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穿越】今天黑袍使回家了吗?③又名:被揭露怎么办?当然是无条件宠小澜孩儿啊!

#小说版和剧版穿越的故事巍澜文章整理
#只是为了弥补那些小小的、弥留在心底的遗憾
#剧情预警 真的没什么好看的【划掉——】 @喵不易

经过赵云澜一番陈述之后,沈巍也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的赵云澜最大的可能就是跟他换了身体,或者是在不经意阵法的触动下灵魂被困在了某个地方,一时回不去了。

知晓了真相的沈巍用一种颇为复杂的眼神看着他,那是种带着避闪的还有一点提防的眼神。

赵云澜心一凉,就算他知道这不是那个等了他一万年的沈巍,但毕竟两人同样的性格,顶着张一般无二的脸,再加上之前沈巍照顾他的种种,心里又突然悲哀起来。

不过赵云澜并不是那种想不开的性格,只是短短沉默了一秒,两人就都从夫夫角色中出来了。

“按照你所说的,可能那个世界里还有救活‘沈巍’的方法,地府的跟这件事的关系最大……”说罢沈巍信手一捻,无数本陈旧的古籍横空飞来,书页哗啦啦的翻。

他看着沈巍认真的神色,突然想起若干月之前,他们也曾像这样似的,迎着盈盈的月光,他在一边认真看书,赵云澜在一边认真看他,一派岁月静好。

只是还没等男人找到,外面已是三更半夜,梆子声在小巷里回荡,敲梆子的人吊着嗓子唱,“生灵退避,阴差借道。生灵退避……”

虽然这个世界“赵云澜”的记忆已经跟他共享了,但那毕竟是如假包换的昆仑君的记忆,他脑子里这些杂乱无章的时间线还没来得及整理,下意识只觉得跟自己有关,且来者不善。

彻骨的寒意渐渐从脚心窜到心里,一股阴风吹来,家里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冰冷的月色如水般从窗沿里漫了进来。

“别怕——”男人轻声安慰道,担忧的瞥了眼赵云澜,便再也不敢多逗留目光,转身从茶几地下拿出些纸来,摆上香炉。

沈巍的动作娴熟,赵云澜不好的预感又浓烈了几分。在他那个世界里一直奉行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唯物史观,就算是古代朴素唯物主义里也是没有妖魔鬼怪的。

只是男人定定的站在窗前,为他挡下寒风,巍峨的似泰山。

一缕白烟顺着味儿似的窜进来,是个挑着白灯的阴差,见了沈巍先礼数周到的拱手作揖,后男人对他点头微笑,焚香烧钱。

“不知地府大人所谓何事。”

赵云澜冷眼相望,没想到还是个地府的官儿。

那地府大人之前不知被赵云澜耍了坑了多少次,见如今三界皆惧的沈巍都这么上道,头上又冒了一层冷汗,心里先打了退堂鼓,“让斩魂使大人见笑了……在下、在下是见生死簿上出现个来历不明的‘人’按照地府的规矩,理应跟走上一遭。”

“那地府大人的意思是我窝藏嫌犯了。”男人语末音调翘起,却冷的像是在质问。赵云澜突然感觉到一股威压,是那种被侵犯领地的、王者般睥睨的警告。

赵云澜在心底吐槽,人高权重就是不一样,本来就是窝藏嫌疑犯还能说的如此义正言辞、明目张胆的。

那地府被吓的浑身一抖,忙的弯腰摆手,就差跪下了,“不不不,哪敢啊!只是这位先生本不属于阳间,这才……”

沈巍态度强硬,显然是护定了他,“哪敢?!我看你就是敢。不属于阳间那你说应当属于何处?他也是尔等能觊觎的。”

地府大人显然是没料到斩魂使震怒,平日里那尊佛都是话都懒得说的,冰山也有一日变作火山爆发了?那地府大人话都秃噜不利索,可十殿阎王那边实在没法空手交代,只得硬着头皮,“那若是您眼下的这位‘赵云澜’并不是本人呢?您可别被骗了去啊……”

地府何等精明,却独独算错了巍澜二人的关系,他还以为斩魂使会蠢的被蒙在鼓里,殊不知自己踩了个天大的地雷。

但这制度毕竟是眼前的沈巍一手建起来的,赵云澜立刻抢白,翘着二郎腿儿跟大爷似的,丝毫没有“嫌疑犯”的觉悟,“哎呦,地府大人这话说的,怎么像是话里藏刀呢?现在都是法制社会了,总讲那一套,大家都不好做人。”

这一席话又殊不知也把沈巍带了进去。赵云澜又瞄了斩魂使一眼,那人嘴角微不可见的无奈一勾,随即冷色道,“看来地府这地方是该我亲自下去整顿一二了。”

“那走着啊?您既然说我是嫌犯,那你前头带路,一回生二回熟嘛。”赵云澜三分的笑容十分的讥诮。

地府大人知道自己这次凉凉了,两人一唱一和的他解释根本插不进嘴,“那就……二位请吧?”

