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原著向】我的爸爸是神仙④

#小甜饼 投喂学姐 @喵不易
忘记前文?☞巍澜文章整理

没想到二人真的打算要二胎。那天之后他们赵处长整个人都是油光发亮春光满面的,好像往代孕费里砸的十几万都不叫钱一样。

这边赵云澜没案子的时候就翘着二郎腿傻乐,那边沈巍一下课就去图书馆借育儿书。这可真是苦了沈巍,早些年湉湉出生的时候还有云澜妈妈带着,只是这些年老人家腿脚也不方便,夫夫二人也不好麻烦父母了。

一家四口一致同意要添丁之后,晚上的娱乐活动也取消了,湉湉为了表示自己对未来弟弟妹妹的爱,直接跟海绵宝宝say goodbye,连着大庆,排排坐在沙发上一起看育儿书。一家子认真的都快让沈巍感动哭了。

但他知道,这样也只够维持三天而已。过了三天的兴奋劲儿之后,一大一小两个活祖宗又开始整天对呛。这似乎也纳为了一项饭后的消食活动。活动范围小到父女俩吃个西瓜都要抢,大到今天的沈巍分给谁睡。至少这件事在赵云澜眼里算是天大的事,并且坚决不同意三个人挤一个床。

“别磕着。”男人时不时要把目光从书里拽出来,提醒一下围着茶几疯跑的姑娘,又转眼从网上订购了橡胶桌角套儿。

大庆已经练就了绝世神功,他已经会淡定的从两个迅速移动的影子中间看电视,左手抱着爆米花吃看两不误。

赵云澜疯,追着丫头拿着鸡毛毯子作势要去打,赵湉更疯,不知道从哪儿摸来了把水枪对着他新买的衬衫兹了起来。第一回赵云澜中了招,第二回在拐角处一闪身——

端坐在沙发上看育儿经的沈教授无辜的被弄了一身的水。连镜片都不能幸免。赵云澜扔了鸡毛毯子倒在沙发上哈哈哈大笑,大庆没有他主人这种恃宠而骄的优待,憋笑能憋出内伤,心想也不知道沈巍倒了什么霉,三界皆惧的斩魂使愣是拜在这俩父女魔爪之下。

沈老师那本书也是没能幸免的被泡了个彻底,白皙的手捏的书页皱了眉,男人的脸上温怒,沉默的可怕。

一家之主不怒自威。更别说现在。大庆在一边隔岸观火,心想让你们俩不听我的话天天皮,完犊子了吧?万年来能往斩魂使脸上喷水的,前无古人,沈赵湉算第一个。

沈赵湉那小家伙跟赵云澜一样服软的极快,特别会看人眼色。她知道自己闯祸了,当即把水枪乖乖交到了桌子上,把手背到后面耷拉着脑袋自首,“沈爸别生气……水枪是幼儿园的小白送的。”

沈巍看起来颇为平静的摘了都是水渍的眼睛,实则内心破涛汹涌,刚才湉湉的话无疑已经翻起了不小的浪花,这么小的年纪就会用这种手段讨姑娘开心了?!小白这个人经常是跟湉湉一起荣登调皮榜的,老师一告状肯定会带着这个男孩儿。沈巍又在担心提防着自己那宝贝闺女不能被别的小子拐走了,又巴不得送出去才好,省的一天天的带着他媳妇儿一起在他面前气他。

“哎,宝贝儿,”赵云澜也没个正经,沈巍的心事他一眼洞穿,调笑着安慰,“咱闺女多本事啊,她不拐别人家小孩儿就不错了……”

“你跟我走。”沈巍很少有打断别人讲话的时候,但一般这种情况都是代表他已经气到七窍冒烟了。

男人不由分说的强行拽着赵云澜的手腕把他拖进了卧室里,重重关上门。

“哎不是!”在被拖入卧室的前一秒赵云澜瞥了眼在原地眨巴着眼,有些害怕担心的看着他的湉湉。

昨天晚上又不知道说了什么,总之第二天教育效果显著,皮上天的大荒山圣面条一样瘫在沙发里读读闲书,顺便操心一下特调处的菜园子,有兴致了打打游戏。大庆则任务艰巨,在餐厅凄惨的灯光下教湉湉念书。

