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穿越】黑袍使回家了吗?⑥

#小说和剧版的穿越巍澜文章整理前文请走☞
#只是为了弥补那些小小的、弥留在心底的遗憾。
投喂学姐 @喵不易

龙城的深夜,乌云遮月。

万家灯火都熄了,两旁路灯昏暗,大街上死一般的静谧,只有特调处还亮着灯。

汪徵在办公桌上准备把这一天的案子归归档,这个时间鬼在吃午饭,人在睡大觉,桑赞守着图书馆没什么意思,跑下去给媳妇儿帮忙了。

地下室还隐约传来洗牌的声音,汪徵忽然叹口气,“咱们赵处几天了,现在沈教授也不在……”

女儿家的心思细腻,桑赞的情商也劝不出什么所以然,刚捋顺舌头想好了安慰的话,只听“咚”的一声巨响。特调处的大门被人狠狠的撞开,两道互相搀扶的影子斜斜的打了进来,在地板上被灯光拉的很长,咋的一看十分吓人。

桑赞刚要按下红色警报,汪徵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带着试探的小心上去查看。

“赵处?!”
“沈教授?”

沈巍垂着的头一下子抬起来,“快!快去医疗室!”

还从没见过赵云澜狼狈成这个样子,汪徵心下起疑,到底遇到了什么,是斩魂使都扛不住的?姑娘手下却不慢,把赵云澜放在床上之后迅速通知了林静。

“怎么伤成这样?”桑赞看着昏迷不行的赵云澜,那男人也不知道伤在了哪里,面如死灰,刚刚差点探不到他的鼻息。

沈巍找个椅子坐在赵云澜对面,“这件事一时半会儿的说不清楚。还有……越少人知道越好,尤其是祝红。”

汪徵不禁脑补了一下那个女人知道了之后得会多么丧心病狂。

沈巍预料的不错,昆仑山上果然有陷阱,只是没想到这竟然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把他赵云澜的一颗真心,在脚底踩的粉碎。

昆仑山顶被布下天罗地网,九道天雷直愣愣的劈在赵云澜身上,幸好沈巍在,不过如此还是被他捞到了些线索。
或许昆仑山,只是个唬人的幌子,真正他想要的东西,已经被转移别处了。可能为的就是怕有人看不顺眼,借机下杀手。

林静来这里简单的做了些物理治疗之后,男人还是昏着,但意外的乖巧,至少不是沈巍带他下山时潜意识的反抗了。

回到家将近凌晨两三点,从窗里望过去这座城市被笼罩在巨大的黑暗中,犹如座鬼城。沈巍轻轻去拉了床帘,把赵云澜放好以后,自己却有些心烦。

他无法克制的对这个赵云澜好,就算他知道他受的伤都是为了他那个世界里肯为他送命的沈巍。

可当爱一个人护一个人成了种习惯时,你会发现关心守护他的那颗心已经无从拒绝了。沈巍到厨房去洗净了手,翻出来很久之前赵云澜从黄泉回来的那包滋补药。

沈巍又忍不住的想分身去照顾赵云澜,尽管他还能辩的清这种关怀并不是出自于爱情,但却是爱。

煎药出了味道时,沈巍调了小火,转身去卧室看他。赵云澜的情况还是不怎么好,他本人的精气快要耗没了,额头一层虚汗,再一看整个人都湿透了,搂着被子哆嗦着,身体烧的吓人,他仿佛陷入了梦魇之中,苍白的嘴唇努动着,片刻不停的在唤着一个人的名字。

沈巍注意着他的唇形,鬼使神差的侧耳去听——

是无比微弱的、在绝望边缘呼唤出来的——沈巍。

他不知道那个世界里沈巍到底做了什么能给赵云澜带来这么大的心理阴影,他心中除了被撼动了之外,还觉得赵云澜现在的精神已经在要崩溃的边缘。稍有不慎,很可能陷入自己的世界里走火入魔。

一只冰凉的手,轻轻握住了那滚烫的、黏腻的手心。沈巍回来挥来一盆水,亲自洗好了毛巾,极其轻柔的为他擦掉脸颊的虚汗。

手上的地道忽的一紧,毫无防备下沈巍觉得整个手掌要被男人捏断了。

“沈巍!”连语调都是颤抖的,好像在用尽全力之后,最后仅剩下的绝望,“我不许你走……”

