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柚天 机甲ABO】穹弯之上③

#这章走波剧情好不好 今天还是柚天巍澜cp联动!!
#强强 abo机甲  这章勉强走波剧情!

忘记前文了?柚天文整理

第五星球 中国军【】事基地

“警报!警报!贝塔空间防御战遇袭!!”

“呼叫中国总部!呼叫中国总部!欧军继续增员,坐标(112,,23,567),虫洞被跨物质能量摧毁,死亡率为分钟单位几何倍增长……”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探测到安全站附近有大范围的能量波动,距离敌人进入安全线还有五分钟。”

指挥部的人忙成了一锅粥,凡是肩膀上一面扛着三颗星的都在满屋子的转,卫星图、雷达探测图、生物能量波动图……以及呆呆傻傻的机器人来来回回递送着各种纸质资料以及咖啡。

武装部的也不闲着,自从五天前警报拉响开始,已经没日没夜的加了五天的班,他们上百号的人都围着一个庞然大物——近五米高的金色巨人打磨抛光,把引擎弹药筒纷纷取下来,换上全自动驱动的绿色能源。

机甲的后背、腿和脚,甚至连头都不放过,给足了弹药。

金博洋急吼吼的来认领他的机甲时,看到的就是那威风凛凛敦厚而剽悍的金将军,自动门开启的刹那,这个巨人的3D解剖图直直撞入他眼底,他拆开了两个重要的部分,心里有数之后,手一点图又缩进了投影器里。

“把这张图里动力驱动型号修改重安的零件组成,以及武器数据都发给我。”金博洋拿着偷窥上了驾驶舱,实力吐槽道“性能就不要了,你们预估的一般都有偏差。”

在战场上哪怕0.1的偏差都会致命,他们按照少年将军的话乖乖去做了,毕竟谁也不敢拿命来开玩笑。

他带着机甲来到停机坪,中日联军已经下饺子似的火速赶往前线增员了,金博洋也不磨蹭,从很远的地方就看到有个巍峨的银色身影。

“哎,比你瘦哎。”金博洋戳戳机甲的au拟人系统。

“切,比我瘦有什么好的,”将军别看外面威风的狠,其实又怂又傲娇,装作不在意的跟他主人顶嘴,“我一伸手就能把他抡到外太空。”

“这可是你说的啊,录下来了不用客气。”金博洋开了推进器,火速入位航母的发射点。现在已进入自动导航阶段,机甲自身的级别高不过总部,总部技术组有一套自己的编程,现在机甲还没有进入战斗模式,也就是还在技术组的科技控制内,金将军完全靠着航母本位的引力和自身的驱动乖巧入位。

最后一支载着战甲的航母,在世界人民的注视下驶向不可见的远方。

“哟你还窝藏了薯片!”小傲娇一惊一乍,金博洋已经习惯他咋咋呼呼了,满不在乎的继续撕开包装咔呲卡呲,“你会把我弄脏的!啊!金少爷你吃完了又没机器人帮你打扫。”

“现在能吃不吃,等着你生死一线了再俏想?我临死的时候可不像有这种‘怎么办我机甲里还有袋薯片没吃完好可惜’啊这种想法。”金博洋刚想伸手按开自动倒水机,一个侧眸便是惊鸿一瞥。

——羽生结弦正端坐在银色机甲里,左手抱着头盔,正含笑的看着嘴一鼓一鼓的仓鼠似的金博洋。

发现金博洋注意到他之后,似乎笑的更欢了,露出八颗齐齐的小白牙,抽出一只手来跟他打招呼。男人的呼吸一滞,又故作愤怒的道,“拉帘,睡觉。”

钢化玻璃外罩了个墨色遮阳罩,其实只是单向玻璃,金博洋还能从里面看到外面璀璨的星河。金博洋是在为自己刚才的反应生气,又觉得自己大战当前有点无理取闹,想了半天只能大口大口嚼着薯片以示生气。

“主人,会不会冒进了?”

羽生看着对面落下的帷幕只是无奈的看了眼头上的星空,“我们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起码我手中还有些线索,可是他什么都不知道。希望这次……他能听话,别再趟这浑水。”

“那年的事,主人有些眉目了?”

