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你的室友一直对你有非分之想,你不知道吗?FIN【巍澜】

#大学paro 投喂学姐 @喵不易 卡文严重到我都不想吐槽了
巍澜文章整理

楼道里的灯明明灭灭,家里的表指针指向十二点时,门终于被撞开了——一个男人缠着另一个撞进屋来,

人们都说最烦烦在你有个猪队友。跟沈巍合租的这个男生是跟他一个学校的,只是主修的科目不一样,刚开始沈巍还对他挺满意,后来就发现这人勤快装不了三天。

今天沈巍特意熬了醒酒汤,看着时间在沙发上打哈欠,直到接到了赵云澜他同学的电话——受累来接一趟吧,麻烦了。

接回来的人就是这样,两个男生体型相当,进了屋以后沈巍刚刚对沙发上乖巧的看着他笑的人说,“你坐在这里,我给你端汤来。”

说完去厨房取了汤就没人影了。沈巍看着家里七扭八歪的家具,还没来得及无奈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句,“艹!”

厕所里的人大吼,“哪个兔崽子把爷爷的裤子系成死扣了!”沈巍几乎是下意识的疾步向那个方向走去,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的手已经敲在门上了。

接着就听见很小的洗浴间里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沈巍敲了三声里面的人都没反应,干脆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其中的过程当然非常的一言难尽了,最后俩人搂抱着从里面出来,赵云澜是酒劲没过去,只有沈巍红了脸。

要说他们两个擦枪走火过很多次,宿舍里互相帮忙都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要在混乱的时候无意的把人家摸硬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沈巍很会照顾醉鬼,这一点在温柔耐心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但纵使再不温不火也不能对现在这场景无动于衷,连赵云澜都难得乖了一小下,重新靠在了沙发上之后,却在沈巍要去端汤的时候拦腰把人拽住了。

“别闹。”

“你他妈觉得我在闹……”醉鬼软软的头发无意的蹭了蹭他的侧腰,“那你邮箱里那封匿名的表白信也他妈在闹?”

喝醉的人下意识的会秃噜出来好多不该说的,饶是赵云澜这么精明的人话一说出口就悔了。

“你看我的……?!”

赵云澜很久都没喝的醉到这种地步了,他之前醉的多半是自己装的,装的让沈巍多分点注意力在他身上。赵云澜毕业之前找的那些女友也是多半是装的,双方都是好聚好散,谁也没有投入过太多的感情。

别人问他你皮相又好,成绩又好,怎么老分呢?看你这也不像是不会讨女孩儿欢心的主儿。他回答,没遇到一个称心如意的。

他能暗地里为沈巍做过很多事情,到头来连一句回答都等不到。

饭桌上即将毕业的一群男生调侃他,“哟,隔壁系的高冷学霸还没追到手啊?我还以为按照你的性格同居之后就会把人吃抹干净呢。”

“老子是那种人吗?”赵云澜灌了口酒,五分的调笑十分的讥诮,“人家可听话了,家里让去相亲就去相亲。说什么父母之言媒妁之约。没碰上个对眼儿的就相亲的姑娘了……靠!”

最后他已经喝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一群兄弟架着他走在月色清冷的大街上,就见他列表里躺着的“小男友”十万火急的赶了过来,大学霸向来的冷静从容,不由分说的脱下风衣裹在醉鬼身上,边裹边低低训斥着,“看看你穿这么少,感冒了怎么办,干脆课一起请了,都别上了……”

众人都看见眼里,刚走摸出手机给赵云澜发消息。

事态没有想到会演变到这种地步,“当——”的一声不知道是谁的手机滑了下来,沈巍冷漠道,“先把汤喝了吧。”

平常这种情况沈巍总会磨磨叨叨一小会儿,直到赵云澜笑着听到举手投降说你说什么都对下次都听你的他才罢休。可是现在那人什么都不愿意再跟他说了,赵云澜一阵闹心。

听见手机掉了,沈巍把他摆到他眼前之后兀自捡了起来放到茶几上,无意间瞥见亮着的屏幕上一条QQ的消息提示——

“快毕业了我说,他对你有意思,抓紧时间表白吧,啊?”

