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我的爸爸是神仙6【巍澜】

#脑洞巨大的梗 我对限流已经无语了巍澜文章整理
前文请走☞我的爸爸是神仙①_       

晚上八点档,一家好几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电视剧里正在放回忆杀,女二焦急真切的说,“你能不能不要再缠着大庆了,让你爸妈剩点心!”

莫名被点名的大庆一脸懵,接着就是赵云澜的一串爆笑。这边还没热闹完,那边湉湉小朋友光着脚丫一屁股坐在赵云澜身边,说幼儿园组织了个活动,要妈妈去。可是家里没妈妈,问谁去。
赵云澜吐槽就你们学校活动多,其他邻居小朋友的幼儿园可安分了,家大人哪有那么多时间来陪你们做游戏。
旁边大庆喵了一声,懒得理这个班上刻薄回家也刻薄的领导,问可怜的小姑娘,你们活动是什么?爸爸参加不行吗?问出口以后他就知道自己智障了。

“你去?”赵云澜捏了一下它的大肥脸,学着电视里女儿娘兮兮的声音,“能不能不要再缠着人家大庆了嘛~”
在大庆要拿肉爪子拍他脑瓜时,小姑娘颇为淡定的抱起了在沙发上学爬的弟弟,免得殃及鱼池。等两个大人闹够了才开口,“老师要教我们逢小衣服,要妈妈陪着。”

沈巍这边正在切橙子,他对橙子情有独钟,无论楼底大娘砍不砍价每次下班路过总要买上一兜,他正在专心致志的切他心中的养生加维生素之王,装着没听见不吭声。其实他知道装也没有用,谁让这是自己亲闺女。

“小巍啊,这活儿你行不行?”赵云澜一张嘴,端来一盘橙子的沈巍顺手喂给他一个。

论谁能在无形之中撒狗粮于无形?就服巍澜夫夫。

“不行。”沈巍想逗他,又喂给他姑娘一个。

沈巍实在是想让他体验一把,被一群婆婆妈妈包围,鹤立鸡群的感觉。

“你不行谁行,我行吗?”赵云澜摸摸自己因为常年不锻炼依靠斩魂使积攒下来的游泳圈,“你看我像行的样子吗???”

第一次看老赵疯狂“我不行我不行”的样子的大庆笑的直接打滚儿,可惜因为太胖始终没翻过来,添油加醋了一把,“我家领导确实不行。”

最后家里一致同意还是沈巍去了,交换是儿子教给赵云澜带去特调处,父女二人出发之前,再三跟他嘱咐不许让侦查科一群乌压压的叔叔阿姨喂东西吃,免得小孩子去特调处溜了一圈,小书包里又是果冻又是糖的,牙还没长全就先坏掉了。

最后沈巍带着她向幼儿园出发,老师教的是简单的缝纫技巧,学着缝个荷包给自己的妈妈,沈巍实在是看着自家闺女的荷包的针脚太多惨不忍睹,拿过来刚想修饰一下,手机一个消息提示,赵云澜:爸妈一会儿让咱们去家里吃,我带着儿子去接你。在门口等我,mua~

一家五口带着大庆去爷爷奶奶家了的时候时针指向六点半,两位老人看着一对孙子巴不得捧着冲上了天。

“哎老头,快快快拿双鞋出来给我们宝贝孙子穿上。”赵太太喊,“你先别切水果了饭前吃那么多你待会儿让我的糖醋鱼往哪儿放啊。”

赵云澜他爸爸是个妻奴,老婆的话是圣旨,连忙为孙子找拖鞋开电视。沈巍还没说什么,赵云澜倒是先看不过去了,“您别这样,家里我们都不管他们,湉湉大了能自己找。”

“那能跟你们家比?在我这儿就得宠着。”赵太太又弯下腰来吧唧一口亲到湉湉的小脸蛋上,“瞧我们孙女,跟云澜小时候多像啊。”

一家子聚在一起,饭便吃的格外的慢。收拾完了之后夜色已深,爷爷奶奶百般的要求下,夫夫二人勉强同意让两个孩子在这里住三天,大庆跟着住一晚上,明早直接上班去。

这下沈巍和赵云澜两个人倒是难得有了几分清闲,他们勾着手在朦胧的月色下散步,抬头望着闪烁的星辰,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过去那段时光。

“一晃,都七年了。”

“是啊,七年了。”

没想到接下来两天的日子并不算太好过。其中表现在三个人窝在沙发里,赵云澜靠在沈巍肩上,指示大庆,“我说你能不能换一个好看一点的节目?”

大庆怼他,“当初你还单身那会儿自己一个人不也美滋滋的吗。”

“那现在跟那会儿能一样吗?”赵云澜觉得拌嘴都拌的没意思,他闺女在那会儿干什么也不老实,常常是沈巍在后面嘱咐着,赵云澜带着她毫无顾忌的疯。

但更多的时候是斗嘴,经常把沈巍也捎带上,面对姑娘的,“沈爸爸这个苹果就是给我削的,他说我是宝贝公主你不是。”

赵云澜会接一句,“呸!我还是他宝贝小王子呢。”

沈巍夹在中间时常被吵的头大,默默去厨房又削了一个。这时大庆都动了起来,家里有毛毯,他们家最小的那只小公子在地上打滚儿爬的飞快,有一次大猫跟着公子跑,湉湉也跑赵云澜在后面追着作势要揪她的小辫子,姑娘没注意一下拌爬在黑猫身上。

肥肥的肉球直接瘫成了肉饼,赵云澜趁机把它这幅熊样拍下了发到朋友圈里,笑了它整整三天。
沈巍毫不留情的在吃饭的时候没收了他的手机,并且慰问伤员给大庆炸了一小罐的小鱼干,从那开始小公子解锁了一个新姿势,动不动就往大庆身上倚,当它是个肉垫一样往它身上躺。小公子跟肥猫处的更好一些,听懂话以后谁说大猫不好都不乐意,赵云澜也不行。这还让死猫骄傲了好久。

这一下两个萌宝都走了,想宠都没了能宠的对象,三个老男人坐在沙发上对着养生节目干瞪眼,都觉得要是没有两个孩子可能早就步入退休生活了。

不过好在难熬的日子没让他们等太久,沈巍难得在迎接两个孩子回来的家宴上捧着手机看了一会儿道,“周六日咱们去水族馆还是野营?”

“水族馆!”

“野营!!”

TBC.
这几天不停的卡文啊卡啊卡的卡到质壁分离。

评论(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