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ABO】娶个老公带回家①

#乾为A,坤为O,B设定为正常人 古代 狗血一大盆!!!架空背景  巍澜文章整理
#提问箱里问我写不写,这就给你写!
投喂学姐 @喵不易

帝都的八月,正式迈入了三伏天,空气都被热的扭曲起来。而这扔挡不住万巷皆空的局面,无数百姓蜂拥的围堵在护城门通往皇城的官道上,前面队伍浩荡,皆穿着一身赤色,乍看赫然是婚队,可军旗开道,锣鼓与唢呐齐鸣。漫天的喜红色欲要灼伤人们的眼——八抬大轿秀着一对腾飞而起的龙凤,显然皇家是迎娶正室的阵仗。

“三皇子娶妻了!”一个人在人声鼎沸中激动的大吼。

“你是说上月才从西域战胜而归的三皇子?”

大街上谁人不想一睹三皇子夫人真容?一时间人若潮水,官兵差点拦不住了。

前面不知谁喝了一声,轿子驶的更慢了,万民朝拜,无不怀着敬意和祝福之意的齐齐向那婚队前的男人叩首。

这时才看清,穿着喜服御马在前的就是当今圣上的爱子——三皇子赵云澜,此人最爱云游遍野,浪的连皇上都懒的管他。要说三年前西域宣战,边疆百姓日夜受到战火荼毒,大皇子政务缠身,二皇子怂的不敢冒头,四皇子年纪尚幼,三皇子赵云澜出人意外主动请缨,不到一个月便战胜而反。这件事被传的神乎其神,赵云澜也便是一战成名了。

只是那西域统领实在没什么记性,宁死不降,一副要跟朝廷干到底的倒霉样儿。这才有了尽心动魄的雪域一役,三皇子只用三万精兵便战胜了西域十万的浩荡。陛下听后高兴之极,大办酒宴要让京都当个一日的不夜城,举国欢度,为一睹真容的姑娘伙子可绕地球三圈。

只是不知道为何,本属正常人的三皇子忽然分化成了坤子。这个当今最可能继承大位的一颗耀眼的明星,在未引燃战火时就已坠落。

还没等天下把这一声叹息送给那三皇子,京城又传出一条爆炸性新闻——三皇子竟然要三媒六聘的“娶”一男人,最后一项迎亲时,竟然就干脆不回京,在男方家等了个良辰吉日,不远万里亲自把人迎娶进门。

喜结乾坤。

这世上虽然坤子不少,可是男身的坤子在皇家还是颇为少见了,一般这样的情况多半会沦为和亲工具,若是碰到疼爱自己的皇亲还会选个心仪的乾子下嫁。只是这赵云澜做事便带着逆骨,人家坤子都是嫁,只有他是用娶的。不仅如此,还娶了个要犯回来?不等圣上大怒,人家便能把人八抬大轿的从千里之外亲自抬来。

那位便是这几年京城传的风生水起的京城第一富,但时运不济被触怒了龙须,被圣上斩了三族全家发配边疆的沈家——沈巍

据说在没出那档子之前,沈巍本是榜上又名的探花,还受邀去过皇家宴会,有幸得到陛下赏识,人人都说沈家兴旺前途一片大好,说媒的人更是和老字号驴打滚儿门前一样排起了长龙,本是可以光宗耀祖,没承想……

烈日当头,晴空万里。

那赵云澜自是在马上春风得意,一身大红色更是衬得男人英气逼人,喜服又被他穿出了豪情千丈,万丈深情的感觉,引得两旁楼上未出嫁的女子连连捶胸顿足。

怎么这样好的人,说娶就娶了呢?就算他是个坤子,还缺妾室吗?

这边是锣鼓喧天鞭炮震天,井然是盛世的无边繁华景象。

前面驾马的男人连地下高呼千岁的众人都懒的看,却频频因隔着半个车队的大轿子慢了步子,仿佛今生所有的流连都给了那一个人。

“还受得住吗?”赵云澜调头去掀人家车轿的帷帘,眉眼弯成了月牙,说的好不正经,丝毫没有大婚之夜拜过堂夫夫才能正式见面的觉悟。

而且沈巍也不算正儿八百的“娶”,仿佛坐个轿子只是个形式,不过为了图个舒服而已。他也不蒙头盖,穿着的亦是男装的喜服,赵云澜怕是半分都不舍得委屈他,沈巍说东都不敢往西跑,说是想骑驴都不敢买马的。他若是说想继续留在西域,赵云澜豪不介意在雪域建个王府给他住。