又追加了一条,“我说你就是怂吧,忙完毕业论文的时候挑个好时候带人家去个小姑娘都喜欢的浪漫的地方,再单膝下跪来一束玫瑰,这一套就成了。你也长跑四年了,抓紧啊。”

赵云澜一碗醒酒汤下肚之后确实清醒了不少,可是眼前的沈巍迟迟没有回头看他也没有动,好似整个人怔在了这里,活像个木雕。

“沈巍……你能不能扶一下,嘶,头疼。”这是他惯用的装傻套路,只是这次男人闻言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冷冷的撂下一句,“你自己好自为之。”

不轻不重关上了房门,倒是狠狠砸在了赵云澜心坎儿上,彻底让他清醒了。

“卧槽……?”要么说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爸竟然半夜给他打来了电话,“你这小子是不是又出去鬼混了?!给你联系到了美国读研,现在就差你本人签个字了……”

“好。”他儿子的声音头一次像泄了气的皮球。

赵云澜觉得天旋地转,一个名为现实的魔鬼敲着他的脑袋笑骂,“该醒醒了。”

两人这样一晚上谁都没搭理谁,赵云澜睡了一整宿的沙发,早上十点,家里早没人了。他现在头不仅昏昏沉沉的,鼻子还被赌住了,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对的地方,他什么都没吃,简单收拾了收拾走出家门。

要么说人要是一倒霉起来,喝口水都能塞牙缝。刚出小区他就被一群人堵住了。

沈巍知道赵云澜躺医院的时候正在上下午第一节的公开课,手机铃从有声调到了震动,又从震动调成了静音。同桌看他的状态明显不在听课,拿着笔戳了他一下,“接吧……?”

沈巍抱歉的看了一下她,一翻开手机五个未接来电。去教室外面接电话的时候,对方竟然不是赵云澜——他的心莫名的咯噔一下。

“哎,您好。是伤患家属吗?”对面是一位女士,“他被人打伤之后昏迷不醒,在XX医院里需要一笔医疗费。”

沈巍都忘了自己是以什么状态出的校门,据目击者称他那天脸阴的非常可怕,不知道的以为要世界末日了。

通往医院的路意外的很长,年轻人不停的看表,看着拥堵的街道和听着让人焦躁的鸣笛声,无数个问题洗脑一样的在脑海里不断闪现。

——他怎么样了?伤的昏迷不醒?昏迷不醒是多重?

——我当初为什么不赌气的在家里多留一会儿?明明我上午没有课……

——恨不得陪在他身边。

沈巍匆匆付了钱,拿着包跑到了医院。他赶到对应的病房前透过小窗一看赵云澜正生龙活虎的跟来换药的小护士谈笑风生,一瞬间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赵云澜看到他时忽然就正经了起来,整顿了一下病服摆出了一个十分标准化的笑脸——好像是一个等待着老师检查的孩子。

这样子逗的护士小姐一乐,她知道肯定是心上人来了,临终前端走了药盘说,“你这伤可千万不能沾水,有半个月就能好利索。”

赵云澜看着沈巍的表情变了又变,又生气又心疼,他得个便宜卖乖,“别担心,瞧我这不是好好的?就是摔着了腿,护士夸张了,其实没什么事儿。”

“伤哪儿了?”沈巍懒得理他,眼跟扫描一样在他身上扫着,关心的蹙着眉的样子让赵云澜心头一颤。

“给你放点钱,”沈巍看着他脚踝的石膏语气难得有了松动,“我先回去上课了。”

“不是,”赵云澜不乐意,“怎么又想走啊?老子为了你打架受的伤,结果你就拿钱来应付我?”

“你说什么?”

“没听懂啊,那我再说一遍。暗恋你的派了伙儿人来揍我,录音让我承认跟你没那种关系,回去好跟那女的解释清楚,继续纠缠你。老子是为了你打架受的伤,沈巍你要是嫌我说的还不够清楚……”

沈巍不敢回头,甚至不敢扭身,整个人呆在了那里,不知道作何反应。

“得了,我又不是那种侨情的人。背我回家这事儿就算完。”

没想到一向很爱面子的沈巍真的半蹲下来,赵云澜飞速的四下看了看,又飞速的在人的脸颊偷了个香,“开个玩笑逗你的。但是这个不是开玩笑了,沈巍,你不会告诉我你对我没意思吧?”

沈巍看着那张略显无辜又耍赖的脸,赵云澜是第一个让他无可奈何的人。

他又想起了俩人合居的四年里,曾因为一场球赛枕着对方大腿迷迷糊糊等到凌晨,曾互相因为对方的事情推脱了社团的聚会,也会因为晚餐是定外卖还是熬粥而大吵一架,从315吵到了养生堂。

这是一段该被彼此接受的姻缘。

于是那个谦和温润的男人低垂着眉眼,微笑着说,“好。”

“那你是答应许给我啦?”

“嗯。”

END.
怎么说呢让我扣了三次键盘卡文严重……最近限流严重,大家且看且珍惜。
跪求评论啊谢谢❤❤❤❤

评论(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