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娶个老公带回家③【巍澜 ABO】

#忍痛来给你们更新巍澜文章整理
#A=乾,0=坤前文请走

王府里的三小王爷闹脾气了,跟刚刚过门的媳妇儿赌了气。这不,一整天都不见人在府里,小厮们四处去寻也寻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笑话,赵云澜在某处抱着坛酒,颇为逍遥的想,你们找到本王不是太丢脸了?我要那人亲自来找才作数。

这时已天幕低垂,斜阳似火灼烧着半边苍穹,王府上下没有多少伺候的人,此时全在饭桌旁边站着,罚站似的垂着头,能纳十个人共进晚餐的大桌儿此时菜是摆好了,只是空荡荡的只有沈巍一个人。

男人垂眸瞥了眼堆在墙角好像故意要等他看见似的昨晚在集市上买来的东西,低低叹了口气。但他性子沉稳,坐在饭桌上愣是一个时辰什么话都不说,盯着一桌子的鸡鸭鱼肉干看着。

一直看到旁边的下人站的腿都麻了才装着胆子让管家来说了句话,“夫人您看,王爷这一天都没回府,说不定是昨晚的气还没消,等着您去哄呢。这您要是一出门,王爷也不是那个能耐得住的性格,他是奴才从小看大的,对心尖上的人恨不得天天在手心里捧着。奴才们去都没用,恐怕……”

“知道了。”沈巍淡淡的说。他也不忍心看着管家年事已高还要为孩子操心。他昨天是不清楚赵云澜为何忽然生气,一听管家说倒是有几分眉目了。怕不是看见昨天他救了一少女,那少女害怕躲在他身后的样子恰巧被他撞见才吃了味。

沈巍都不知他是不是动了真心还是该为如此孩儿气的举动发愁。

但他想,等到赵云澜有所察觉那天,现在所有的恩爱情节全部会飞灰湮灭。

“大人,您拿着灯吧。”门口有小厮点好盏桔灯给他,夜色渐深,王府的位置偏于城郊,现四周沉寂,零星居民早已入睡。

夜幕渐沉,一抹皓月当空,繁星闪烁。

王府以南走百来步有片桃园林,现今正是暮春之初,月色如水撒了进来,桃林繁华齐绽,朵朵簇簇好似那粉红的云雾,沈巍老远就嗅到了花香,不由放下手里的灯,悠然向林中走去。

地上铺了厚厚的落花,风一吹还有漫天粉瓣在空中摇曳多姿,这一路走来向花林深处走去,他鼻尖忽然闻到一股酒香,男人心下一动,不由向心中的方向加快了脚步。

果不其然,他们府找的焦头烂额的小王爷正慵懒的躺在桃树的粗枝上,怀里抱着坛酒,一只腿悬在半空,闭着眼眸一副恬静模样。

这不是赵云澜是谁?此时那男人一双剑眉上落了花瓣,薄唇轻挑,也不知做了什么美梦,桃色月色,天地间所有光华好似都集于一身,竟恍的沈巍呼吸一滞。

这人恰似从画中来的男子,沈巍差点忘了要来干什么。

出声叫醒实在扰了这绝美的景色。

此时树上这人打了个喷嚏,酒坛从怀里滑落,男人下意识的一捞,重心没稳整个人也跟着酒坛摔了下来。

“嘿嘿,相公来了。”赵云澜稳稳的被沈巍借住,倒还知道卖乖。

沈巍颇为无奈的看了赵云澜一眼,刚放手让人踩到地上,忽觉后颈一凉,不知是什么东西斜斜插在他的发髻上。

赵云澜眼里本就有神韵,此时眼角一眯更是像只狡猾的小狐狸,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凑到他面前说,“哎哎,别摘啊,带上便是十个仙子下凡都抵不过的美貌。”

沈巍又叹了口气,故意在他前面多走了小半步,“亏得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吃酒,这晚上到底凉,着了凉又得麻烦府上大大小小,你那管家也是一把年纪,这且不说,刚才那地步我要晚来一步怎么办?”