对赵云澜来说,在哪里完婚都一样——这个人永远属于自己了。想到这么漂亮的谪仙般的人被自己拐了回来赵云澜那尾巴就能翘到天上,这喜服也顺着他的意思穿了三天,普天之下,没聋没哑的都知道是谁大婚了。

晚上皓月当空,天空星辰闪烁,微风徐来飘来阵阵的花香。

“怎么,还是不想见我啊?”赵云澜与他在皇宫行过礼之后便回了自己的王府进了洞房。这时多少放松了些,葳蕤的烛光映的男人面白的脸上生出了些醉人的暖色,那人披着三千青丝,他垂着眸不语,却在赵云澜眼里成了副画,画中人是天上人,遗世独立,不入凡尘。

“行,不说就不说,那便依你。我可是君子,强买强卖不是君子所为,况且之前你与我约法三章,你总的说咱们今晚如何睡吧?这床老婆你看是三七分啊,还是五五分啊、还是我地上你床上啊?”

看赵云澜一脸正色的说“我可是君子”的时候大美人儿的表情终于有了丝松动,不再寒着张脸了,沈巍心道,你强买强卖的事情还干的不少吗?他暗指硬套在身上的喜服,却又在男人无意宠溺的说着分床的时候动容了。

天下之大,怕是再无一人能知我冷暖喜乐,为我担忧害怕了。

这下放松下来,一股淡淡的荷香弥漫在鼻息之间,赵云澜被这又甜有苦的香气勾的鼻尖发痒,这是坤无意间释放出的信息素,没想到这样柔和。

沈巍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妥,抱着喜杯就要出去。这时碰巧婢女叩门踩着莲步而来,沈巍无奈只得坐回了原处,两个人都坐的端端正正的,像是再审讯一般。

王府家的女婢多是跟了主人的性子,颇为开放,这是竟有刚刚入府的小丫头见此悄悄的乐了起来。

婢女恭敬的把银盘里的枣子、花生端来,并高声道,“祝夫夫二人早生贵子!”

又端来合卺酒,剪子和蜡烛。

俩人捏住袖子,共引下酒后,有婢女递上剪子——结发礼。

“交丝结龙凤,镂彩织云霞,一寸同心缕,千年长命花。”

沈巍看着那两缕头发上跳动的火光不禁想,自己的命运倒是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要与一个王族子弟紧紧联系在一起了。杀父之仇还未报,现在做的事,都太过荒唐了些。

“哎哎哎,你这都跟我结了连理,现在已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了。怎么突突的还拿被子往外跑?这让人看了去不是认为我家暴就是有点问题,这不是叫人笑掉大牙?再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那乾子香气,我断不会像其他坤那样嫌弃你的。”最后越说越没谱,还臭不要脸的冲着沈巍抛了个媚眼。

只是人家美人儿的背后没长眼睛,半晌等的赵云澜腰都快酸了,,他家美人儿才尚了他半个侧盐问道,“三皇子不是向来都逍遥的狠,从不管外人云云这一套吗?难道是鄙人听错了?”

“别别别,”赵云澜半卧在床上,一只手撑着头,一只脚登着床沿,好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你要是鄙人了,我岂不是鄙人的老公?虽说我也不甚在意,可终究不忍心委屈了你。要委屈也得委屈我才是。外人说我如何如何,那都是脑子里的杜撰,我自然管不了的。但若是捎上了你,我想着就应该好好管管了。”

沈巍还从未见过一个坤是像他这样脸皮厚的,人家坤不论男女都是似柳下风,要么似水缠绵,要么如风潇洒,可就是没见过……这样根本不在乎的。他不在乎自己的第二性别,也不在乎出身与何处。他喜欢就是喜欢,想去挑战就敢让七万精兵回城,自己帅着三万精兵杀过去,他就是想护一国无忧,所以就算是战功显赫也不要陛下封爵。

他若是喜欢一个人,哪怕只在三年前瞅过他一眼,仅知道他名字两个字,也会不顾身份性别,不顾他是不是朝廷“要犯”,宁可委屈自己跟皇上磨十天嘴皮子,也要把他带到身边。

TBC.
之前提问箱里有人问我能不能写ABO,写啦写啦。希望大家喜欢。另外为了保证更新我没写大纲,因为真的是都想好了之后就有种文已经写完的错觉。
如果你们能评论我会很开心的!另外月底如果能破两千粉会有个抽奖,自己做的手链!谢谢大家喜欢!

评论(4)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