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升级男友给加薪么?老板fin.

#狗血一大盆 著名的套ana路甲方乙方炮友升级男友的故事 BUG很多啊别问我沈巍为什么会喝酒啊!
#真的狗血预警 没辙啊《Havana》就让我想起了……咳咳咳老脸一红巍澜文章整理
投喂学姐 @喵不易

星华夜店
半夜十二点。

昏暗扑朔的灯光,弥漫唇齿之间的酒气和让人迷醉的香气。

“来跳支舞吗?”一个白衬衫半敞着,领带一车就掉的男人向他伸出手。沈巍来这里实在是被最近的项目搞的头大,来这里消费几杯宣泄一下单身男的还要被事业压榨的苦闷。

这是朋友开的一家店,朋友向他保证他以来绝对会得到他想要的,环境特别适合像他这样的人。沈巍想想就知道他这朋友到底说过多少鬼话,不过第一天来就碰见了个辣的——

从那人的锁骨处望下去——结实的|胸|肌|、人鱼线、紧绷的小腹。沈巍就这么下意识的一抬头,DJ的粉光恰巧打在了男人的眼里,他手里的香槟一松,也不知是不是被男人眸里那极梦幻的颜色迷了眼。

“好。”两个男人牵着手,挤进了舞裙里。

沈巍一开始觉得他会玩儿点温柔的,结果一上来就牵着他瞎转悠了起来。沈巍有比较深的艺术修养,一时也被眼前那种混合着“恰恰”和“交谊舞”的狂野舞种弄昏了头脑。

“宝贝儿,介意跟我在这里睡一个晚上吗?”男人攀着他的肩,脚下还虚浮的踩着舞步。沈巍被他这么近距离的挑逗弄的耳尖泛红,他看着男人脸上全是魅人的醉态,自知也不能跟醉鬼多说什么,“抱歉……”

“美人儿不会害羞了吧,这是要走?”

就这么一扭二扭的,沈巍再起来已经是不知东方之既白。
很显然,他旁边睡的比猪都稳的人就更不知道了。

沈巍无奈,但作为一个社会好青年,吃了人家之后总不能一走了之,他摸出了张银行卡塞到了那人|脱|下来扔到地上的裤兜里,后来又觉得不太好,干脆把掉在毛毯上的衣服全都捡起来整整齐齐的叠在床头,去门外叫了前台刷卡结账以及送上来一份早餐。

“先生,是一份吗?先生昨晚所有的消费情况全都划到我们林总的账上了。包括这位赵先生的。”

听到前面的沈巍还面色如常,一听后面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默默向里往了眼还酣睡着的赵先生,他两只手伸了出来,又露出一片撩人春色。睡相还是挺乖的,和昨晚那个脱缰的小野猫好像根本不是一个人一样。

事实上赵云澜醒了之后,都开始怀疑人生了。以至于大庆叫他下来吃街边馄炖铺的时候,他心里还惦记着宾馆早餐那碗不知道兑了多少氺和味精的汤。

“老赵,你不会被人压了吧?”大庆戳戳他,又把一份合同塞了过去,“瞧瞧这个,老板可真是器重你啊。又是个难搞的项目。”

“卧*,”赵云澜撂下筷子瞪眼“你小子能不能别一大早上就堵心我。吃晚饭再看不行,你赶去投胎吗?!”

“*的这能怨我,你给老子看看现在太阳都升到多高了你他*的怎么才接电话?老子让你在这里吃口早饭已经不错了,甲方的负责人现在已经在去公司的半道儿上了。”

“这事儿你怎么不早跟我说?!”赵云澜赶紧吸溜两口美味的肉汤,“你他*,这不是你的单子你倒是不着急,甲方这次是谁?要来多久,领队的是谁,人多吗?快去给老子打辆出租车。”

赵云澜就在出租车上边翻文件边想,这甲方要求能做到的简直是神仙,看来这次会议有好多地方需要谈了,说不准还是场舌战群儒的大战。可是他这个胸部以下哪儿都疼,不是疼就是酸,除了昨天睡的还算踏实之外,没有任何优点。

俩人前后脚进了公司,这紧赶慢赶赵云澜抬头一看腕表,还是他提早五分钟来的。只是来的时候会议室居然像是全场都在等他们两个人,一进来就遭到了全场齐刷刷的注目礼,赵云澜是个怎么都不会尴尬在那里的人,刚要打个马虎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一抬头就愣住了。

坐在他对面的,立牌上大大写着的“甲方”的人——不就是昨天那个……????

赵云澜的脸没红,但是成功的愣住了。昨天晚上真的只是一个玩笑,他借着酒胆撩男不撩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女孩儿面前他都是异常绅士的,被撩到的男士也从没有跟他发生过昨天那样的情况。

他只想证明自己还是个直的,但是脑袋瓜子里搜索了一圈发现,只有一句“美人儿不会害羞了……”能证明自己是直的,可这个一说出来肯定会被对面的甲方爸爸打死。

“咳咳咳,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们双方为了能精诚合作,先谈一谈合同方案?”

