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今天黑袍使回家了吗⑧【巍澜 穿越】

#小说版和剧版穿越的故事 限流严重,大家且看且珍惜巍澜文章整理
#只是为了弥补心中那些小小的遗憾
前文请走
【穿越】黑袍使回家了吗?

赵云澜记得自己是被打晕的,但是一睁眼发现自己正在光明路旁边的椅子上躺着,太阳下山了,建筑物投射出巨大的阴影遮住了残留的阳光。

是让人莫名惋惜的清凉的感觉。

熟悉的景物、走过千万次的小巷……赵云澜怎么会认不出来,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去,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苍白的唇角牵着一抹笑意,正舒适的翘着二郎腿坐在长椅的那一端。

赵云澜想到这是什么场景的时候,几乎湿润了眼眶。他与他终究经历过了很多次的生别和死别,赵云澜寸目不移的盯着沈巍的脸,他不舍得移走投放在沈巍身上的目光,甚至不敢眨眼睛,他怕一眨眼所有的美好都灰飞烟灭,而现实太残酷,对失去沈巍的赵云澜来说,终究是太残忍了。

“怎么了?”男人发觉,睁开眼笑吟吟的看着他,那股安适的样子只属于停留在这个时间线上的沈巍。

如果他知道了后来……赵云澜强笑着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话到嘴边的,“想喝沈教授熬的粥了。”硬生生就变成,“沈巍你……”

“我什么?”男人坐直了身体,很认真的看着他,炙热的眼神里藏着关切和懵懂。这张脸跟很多画面重合起来,每一张脸都是在赵云澜眼前血迹斑斑的模样。

赵云澜忽然懂了当初他刚刚救沈巍从地星里出来,沈巍会如此反常的坐在椅子上说,想念这里的阳光,陪我多呆一会儿吧。

原来,真的是……遗言啊。是不是沈巍那个时候就知道了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看城市里落下的太阳,龙城大学的钟声,天空腾飞的鸟儿和光明路。

赵云澜甚至想揪着他的领子质问他,但他一连目光都不舍得移,一句重话对他来说根本负担不起。

“赵云澜?”谦谦如玉的大教授皱了眉。

“你能把你的吊坠给我看看吗?”

沈巍被他盯的莫名其妙,从锁骨处掏出了吊坠——那果然是闪烁着生命之光的。

“这是一个朋友当初救了我的命时留下的。我欠他的,我跟你说了你可能不信……”沈巍笑了一下,再看向赵云澜时眼里已经是满满的不舍。

“沈巍,你不欠我的。”

难过的笑容措不及防的僵在脸上,沈巍盯着他怔了好一会儿,无数的辛酸和痛楚掀翻在心头,他已经预见了未来那场浩大的别离,他对谁都不能说,就像亲手拿着匕首插入自己的胸膛,他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委屈、受伤。

但不代表,他不疼啊。

“噗嗤,”男人似是卸下所有负担一样重重倚在椅背上,闭眼的时候抬手把他珍藏了万年的吊坠拽下,再睁开眼时,面庞却又清泪两行,“有一个人告诉我说,有一个你从未来而来,过来寻我。我要把这个交给你……”

赵云澜的心被狠狠的扎了一下,他接过了还带有那人体温的贴身之物,宝贝似的把它放在自己的心口处。
眼前的男人忽然迅速的老去,脸上有了皱纹,头上生了白发,他的声音变得微弱而喑哑,“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赵云澜,我……我找了你一万年。有人跟我讲……你愿不愿意用你的命换他的……即使你……你本身功力大损……伤痕累累。”

“我说我……我愿意,”老去的沈巍用力的咳嗽了起来,“他还说如果……结局无意开启了时间虫洞,那就必须……改变它。”

无数的枯叶旋风围绕着沈巍刮起,赵云澜张着嘴,他却不知道说什么,他徒劳的伸出手,看着即将消散的人无能为力。

又是那种让人绝望的、无力为力的看着爱人惨死眼前的感觉。

“一万年,什么时候……见你哭过……咳咳,”他眼前的男人真的变成了一个风年残烛老态龙钟的人,只是他的眼神还是热切的带着深沉的爱恋,“好好活下去。”

风一吹……赵云澜的眼睛又酸又涨,男人伸出手狠狠的揉眼,几乎要把眼睛揉出来,也再揉不出一个沈巍了。

刚才还跟他坐在一起闭目养神的沈巍,现在只剩下一片枯叶。

他跌跌撞撞的飞奔似的撞开特调处的大门,顷刻之间安静极了,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大家纷纷无辜又差异的看着如此惊恐的领导,画面像是被定了格。

“夜尊呢?”赵云澜看着他们一脸‘你在说什么啊’的表情,大吼道,“我问你们夜尊呢?!!”

大家看他一副提刀随时准备跟别人拼命的架势,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可怖极了。

“我他妈问你话,夜尊呢?!”赵云澜提着大庆的背带裤,眼眶猩红的嘶吼着。

“卧槽老赵你得失心疯了吧?!夜尊是什么玩意儿你小说看多了……吗?”大庆呆住了,赵云澜像个提线木偶般的跌坐在沙发上,再看脸上已满是泪痕。

那就像是个永远找不到家的浪子。他在冰冷的海里瑟瑟发抖,他回头,他拼命的向对岸游,可是等着他上岸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了。

“怎么回事?”祝红惊呆了。

“领导……赵处……不会不会、中了邪吧……”郭长城拽了拽楚恕之的袖子。

而这边, 此时另一边的世界动荡,整个苍穹都变成了无底的漩涡。

“哈哈哈昆仑,玄牝已开,就算你有通天的能耐,看你能如何!”有一人仰天长啸。

那昆仑盘腿坐在山巅之上,满脸的轻蔑,“哦呦,这就算你们的‘终极武器’了?不错,为了能杀我,这个东西都能找到。”男人一眯,神色冷冽,声音都带着股威压,“那你让天下苍生之于何境?!”

“哈哈哈哈,昆仑啊昆仑。你终于舍得从虚空之地出来了吗?现在那个世界里沈巍已死,你已无回天之力了。天下苍生?这世上因灵气不足消散而亡的妖有多少,有多少修炼未果走火入魔的你知不知道?!你无辜?你真的好无辜啊!”

昆仑君头顶的黑色旋涡宛若恶魔的血盆大口,他却毫无畏惧之色,泰坦自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万物之源的玄牝之门?昆仑尚且不知道它威力如何,看来之前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等今天。

“噗嗤,”云端之中的男人淬了一口,“哪儿来的奇葩定论?你们这些天界的老古董恐怕都不知道什么是手机吧?擦亮你们的狗眼看看这地球,现在流行一句话,没了谁地球都照样转。杀我能解决什么问题?当初我答应蚩尤庇护巫妖二族已是开恩,神魔大战时你恐怕还光着屁股跑呢吧?哪儿来的这么多屁话。”

“你你你羞要欺人太甚……”那人被气的喘不上气来,“斩魂使就困在这门后,沈巍即死他的肉身神识也出不来了。你当初强行提他神格就是逆了天道,现在也算为这天下讨个公道!”

“哦豁,说白了就是嫌我活的太久占内存,想把我强行删除呗。你觉得你那点下三滥的伎俩能把我老婆困住吗?就没想过若是平行世界的能量团稳定,那时你该当如何?现在众神齐聚,妖族三大家就在山下看着。你们可别到时候玩儿脱了,面子上过不去。”昆仑讥诮。

TBC.
完结倒计时了。我……应该能甜回来的。

评论(7)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