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原著向】我的爸爸是神仙⑤

#穿越惨虐,这篇回血巍澜文章整理
投喂学姐 @喵不易
前文请走【巍澜  原著向】我的爸爸是神仙④

转眼,巍澜他们家二公子都颠颠的都会跑了。性格倒是跟沈巍像些,除了热衷于揪姐姐小辫之外没有什么爱好。

龙城大学

“喂?”沈教授一下课就化作一股小旋风飞出了教室,和逆流的学生形成鲜明对比,引得学生们纷纷侧目。

班里的一圈人一脸蒙圈,“这不会是家里的小公主又上天了吧?”

“不会吧……上次小公主来咱班视察,不是挺怕沈老师的吗?”

“那这么火烧眉毛的干啥?肯定是湉湉又捣蛋了……”

沈老师麾下的学生们多多少少都对他家宝贝闺女有些了解,赵云澜有的时候有去外地出差的需求,家里又没人,幼儿园放假时她只能坐在第一排跟着一起听。

但今天的沈老师急着走确实不是因为小公主又调皮了。五岁半的小朋友,赵云澜一起兴给她报了个舞蹈班,沈巍在拦车的时候急忙看了下腕表,离姑娘下课还有十分钟了——

“叮铃——”他刚刚坐上车,拿出手机消息点开一看果不其然是赵云澜发来的,消息很难得的言简意赅,只给他发了组图片,上面是个购物车,里面满当当的吃的……当然垃圾食品居多。

沈巍皱了下眉,手下却不慢的发了个五百块钱的红包远程支援。

这次龙城的交通倒是没让他皱眉,去接女儿的时候难得提早了五分钟,但是他一去跟老太太妈妈们站在一起尤为鹤立鸡群,沈巍选了个他闺女一出门就能看见的、还比较靠边的位置等着,无奈的推了推眼镜。

幸亏老师也没让沈巍多尴尬几分钟,下了课以后他姑娘永远第一个冲了出来,但是最先飞到他怀里的是两只芭蕾舞鞋——还没等沈巍拉下脸来,女儿一身热气又似枚小炸弹正确无误的投进了他怀里。

“今天赵爸没来啊?”闺女讨好死的蹭了蹭沈巍,领着他去取自己的鞋子,并把自己的舞蹈鞋乖乖的放在芭比的提包里放好。

沈巍被她牵着手,公众场合也不好发作,“恩,今天你叔叔阿姨来咱们家聚一聚,他带着弟弟去超市采购。”

男人几乎是被姑娘拽着走的。这个小丫头长的像沈巍,但性格更多的却像赵云澜,一举一动都是他那充满活力的影子。

小姑娘当即就高兴的蹦跶了起来,在车上的时候抱着沈巍趁他不注意亲了一口,眼光狡黠,“放心,赵爸不会知道的。”

沈巍已经放弃治疗了,他却没想到超市这边已经被一个小公子闹的人仰马翻。

赵延那小子别看岁数小,穿着开裆裤借着身高优势在玩具间穿梭的贼快。赵云澜一个不注意就让他给溜了,小家伙知道爸爸不给自己买,冲着小汽车就去了,抱在怀里不撒手一张小脸要乐出花来,害的赵云澜满世界追他。

“怎么一个两个都不省心啊。”赵云澜最终把他儿子提留起来放在购物车的前座上,“你的哔哔还不够多吗?儿子啊,咱们有钱也不能这么败家吧,阳台的小汽车四五箱都要放不下了,你再要你爸爸估计得把咱们爷俩儿扔了。”

“以后估计就要过没有红烧排骨的日子,露宿街头咯——”赵云澜继续跟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卖惨,丝毫不知道有五百块钱已经到账了。

“行了,照你们这样花钱,我看会露宿街头的是人家沈教授。”大庆白了那个父子俩一眼,“你跟沈巍说今天要去接湉湉吗?昨天舞蹈老师可是打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又举报湉湉给其他小伙伴捣乱……”

“沈巍都管不住,你让我管啊,”赵云澜前台结账,把儿子放在儿童椅上,再把后备箱的门一拍,大爷似的坐在了驾驶座上,一脸理所当然。

大庆也是无语,现在一家五口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位小公子上,又想起今天他们特调处还有个十年庆典,一会兴奋一会儿又感叹起来,“这一晃,特调处都建立十年了……”

“哟,怎么的,”赵云澜调侃,“死猫你万年都没活够,在乎起这十年了?”

