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穿越】你家黑袍回家了吗②又名:恩爱榜第一依旧是巍澜

#小说版和剧版穿越的故事巍澜文章整理
#只是为了弥补那些、小小的弥留在心底的遗憾

赵云澜被他男人领出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牵手秀恩爱。

特调处一干人又迎来了一次解放,大家目送着他们爱耍威风的赵处跟个小媳妇儿似的被塞进副驾驶之后,七嘴八舌讨论起来。

“不会吧?难道真是喝傻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啊!!”林静在楚恕之没发现之前赶紧退了植物大战僵尸。

“呵,”死猫正逗着傻狗小米,发出了个单音节表示自己的不屑,“那货十两二锅头都干不倒他。”

十两二锅头啊都干不倒,那只能是……

众人都get到了这个点,齐刷刷几双眼睛同时看向大庆,“真猛。”

和特调处的乌烟瘴气其乐融融比起来,车里反倒沉闷了。此刻沈巍看着路,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赵云澜难得蔫了吧唧了的,不由得要分几分心力照顾他,两个人似乎各怀心事,一时谁都没吭声。

半晌沈巍又担心的望了他一眼,握着方向盘的男人腾出一只手,从手扣里抖开叠的四四方方的薄毯子搭在了望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赵云澜的身上,极温柔的问“是不是酒劲儿还没过?”

男人蹙眉,又探手试了试空调出风口,生怕再把心尖上的人吹出个什么头疼脑热。
只是赵云澜今天似乎沉默的可怕了,他向来都是万事不挂于心,而今天一见面就给了他一个要厥过去的拥抱……沈巍见他不想说,一句话也不舍得逼他说出口。

从赵云澜这个角度看过去,城市的灯红酒绿尽数被男人收纳在眼底,折射出美轮美奂的光,映的他的一双亮眸好似琉璃。

只是男人总皱眉,似乎一见了赵云澜皱眉叹气的次数尤其多了。

“不舒服先睡一会儿,到了我抱你下来。”

男人斜靠在椅背上点点头。

赵云澜一听沈巍说这话语调平平就知道这个时间线上的他们有多如胶似漆,之前他和沈巍之间气氛暧昧的恰到好处。

沈巍赴死时他本已万念俱灰,好似真成了个苦行僧清心寡欲。现在不但这人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胸口即没有血窟窿,也没跟他玩儿斯文“止乎礼”。甚至还事无巨细的百般照料,宠着哄着顺着依着,真是把他当成个宝贝,伺候的跟个大姑娘坐月子似的,哪怕小心捧着都怕碎了。

就算这是梦,哪怕多做一刻也好。赵云澜啊,你向来是不追究到底不罢休的性格,怎么这时也愿意装糊涂了?

这时他真的不在乎沈巍到底是哪个沈巍,是人是鬼在他心里都比不过——只要活着就好。

只是没想到,他本来是应付沈巍闭眼,结果真做了个梦。

不属于他的回忆一股脑的塞进了他脑袋里,这个世界里他是真正的昆仑君,这一觉愣是把他睡懵了,三观被颠覆——硬生生有种脱胎换骨的错觉。

我到底是谁?这是我的身体吗?半睡半醒之间赵云澜竟然开始怀疑起这个问题。他想他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的,这根本不是他的未来未来。他的全部已经化作了镇魂灯灯蕊,这样不死不灭的人不可能会有未来。

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便让赵云澜浑身打了个哆嗦,吓出一身冷汗。

“怎么了?”他睁眼便是沈巍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男人的眼角被灯光氤氲着,鸦羽般的羽睫轻颤,竟带了丝魅惑。下意识要爆粗口也被赵云澜生生咽了下去,吞了口口水,撩的他心尖发痒。

他正被沈巍横抱着,应该是沈巍看他还在睡不忍的惊动他,便从车库一直抱到了楼上,只是男人轻手轻脚把他放在床上的前一刻,他还是被惊醒了。
此时沈巍盯着他满眼担心道,“又做噩梦了?”随后拿来一块热毛巾拭去男人额头上的冷汗。

太过灼热的目光烫的赵云澜一抖。

沈巍看着赵云澜略带震惊和不适应的表情,心下起疑

在赵云澜的印象里,两个人的距离还没有比刚才更近过,赵云澜心想这个世界里自己好歹是跟他结了连理,有过肌肤之亲的,他们的关系在这个世界是众人皆知,是被祝福的。只是赵云澜即使拼命的认为一切都属于正常,可还是没控制住自己那颗如鼓的心。

悸动的竟如此明显。

之前赵云澜总是能找很多借口把这股劲儿压下去,因为那个世界里他们只能是别人眼中“过命的兄弟”。
现在心动的感觉如此强烈,强烈到赵云澜甚至想顷刻就拽着那人的领子扣着那人的后脑勺强吻过去,把他困在怀里一辈子都不出去才好。

为他挡住腥风血雨,吻干他眼角的泪光,轻拍着他因伤痛而颤抖的身体柔声安慰,“没事,都过去了。”

可以吗?

