大将军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小心的把小娃娃抱在怀里,伸手包住他那一双冰凉的脚丫,抬头喝道,“赶紧下去该干嘛干嘛,还嫌罚的不够么。”

“你这小屁孩儿,这么大冷的天衣服都没穿仔细就吵着要你父君……”正扣扣子时男人忽然间发现孩子的锁骨间有块火焰样的胎记,胎记形状他看的亲切又熟悉,便忍不住问道,“这是……?”

“爹说是……”

话音未落,便有人来报,“族长,阵前三百米魔军压境!”

“慌甚?”赵云澜一挥手让侍从把小朋友领了下去,“难道说,来者非我族手下败将?”

“正是……”士兵支支吾吾,“好似是一条龙……模样、模样颇像”

“龙君。”

他们的大族长寒着脸赶到阵前时,双方已是蓄势待发。东边的天空墨色翻滚,接着三十三天撼动,地动山摇,飞沙走石。

“昆仑君的命给我,方能饶尔全尸——”声若洪钟,在九州之上回荡。

“吾王降世,尔等蝼蚁为何还不跪拜?!”从远处刮来飓风,让人心惊的漆黑从远处以雷霆之势压来,随后天空砸亮,一道惊雷划破半边苍穹,一条龙须堪堪被照亮。

“太阳已被吾吞入腹中……”

风沙迷人眼,杀气腾腾。赵云澜骑马站在阵前,冷眼睥睨着战场,身若泰山,岿然不动。

TBC.
其实我知道没有多少人看。
但是感觉巍澜在一起真的不适合天天甜饼,可能是我更喜欢原著。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