俩人这么你损我一句我损你一句不知不觉就到了家。赵云澜一推门一股饭香飘来,之前还显得空旷的家里顿时热闹起来,厨房里沈巍在炒菜、祝红在烤箱前准备炸厨房、林静忘乎所以的啃着从外面带的烧鸡,自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味道,汪徵一看厨房没什么可下脚的地方,坐在沙发上给赵湉这小丫头扎小辫了。

桑赞楚恕之和郭长城,可谓“人鬼僵尸”三人组,各有姿势的在陪小姑娘看灰太狼。湉湉梳头时还不嫌着,叽叽喳喳的给沙发上三个男人剧透,嚷嚷的声音比电视还大。

赵云澜提留着一大堆东西一推门,便看到这样其乐融融的景象,心情大好:“呦,都来了。”那臭小子一从大庆怀里下来,咿呀着飞到厨房去抱沈巍的大腿。

沈巍推着豆大的小男孩儿出去,看见桌子上两瓶白酒就皱了眉,凑过去轻声道,“不是不让你买白酒吗?啤酒喝不晕就不错了。”

“哎哎哎,”那边人跟赵云澜打招呼,男人边应着边推搡着男人,解下他的围裙又夺过了他手里挂着汤汁儿的勺,“老婆你快去歇会儿,我来。今天高兴,就别管着了呗。”

这边祝红本来还想逗逗萌萌的肉呼呼的小朋友,可惜那小子跟沈巍腿部挂件一样,抱着就不撒手了。

“没带你男友来?”赵云澜看了眼刺啦着油花儿的菜,扭头瞥了眼三人组里跟大家有说有笑,手下还在喂儿子燕麦的沈巍,突然感觉,柴米油盐酱醋茶,只要里面有他,平淡的生活都能过出“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来。

“切,你这个老婆奴请收起你那副得瑟的嘴脸。”祝红呛他,继续冲着面糊糊里扔鸡蛋。

“有你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我不得瑟什么时候得瑟,不开玩笑,你那男友不会又凉了吧?”

祝红看他尾巴要翘上天,翻了白眼怼回去,“屁,老娘都快结婚了!”

晚餐最终在一帮醉鬼的呼声中结束,汪徵桑赞二人是唯一清醒的,帮着收拾了餐桌之后便牵着手溜达着走了。

郭长城罪的找不到北,大声嚷嚷着,“赵处请给我次机会”“保证完成任务”。林静倒是迷迷糊糊的瘫到了桌子下面打呼噜,最后沈巍送走这一群人上了车之后,已经零点了。

他回到家锁上了门,大庆早就晕乎的睡了,他放轻脚步回到卧室,温柔的桔光浸泡着整个房间,莫名让斩魂使大人心中一软。

两米的大床上很难在找到一个能纳的下他的地方,两个小家伙依偎在男人的身边——大一点的姑娘还没拆鞭子就搂着男人的腰睡熟了,右边还扑腾着一个小的,正扑闪着大眼睛满脸兴奋的看着男人。

男人托着本贼厚的故事书,看起来滔滔不绝的讲了很久了,快到赵云澜忍耐的极限,讲的咬牙切齿。

沈巍本来还想在门口多站会儿,看着这一床的心肝宝贝,但一想他可能早在心里爆了无数次粗口了,沈巍抿着笑前去替他解围。

小家伙一看沈巍又来了兴奋劲儿,沈巍一下子夹着他的咯吱窝把孩子抱到自己怀里,“你睡吧,辛苦了。我哄他。”

赵云澜揉揉眼睛,掀开被子把湉湉抱到了她的公主床上,回来就学着湉湉章鱼似的缠着沈巍,半搂着他眯着眼笑。

沈巍不知道他是酒劲儿没过还是怎么的,但多半是故意的。赵云澜也想听他讲故事。

哎,真是一大一小都得宠着。

沈巍又给他盖好了被子,把儿子放旁边,讲起了故事。

故事是的主角是两个相爱的人,他们无关性别,心心相印,跨越了千难万险,跨越了千山万水,最终执子之手,来到了彼此的身边。

TBC.
希望留评!!!!!!

评论(6)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