“昨天我去了趟地下十一层的档案室,跟我想的不错,博洋的真实资料也被人动过手脚,只是我盟军的ID只能获得五分钟的调阅特权……这个先不说,欧军那边恐怕又是个陷阱,到时候请务必帮我照顾好博洋。”

“主人,博洋也不是当年的小孩儿了……”他的机甲欲言又止,默默分析了一下主人的信息激素数据和腺上激素分泌,转了话题,“放心,会帮主人守好背后的。主人只管勇往直前就是了。”

羽生静静点头,再无言语。

因为虫洞跨物质能源彻底的崩溃,为了不错乱的降落在其他时间线上,总部决定五次跃迁,避开虫洞。行军速度整体被拖慢了一天左右,他们赶到战场时空中飘浮的都是尸体,都是人和虫的尸骸,被大卸八块的机甲和废旧的武器。

舰载机器人前去清理,这才勉强为大部队开了条路。

“快快快,生命探测扫描。”不等总部下凋令,金博洋便先行一步,“无线通讯设备开通。”

过了大致二十分钟,有一个接口现实在共享连接上,一个通讯接了进来,“嘿,老铁……”

“米沙?!”金博洋也是被这惨状弄的胆战心惊,猛的想起自己本应该在空间站跟自家老铁碰面的,结果三天都没有音讯。

“没事儿,虫军暂时被压退了,黑洞不稳定,他们也很难做啊……”
通讯外男人声音沙哑,久久不提战损情况,更让金博洋无法放心下来。

听说很多兵力都折损在虫洞上了,本来寡不敌众,电波传递信息也慢,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是究竟伤到了何种程度?

航母在外与空间站对接,空间站像个机械堆砌的浮动山,只是插着长长的管子,是光倍速的运送能量通道,那一端连接着不远处的能量团。

羽生金博洋帅着众人最先登陆,锁定米沙的位置信息后,羽生布置好军属,蹬蹬蹬的就跑下去找米沙。

此刻羽生难得放松下来喝一口咖啡,刚刚调兵把四周重重包围了起来,伤员都送回了遣返艇上再调专门部队送回。

又清点了物资、军需、装备、又把战损情况洋洋洒洒的写了篇三千字的报告,写了未来三天的战略部署,分析了战况图。这么忙下来不停不休的五个小时愣是没吃没喝,就盯着监控录像揉着紧皱的眉心。

他已经联络到了费尔南德资——这位军校时的师兄已经在增员的路上了。

“希望师兄能在我撑不住之前及时赶过来啊。”

B区医疗部。

“你和羽生结合了,厉害了啊天儿!”金博洋坐在床边拿着苹果和刀削兔耳朵,听到这话突然手一抖,差点刮破皮。

他抬头瞥了一眼他那蹦蹦跳跳的老铁,早知他在这里有吃有喝而且还有美女护士照顾他就没有那么多余的担心了。

“哎我说你……不是说空间站的信息一般都闭塞吗?你消息怎么那么灵通。”金博洋皱眉,他老铁狗鼻子吗小道消息都这么灵。

“这都已经是大新闻了好吗金天天同志!两国交好靠国宝,这句话已经在网上很火了好吗,你是还活在上个世纪吗?”

“靠!”金博洋不干了,把一瓣苹果凶狠的塞到了他老铁那个天天只会叭叭的嘴里,“上面跟我们说你们伤的老么惨了,催命似让我们来当援军。这么半天你一根汗毛都没掉,还跟我嬉皮笑脸,情报科脑子真是瓦特了,就你这样再活一百年都不止……”

“胡扯吧,百分之八十的军队都按期抵达了,只是我半夜出门遭偷袭了……”

“郎当——”的一声,小刀从金博洋手里跌落,男人站起身,神色危险,“你说什么?!”

“我说,战损粗略计算只有百分之三十啊,不然我们怎么可能把虫子打回虫洞那头啊。”

金博洋的头嗡的一声,只觉得惨白的医务室像一个巨大的牢笼,整个空间站笼罩在漆黑的夜幕里,就像是玩偶逃不掉提线人的木魔爪。

TBC.
这章写的很带感的。
大家你们不要一走剧情就丑拒好吗QAQ55555
其实剧情比发小甜饼要难写的多,虽然写起来十分的爽且带感。
啊啊啊疯狂啊啊啊啊。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