赵云澜一摸鼻子,心道这是自结婚以来沈巍对他说过最长的一句话,心里要美上了天,知道这人怕是凡心已动,嘴上却是颇为顺从的道,“知道知道。让夫人担心了,是我的不是。”

沈巍已经对他变换的称呼没了什么反应,回府之后又是一通忙活才睡下。

第二天他的小美人儿又恢复了一脸淡漠,好似昨天的温柔只是昙花一现。不过这赵云澜也愿意,上了早朝之后不知圣上因何事赏了他,破神气的就去找沈巍,发现那人一袭素衣正在屋里练字。

沈巍练字的时候也好看,仿佛与手中的笔化而为一,整个人都显得有股仙风道骨之气,君子如玉飘飘然,他却带着不染世俗的沉稳。

呀糟了,应该先敲门。赵云澜不客气,坐在旁边的木椅上自顾自的倒了盏热茶,大喇喇的咚咚的灌下去一壶,“今天上朝圣上跟我们说西域流放和战乱之事,我王兄竟然当着百官的面说你的身世,还说要让皇帝把你指给他,我这一看哪对啊,还好机智,没让他得逞。”

沈巍放下兔毛笔,抬头看他,语调还是淡淡的,“他如何说的?可让你为难了?”

“他想要难为住大爷我还晚生了几百年,打的什么狗屁主意我不知道?真当我是个傻子耍,也罢,你家人这一家子的事我还没找个时间好好与他清算清算,这先是打主意到我头上了。我看他今早是吃了太多的脑残丹,脑袋里有根筋搭错了。”

沈巍一时觉得有些好笑,若不是自己在这里,赵云澜恐怕会破口大骂起来,骂的他王兄猪狗不如。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即正色道,“我家人的事,我会想办法处理还不劳王爷费心。只是今日的赏赐又是如何来的?”

今日朝堂之上风云涌动,怎么说都应该是赵云澜理亏才对,况且沈巍原本就是罪臣之子,以正室的名义“娶”了进门实在有些勉强。

“什么你家人我家人的,小巍你说这话就不对了,进了这门就是一家人了。况且你我行过了结发之礼,已是天地间都祝福的一对儿乾坤,你还跟我拘束什么。”赵云澜又为自己倒了盏茶,“圣上无非就是早点想解决边疆这个头大的,我就主动请缨了啊。一个月之后启程。”

沈巍心中惊骇,稳定了心神才道,“你……不必为我如此。”

你生在帝王家,这样的性格妻妾成群,年少边有骄人战绩。若是皇上一日忌惮了你的权力,归隐山林也好。只是为了我参与这场皇室争斗,实在不值得。

“呦呵,心疼啦?”赵云澜挑眉,走到他桌前蹲下身趴在桌面上望着他,“人各有欲,你也别把我想的多么清高。那权高位重的谁都想参两脚……”

“那你可知下面是万千白骨堆砌的,走错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知如何,不知如何?”赵云澜歪头,“况且本王只是下月去西域游玩一圈而已,那土鳖王已被吾军打的早没了士气,讲和或者归顺都只是早晚的事情。你担心那么远作甚,本王还年轻,这种随时要献身的活儿还是得等有了后再说。”

沈巍的脸不自然的红了一下,“你很喜欢孩子?”

“还好吧,”赵云澜站起身拿着佩剑往门外走,语调颇为轻快,他心道喜欢孩子有什么用,拿比得上喜欢你啊。话到嘴边却说成,“本王回房换身衣服舞剑了,夫人可有兴致赏赏?”

这三皇子大婚没过三日京城早就传遍了,说那位夫人出身如草芥却十分讨得王爷喜欢。日日宝贝似的在心头上宠着,上朝的大臣来寒暄,王爷是对家里的夫人只字不提,都说金屋藏娇怕是不假了。
如今皇上又赏了进贡来的奇珍异宝,更是看都没看全给了爱妻,府上人都说二人如胶似漆的形影不离,新婚燕尔的一对佳人倒是过出了百年夫妻才有的和睦来,羡煞旁人。

END.
今天因为身体原因更新肯定要迟了。谢谢大家那么关心我,也谢谢体谅。无以为报,只能努力更文了。

大家也别担心啊,晚上好一点,起码能坐得住在床上敲字了,最难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这不好点了之后立马爬起来敲字了。

谢谢阅读。
希望我的文字能带给您力量心。

评论(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