最后的修改方案多达十多处,会议场上基本都是乙方嘟嘟囔囔,派代表让赵云澜按照讨论出来的意思说,甲方沈巍看着他点头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这样反复七八次之后赵云澜竟然有种——这个人会不会昨天泡我泡傻了吧?的错觉,不行,赵云澜想,要是真泡成个老年痴呆,自己是不是还得负全责。

赵云澜有些心疼的摸了摸裤兜里的银行卡,突然知道了沈巍这可能是单纯的想找个人养老。

领导颇会看形势,甲方远道而来,参观龙城著名景点一日游的活动本来是按在大庆头上的,赵云澜是攻坚型选手,他的工作应该是没日没夜的赶项目,但如今忙里偷闲,两个人职位颠倒。

赵云澜看着沈巍那张脸,既觉得养眼,又很头大。
但不要紧,对方只要没说,赵云澜就能若无其事的装一辈子。

一朵玫瑰花好不好看?等你摘下后才发现他是带刺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一日游的大家都心怀鬼胎,下午打道回府的时候,沈巍这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忽然封住了车门,手臂撑在窗上,整个人压了下来,“就要走?”

这句话他能不耳熟吗?!他这带着点流氓的性格扯着个笑脸就接了下去,“哪成呢,这不美人儿在旁边,想走也不舍得啊。”

线充就很尬了,赵云澜一边腾出手机给大庆发消息,说晚餐带不回去了,自己冲桶泡面解决吧。大庆这边赶工作直接用语音怼了回去。

“一边开车一边看手机容易出事故。”沈巍这样一拿手机,恰巧就把这条贼长的语音点开了。
赵云澜的直觉告诉他,大庆绝对不是什么好葱,他的话也绝对没有好蒜,点开了就等于当众行刑。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你他喵的是不是有背着我去搞别的男的了???昨天你不会来害的我们一圈兄弟都以为你被卖了,结果你倒好今天一身红印子就出来了,还睡总统套房你够有钱啊,你有这闲钱你把你那四十平米的狗窝改造改造啊,害的少爷我还要跟你受这罪……”

沈巍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然后噗嗤一声。

这一声笑的让赵云澜十分没面子,他是在别人面前不知面子为何物,但在沈巍面前就不行。

大庆忙到昏天黑地的时候,这个男人终于知道回来了。他以为沈巍是看上了他的美色准备强取之后,赵云澜一说吃的是正宗的烛光晚餐,并且丝毫不觉得两位男士在一起吃这个有什么违和,他觉得这个世界要没救了。

“你脑子被驴踢了?这么多单子还没教会你甲方的请客不是要老板扣你工资就是离你加班到猝死又不远了吗??”大庆想抡起电脑砸他,一想起里面有他奋斗了五个小时的成功又悻悻放下了手。

没想到赵云澜那丫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变魔术似的从腰包里掏出两张交响乐的门票,他既然自己送上门来,我不得把甲方爸爸伺候好了,说不定还能拿到提成呢。

眼前这个男人简直是木马一样的存在,大庆为了自己脑补神经系统正常工作,闷不吭声的把耳边识别到的来自赵云澜的声音都给屏蔽了。

第二天大庆再开门时,迎来的是一只被甲方抱着的赵云澜。沈巍贴心的在大庆的同意后把他放到床上之后离开了。
刚刚还一副“中国好青年,党的好标兵”模样的大庆狠狠往那人身上的踹了一脚,“*的起来,别给老子装睡了,在你家美人儿怀里你能睡得着才怪!作为同一个战壕的好兄弟你都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能公费旅游公司报销我却要这么苦*的赶工作吗?”

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捧着手机喜滋滋的乐,“你懂个球,老子这叫战略性攻略。看见没有?这就是战绩,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领悟到的。”

上面是条微信,他们压榨员工从不心慈手软的老板忽然给他发了条短信,说他这几天劳累辛苦决定减轻一下工作量,顺便放一天假。而那份原本的工作内容甲方大手一挥删减了很多,内容的删减意味着时长可以大幅度的缩短。

大庆决定永远都不想搭理这个男人。

“你可快从你爷眼前消失吧。”赵云澜还在镜子前面试衣服的时候,准备去苦兮兮的大庆一把推开了他,“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就像是个二百五刚刚娶到漂亮媳妇儿的愣头青。”

男人穿着一套西装喜滋滋的出门了,关门前丢下一句,“车接车送三餐管饱,娶个老公我也乐意,你行吗?”

气的大庆拿起一支牙膏就砸他,可惜只砸到了门板,门框也跟着发出了单身狗的哀嚎。

“没吃早饭就下来了?”地下室内沈巍与他交换了一个短暂的拥吻,“一嘴的薄荷味儿。”

赵云澜眨眼,“你喜欢吗老板?”

“喜欢。”

END.
困疯,坚持码了三千。这篇狗血啊大家看看就好。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