沈巍再看去时,男人的眼角已有了湿意。他不明白“走”到底是哪层深意,但无疑赵云澜的脑子里正播放着令他最撕心裂肺的那一幕。

也或许是……很多幕。
对他而言,沈巍在赵云澜每一次的死亡,都是令他痛不欲生的。

“手都给你握着,我该走哪儿去?”沈巍轻叹口气,心想那药估计一时半会儿也熬不出来了,就由着他,“乖。”

在上千次轮回里,赵云澜还没发现沈巍时,沈巍都是这样过来的。但那是他好歹还有个人可期,可盼,可想。

但现在赵云澜,是真正等待着沈巍的每一天,都是刻骨铭心的疼,过去的事想把刀子,每秒都在凌迟着那个忏悔的灵魂。

怎么让他不疼呢?沈巍垂眸,暖光映着他的身影,忽然有了忧郁的模样。
床上的人还在念念叨叨,痛苦不堪,他心里必定住着一个求而不得,就是那种即使对方握着自己的手,也知道那人是假的。

真正的他,并不在自己身边。

怎么……才能不让他疼呢?好歹,减轻一点也好。他身上受的伤够多了,心里藏的苦也够多了。现在,哪怕许他一个清梦也好。

可惜,能许的人,并不是现在这个沈巍啊。

虚空之内,叼着狗尾巴草的昆仑君调侃,“年轻人,不去吗?”

环膝的黑袍心一沉,他不吃醋是不可能的,看昆仑君这样子不知道是不是也想气气他。不过二人很大度的在这方面达成了一致。

昆仑心说,你这小子我现在巴不得一脚踹你下去,你老婆现在就知道吃我老婆的豆腐。昆仑君就是有这种能耐,自己作的妖都不带心虚的。

“……”黑袍难得没说话,好像在思考。但是眼神早就把他出卖了,一双眼黏在床上的男人身上,就像是有种不可抗的引力般一直牵扯着他的心。

“我说,你腻腻歪歪的,娘们儿啊?”昆仑君耐心有限,他发现眼前的沈巍真的特怂,不由的想激一激他,“你说那下面可是我夫君啊,又给你家赵云澜挡天劫,又是公主抱,给煎药还给吃豆腐的。基层送温暖都快送到你家那位的床上了。我都自我牺牲的头顶青青草原了,你再不主动,不合适了吧?”

之前昆仑君大发慈悲的渡了生之气给他,将他之前冒然去救赵云澜耗的差点魂飞魄散的精气神全给补了回来,甚至还能支持他多下去溜达几次。

那毕竟是昆仑啊。

这边的床上,男人却是越来越不安起来,整个人抖的更厉害了。他明显在害怕。

紧握的手显然已经不管用了。

该怎么办?这样下去很容易精神崩溃。

沈巍皱着眉,把原本的手抽了出来,他轻轻站起身,却发现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带着宠溺的温柔和心疼,看着他的目光好似稀世珍宝,下一秒极小心的俯下身去,悄悄闭上了眼睛。

那是一个,藏匿着保护欲和不可言说的、蜻蜓点水般的吻。

似乎只是在男人嘴上轻轻啄了一口,短短两秒的时间,却像是时间永远停驻,转瞬永恒。

站起来的沈巍脸色有些白,但很快被脖颈腾上来的红晕取代。沈巍害羞似的抹了一下唇,心虚的咳嗽了一声,逃跑似的去厨房把药碗端来。

然后他到了厨房,做了件与这个屋子的主人当年如出一辙的事——他摸出小刀没有犹豫的插进心口。

——嘀嗒、嘀嗒

“卧槽!”这边昆仑君看的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心道这小子真行,又得把命赔进去了。这一声粗口还没收,看见眼前与刚才那个黑袍气场完全不同的人时,又是一句粗,“你怎么来了?!

TBC.
内蒙的外面还是冷的。
抱着哥哥骑摩托顶风,瑟瑟发抖。

评论(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