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人间雪④

#完结倒计时 短小 下章继续推剧情巍澜文章整理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昆仑君?”赵云澜冷笑一声,朗声道,“你难道连打架的借口都不会好好找?不偏不倚却挑个大家伙儿都不知道的。”

魔族闻言一愣,还没见过哪个像他这般心大、且上道的。

那条恶龙果不其然听到这话从三十三天探出一龙头,接着墨色苍穹出现一血色的太阳。众士兵细看才看清,这哪里是太阳,分明巨龙的眼睛。

昨夜的梦境,在赵云澜的脑海里突然清晰起来。再回过神时,他背后已是一身冷汗。

战争的号角已然拉响,人魔交战,浴血搏杀。

他站在山巅,与在云端的巨龙摇摇对望,他们脚下战况惨烈,漾起如波涛般汹涌的灰尘。

赵云澜抽出佩剑一划指尖滚落下一串血珠,滴入土地里便消失不见,只见男人御剑而立,寒风把他的衣袍吹的猎猎作响。

“设阵吗?”古龙之威若神,讥诮道,“没用的,以你一己之力,能护的了多少天下苍生?况且你如今肉体凡胎,根本不是吾对手。”

“不试怎知?”赵云澜背后突然金光大盛,金刚罩般的阵法覆盖身后的皑皑白雪,百里有余,“有多少,且护多少。可不像你们,有杀人还不偿命的这种怪癖。”

眼下三军皆在他阵法保护之内,却独独他一人,在这层防护之外与黑龙对峙。

“昆仑啊,真没想到,百年之后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呢。”恶龙不见首尾,只见巨大的龙身已能遮住半边天。

沈巍,我不希望你来。

“你说的百年,几百年之前?”赵云澜沾血的手背后,手心紧攥着阴兵斩,“我说,你这一条废龙,屁话可真多,一句中用的都没有,唬我们家三岁的小朋友吗?”

“沈巍告诉你了?!”车盖般的龙头从浓云中探出,鼻息喷吐便是一股飓风。

这可惜是条傻龙,偏偏还中二的要命。赵云澜早就猜到沈巍有所隐瞒,故意顺着他的话道,“是啊,怎的?意料之外啊?”

“哈哈哈哈哈哈,”却不了那厮竟然狂笑起来,一时间地动山摇,雪山崩塌,“他这百年来最惧怕见的人就是你,最恨的人也是你,没想到还是见了,天意啊天意!既然如此,你也死的不冤!”

恶龙大嘴一张,连吐出三个灼目的火球,炽热的火焰呼啸着往赵云澜身上砸来,赵云澜以剑格挡,却丝毫不显狼狈。

恶龙调头疾驰而来,就在龙嘴张下去的那一刻,突然阴风骤起,风云突变。

“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只见男人双手握着铁剑一把插在山巅之上,这是极耗人阳气的禁术,赵云澜行云流水,杀伐果断,不带一丝犹豫。
他手中巨剑舞动,接着阴流高高一跃而起——登上龙头反手一刺!巨龙想转头离开,已然来不及了。利刃猛然向血色的眼珠刺去,血溅三尺。而赵云澜紧紧握着铁剑不动,瞬间已被瞎了一只眼的恶龙带到三十三天之上。

就在这时,龙尾剧烈一甩!

“谁给你的胆子,天地人神皆可斩,口气不小啊?!”未闻其人,先闻其声。熟悉又温怒的声音从虚空的那段传来,接着失重的赵云澜便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嘿嘿嘿,”赵云澜被沈巍抱到地上老实坐好,脑子当机一秒才惊觉不对,“哎我还没……不是不让你出来吗?!你受那么重的伤,出来作甚!”

然而不等男人说完,沈巍顷刻变回真身与空中恶龙缠斗。

一时间天空中两条黑龙打的难舍难分,赵云澜本想助阵,只可惜龙君动作太快,两条搅在一起根本辨不清,忽而,天地猛烈的颤抖了一下——三十三天竟被撞的粉碎!两条龙一甩身打到了九重天,三千星辰被震的纷纷抖落,无数引燃的流星坠入凡间,点燃一片皑皑燎原,刹那间人间炼狱,无数惨遭波及的灵魂痛哭哀嚎。

“哥哥,昨天你挡不住,你便以为你今日奋力一搏便可以了吗?”赤眼黑龙一张口,一嘴獠牙狠狠咬住另只黑龙,金眼黑龙疼的一抖,剧烈挣扎起来,“那又怎样?天下人不欠你,世人不欠你。赶紧休了这战火,莫要伤及无辜!”

“对,对对!”赤眼怒吼一声,活生生从金眼黑龙上撕扯下一块肉吞进腹中,赤色眼眸一眯“却唯独你欠连了我,昆仑负了我!我便宁要天下人负我!单单只取你与他的性命……怎够啊?”

“昆仑君不欠你什么……若说要欠,便是我欠你,要杀要刮皆可!”沈巍似乎是怒了,声音被压的极低。

“哈哈哈,我偏要这天下人陪葬!”赤眼又一嘴下去,被浑身是伤的沈巍堪堪躲开,“听说,你们还生了个孽子?我让那小娃娃也尝尝无亲无依的感觉可好……?”

人们只听那九天之上有龙嘶吼之声,龙威浩荡,不禁让人叩首膜拜。

这场大战人魔斗了足足三天三夜,二龙更是在天上缠斗了三天三夜,不分昼夜。

那血如雨淅淅沥沥,浇灌着整个亡灵遍野的昆仑山。

TBC.
今日三更!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