可是眼前这个人,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沈巍。

无论相貌性格是否一样,就算是克隆,沈巍还是他心里那个独一无二的,是那个在寿数将尽仍哭着带笑让他带着缥缈的希冀活下去的沈巍,去编一个谎,去赌一个根本不可能赢的局。

是那个学基因生物工程的沈教授,是那个握着共工长刀的、毫不犹豫的就把生命链接共享给他的、用自己一身伤换大家命的沈巍。

是那个不顾一切挡在他前面,骗了他好多眼泪的沈巍。

“你不是赵云澜。”男人坐在他对面,眼角泛着冷意,语气冷冽的近乎质问,“他去哪儿了。”

“其实从早上我就怀疑了,当时只是觉得可能是他不舒服……”

神鬼皆怕的斩魂使心思何其敏锐,但赵云澜又不是个好欺负的主儿,更何况现在天下谁人不识君,坑蒙拐骗这一套早就不管用了,除非是赵云澜自己愿意去的。

这里有个很大的矛盾点。

可是面前男人表情略带无辜“我不知道。”
严肃语调一点也不扯谎,配上这幅表情可怜兮兮的颇有戏剧感。

那股无赖劲儿又让沈巍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又故捣乱,装个失忆捉弄他的?可是这一天疑点太多,明明昨天一口一个“宝贝”“老婆”叫的今天就好似突然间换了一个人。

撒娇耍赖卖萌打滚儿,这都是赵云澜管用的手段。而今天,赵云澜似乎在刻意跟他保持距离,那种无意把他推开的距离感让沈巍不由来的沉不住气。

就好似历史重演了。当时他也是患得患失的像这样不敢接受那人的爱意,生怕悲剧重演。

“我不知道你的赵云澜在哪儿,但我就是赵云澜。大爷我坐不改姓行不改名。”他说这话多少有点想刺激刺激沈巍的意思,“我怀疑他跟我交换了身体,正在我的那个世界。但有一点不用怀疑,我跟他的心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那……在你那个世界里。我们的关系也是……?”

可能是想到这里坐着的并不是“赵云澜”本人,脸皮薄的斩魂使大人不由红了耳根。

赵云澜心里大呼可爱,却还是没忍住,“他已经死了。”

“我爱的那个人,他跟鬼面同归于尽。只是没来得及消除我的记忆,我便用身体点燃镇魂灯了。”

其实两个世界没什么不同,只是命运的锯齿转的太快,以至于到了生命的尽头,他还没来得及告白。

在他那个世界上,连一次拥抱都是奢侈。

TBC.
日常短打。恩,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评,真的每一条都会用心看的。只是有的时候是在不知道回复什么好,就选择了闭嘴。【关于昨天评论内容,就统一回复了】
关于看上一章有人回复说,沈教授好温柔,度过原著的应该都有体会,就从番外老赵本来就是气话,沈巍噗通一声就跪下了,我觉得真的不是我写的夸张【沈巍什么都能为赵云澜做】已经不止是放在心尖上护着了,在沈巍眼里,他时刻卑微的就好像尘埃,是在尘埃里开出花儿来。
天大地大,在他心里都比不过赵云澜分毫。
而昨天还有小天使评论我虐,这大概也是看完结局之后心底弥留的一个小小的遗憾吧。在剧里赵云澜第一次哭是为了沈巍,第一次让观众觉得撕心裂肺还是因为沈巍,到最后决定化身灯芯的时候那种万念俱寂的模样,以及一年以后赵云澜站在特调处公开表彰,好多人送他花时,我却觉得那个男人无比寂寞。
他现在是真的形单影只了。【世界上所有人都不知道,有个人最应该站在我身旁,可是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你们最应该记住的人不是我】
【可惜他再也看不到今日的荣光,也感受不到地星第一轮升起的太阳】

我觉得一年之后的赵云澜表现的一点都不开心,大概是沈巍这时已真正的在大家的心里死去了。我不知道编剧是不是故意的,沈巍竟然一点也没说。
【一个人真正的死亡不是肉体上的,而是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再记得他】
【我记得】赵云澜一定会反驳我的话,红着眼眶坚定的说【我一定一辈子都记得】
在最后虫洞他们说再见的时候,如果给老赵补上个内心os,一定是【如果赌赢了,我再也不会放手了】所以这一刻他理解第一集时,他与沈巍握手,沈巍却死死握着没有放开他的。如果他们再见面,赵云澜一定会用尽一生的力气把那人箍在怀里。

哎,唠唠叨叨凑足了两千字,希望大家不嫌弃。

评论(7)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