赵云澜心里冷哼,那十殿阎王也不知得多怂,他心里是打着挑拨离间的算盘,但独独没算中沈巍竟然帮了他这个忙,反过头来把地府的人噼里啪啦骂了一顿。

沈巍已是一身黑袍站在黄泉之上,十殿阎王高高坐在上面望着他,愣是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地下十八层油锅刀山火海……哀嚎惨叫声不断。

神魔皆惧的斩魂使悄悄上前迈了一步,故意隔着众人的视线,不动声色的把赵云澜护在身后。

“斩魂使大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这件事千年都未遇见过,需要把这位先生留在这里好好研究研究。”

地府又不知背了多大一口黑锅,说的时候一头冷汗哗哗的往下落。

斩魂使抿嘴不吭声,只是冷冽的扫了高坐的阎王们,地府便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没有说话的份儿了。

“斩魂使,此时事关重大,如今两方世界已有了实体联系,此人无魂无魄,而山圣不知在何处,我们实在是担心……”

“哟,是怕我的世界对你们有实质影响啊?说不定通道一旦打开,世界秩序把地府抹去都不知道呢……这样一来我还挺重要,怎么,连个椅子都不给?”赵云澜字字戳中他们的痛处,“消息这么准,大荒山圣去了哪里,你们心底没点数吗?还在斩魂使面前装蒜!”

一伙实在没料到一直不言语的“赵云澜”语出惊人,最后几个字更是咬的极重,他这语气与一年前大封将破时的赵云澜一般无二,透着泰山般的威压。

地府一干人心说,沈巍他都是你掉包的老婆了你还瞎护着个什么劲,赵云澜那都是你顶替的身份了真不明白你还为原身份的主人抱什么不平。

他们从一开始就算错了。

一圈人都不敢作妖,各个凝神聚气的等着斩魂使大人发话。

“本来我没想劳烦诸位,自己解决,现在看来不劳烦是不行了。”

“斩魂使大人这样说就见外了。”十殿阎王齐声,“不知留下他可否?毕竟是关于三界的事,若是惊动天界恐怕会更麻烦。”

呦呵,还敢拿三界压他。看来这些小辈们是真的不知道,这六道轮回是被谁建起来的,他身上有昆仑赐的筋,那筋一拨,天地都要抖上三抖。

只不过……

潜意识的,他知道眼前并不是那个他熟悉的沈巍,他都不想让他进退维谷。

如果沈巍一意护他,他们手里肯定握着昆仑君的下落, 而这些应当是斩魂使一时半刻查不到的。

“哎等等,阎王你这话说的不对啊。若是你们没有昆仑君斩魂使两位人物,怕是死千次都不够,现在昆仑君不知身在何处,你们应当主动汇报才是啊,”赵云澜一顿,扭头正好对上那一双凝视着他的眼,“我跟你们去也不是不行,但是有条件。”

心突然的被刺了一下。

“若是这个世界的秩序重新恢复正常之后,我愿意用我的命,与‘沈巍’相换。”

若是再从这个世界离开,沈巍在他心里已经算得上是死了第四次了。这短短一天的朝夕相处,无微不至的呵护,无论是哪个沈巍,在他这里永远是遁甲一般的软肋。

“不可以!”这次焦急制止的,竟然是斩魂使。

TBC.

恩,我感觉无论小说版和剧版其实有一点很接近,那就是“宿命”二字,他们在机缘巧合下相遇,是宿命。剧版镇魂中被引入更深的漩涡,也是宿命。
剧版里沈巍赴死必然,赵云澜知道他非死不可,因此点燃镇魂灯时才了无牵挂,如果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有力一搏呢?
小说里最后四圣陨落也是必然,沈巍为了不让昆仑君死不禁向神农签订契约,死马当活马医的跟神农建不完全的轮回。
只是小说版的二人最后搏成功了,但是剧版没有。剧版的赵云澜不是无所不能的昆仑君,沈巍也不是那个一怒三界抖的斩魂使。
也算弥补一下剧里小小的遗憾吧,设定里地府可能跟着世界的整个命脉有着一层沈巍不知道的联系,模糊的定义为,那就是宿命,连斩魂使也无可奈何的东西。如果地府真的能能耐的把赵云澜送回自己的世界再一命换一命的话,没准是最有可能帮他完成心愿的。这个时候的赵云澜也是死马全当活马医了。
恩,统一回复一下上章的评论,说实话还是挺感动的,刚刚开坑的时候没想到会在评论区收到长评,而且大家评论真的挺走心的。大家好像担心的都是BE,其实我觉得……完全可以不BE,毕竟我说了前文是为了弥补遗憾,BE也算我的遗憾之一的朋友!但是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肯定会大虐,结局也并不一定是真正的HE,我只是受不了两个人一个站在终点一个站在起点花开叶落永不见,我打算……咳咳稍微变革一下嘛嘿嘿嘿。

另外吐槽一下昨天坐了十一个小时的车,坐到晚上颈椎疼了一晚上,今天还在疼2333爆哭。

评论(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