沈教授坐他们对面,还在啃那本比字典都厚的育儿经。大概是觉得自己初为人父,每次接到幼儿园老师的举报电话都觉得又是一次教育失败的案例,这个案例还生龙活虎,并已有屡教不改的趋势。

但其实他不知道这一天其实还要很早才会到来。

老赵一家的小公子是在一个大雪飞扬的冬日里降生的,四张脸齐齐贴在了保温箱上,把来检查的护士吓一跳。

赵云澜突然想到了昆仑山巅那千万年不熄的大雪,忽而又看到了邓林之阴的俊美少年,大笔一挥,随手唤道,“就叫——沈赵延吧。”

沈巍怀里抱着闺女,不知是不是因为女儿一双冻的通红的小手插在了他脖子里取暖,把他冻的一抖,还是因为心中悸动。

他还记得那日也是这般鹅毛飞雪,衣袂飘然的昆仑君对他说——你看巍巍高山,延绵不绝,要不你就换做——沈巍?”

一眼便是万年。

因为这一瞥情愫暗生,因为这一句话便一生相许了。

原来他也是这个意思吗?

“你怎么了爸爸?”小女儿一看父亲的表情太过凝重,不由担心道,“是嫌弟弟不好看吗?”那襁褓里的小娃娃正享受着阳光浴,小眼睛还未睁开,皱皱巴巴的小脸跟她两位颜值逆天的爸爸简直相差千里。

“没有。”沈巍深深的看了赵云澜一眼,“只是想起之前 ……”

那一眼怦然心动的事了。

“我看你是想起怦然心动的事儿了吧?”

这里只有大庆对当年的事有了解,特调处一群人赶来探望时就见那猫捂着双眼出去跑腿交费了。

“哎这是怎么了?”祝红刚刚交到个男朋友,恋爱中的年轻男女都会存在不同程度的情商下限。

“被喂狗粮了呗。”

之后的日子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忙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春儿,特调处的案子一天能堆成个小山。轮回那边还是有层出不穷的案子,有些不服管教的非得逼着赵云澜出面才开始怀疑人生。

新生的小朋友根本不是两位想象中那么好带的,为了他沈巍差点辞了大学的工作,赵云澜被案子折腾的头疼的那几天沈巍眼底愣是熬出了黑青,把赵云澜心疼的不行。

小孩子一会儿哭了、一会儿睡了、一会拉屎一会尿尿,偏偏不足月的小娃娃连风都见不得。大庆每天累的呼哧带喘,三人一合计就想先把湉湉送到祝红那里,这样有人接上下学,还能满足姑娘嚷嚷着“漂亮小辫子”的要求。

——有你受的了。赵云澜还加了个得瑟的表情。

——得得得,小公举你们不愿意充我宠着。正好我也当练手了。祝红秒回。

——哎呦你要说练手你早说啊,你要想练手到我家来当保姆奶妈啊,省的我老婆天天累死累活。

——切,享福吧你就。好吃好喝迟早要胖死你。祝红措不及防的被塞了口天大的狗粮,恨不得沿着网线打那个一在他媳妇儿面前就分外没下限的领导。

“老赵老赵你干嘛呢,”大庆拿着一兜尿布过来,“再冲30mm的奶,你没听见你们家公子哭吗?”

沈教授倒是个称职的奶爸,哄孩子抱孩子喂孩子一条龙服务,手法相当纯熟,孩子一到沈巍怀里就不哭了,厉害的让赵云澜有点嫉妒。

那时赵云澜心想,我到底积了如何的功德,能让我遇见这般光风霁月的人物,在万千浊世之中便也能得一盏灯火为我而亮,有一双可爱的儿女,真是三生有幸了。

他们之间从不存在别人所说的“七年之痒”,也从不感觉就拥有这样一份感情理所应当。

就算在上百春秋转瞬而逝之后,他们只要彼此对望,仍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邓林初遇,那惊鸿一瞥。

TBC.
还是短打。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还原真实场景,我们家添了宝贝弟弟以后就开始傻爸爸傻妈妈了哈哈哈哈。每天乱的我也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评论(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