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这个神仙有点潮【巍澜 沙雕】

#吃饭的时候看到对家挂在窗户外面的裤衩有感 不正经特别不正经巍澜文章整理
#非常喜感的一个脑洞码出来大家分享 最近限流严重大家【且看且珍惜】

大庆摆尾巴来告诉他天界最近举办了个“朝忆夕拾”大会,让年龄超过五千岁的神仙都去聚一聚,增进一下彼此感情。

“那群老古董也会现代这一套啊?文绉绉的跟什么似的,感情就是个加强版的同学聚会呗。沈巍你去吗?”

正在看书的沈巍点到命,看了一看赵云澜的眼睛略加思索了了一下,“恩,去吧。毕竟一开始掌管十万大山,有很多帮过我的。”

俩人草率的收拾了一下到了昆仑山后的瑶池,别看外面风雪茫茫,瑶池境地真可谓是世外桃源,莲花映日别样红,仙雾缭绕,有种土豪又脱俗的感觉。

“请您报上姓名,可是有大人的邀宴函?”白玉桥前的小厮弯腰拦住他们。

赵云澜皱眉了,他看见其他神仙都是丢了祥云哒哒哒的有说有笑的走了进去,怎么唯独拦下他和沈巍?二人对视了一眼,在他拿出镇魂令牌证明身份的时候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俩穿的太猎奇了。

至少是眼前这群穿着大褂长袍仿佛活在解放前的“大神”们相比,他们应该算是当时留样归来的“先进份子”了。

不巧没走几步,就听见一个青衣的神仙炫耀道,“嘿!你不知道吧,这玩儿新鲜着呢,两个镜筒,一个看大的一个看小的……”

赵云澜侧耳一听,大仙们聊的基本都这个内容,说东海龙王怎么怎么样,它家小女儿一哭哪片儿又洪涝了,哪家又发生地盘争斗了,撞出了地震。唯独没说十万大山,这万年来没有什么幺蛾子。

按着辈分排赵云澜是C位,沈巍陪在旁边,但是因为二人在人间太久,再加上这山几万年都不塌一个,搞的俩人很无聊。

但是赵云澜是个能无聊住的人吗?当然不是。

据说那日赵云澜回来之后参加的神都叫土地当地采购了“手机”,土地一下买了好几百个老板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以为他要|非|法|传|销。这个年头土地神也不好当,总之一场聚会之后每位神仙都会玩微信,并且抱着手机乐此不疲。

他们甚至建了个群聊名为“夕阳能比朝阳红”

赵云澜天天在群里发红包,他自己发自己抢,要么就是拽上沈巍他发沈巍抢,每天秀秀他家沈巍秀秀人间的3D高科技不亦乐乎,很快撺掇的那群老神仙也想去凡间逛一逛。

天界众人表示:几千年还没看过这么多人下凡跟小饺子一样,积极踊跃连折损修为都不带眨眼的。

很快赵云澜家里就被挤满了,挤满了各种自带“仙气”的油腻大叔们,有些跟沈巍是旧相识的,不过旧相识也是有个千八百年的没联系了,见到沈巍这身居家的短裤露肉的睡衣大呼不妥,“斩魂使……虽说有昆仑君你也……你也……”

在他们印象里这跟那个冷面无情的斩魂使相差甚远。简直有种三观被颠覆的感觉。

这是保守派,其实赵云澜给选的睡衣却是带着本人有的那股天下唯我风骚的既视感,沈巍现在是习惯了,毕竟他第一次接触的时候也是羞的想跳海,跟别说这群老神仙了,沈巍这身装束对他们来说简直是视觉和精神的双重打击。

还有的先进派,迅速消化了之后开始调侃着他跟赵云澜的前世各种恩怨纠葛,“要我去月老儿那给你们牵个红线吗?你追了昆仑万年,现在终于开出个花儿了……”

接着是唯旧派,他们这波人既不跟沈巍聊也不跟天马行空的赵云澜聊,组个观光团儿围着人家家里挨个儿的拿着家具看,边看边吐槽,每次槽点都特别的新奇多样。

“哪有个四圣该有的样子……也不懂得风雅……”那神不知碰掉了什么,一沓的照片滑下来,每张都是大庆给拍的巍澜二人婚纱照亲嘴的高清大图,大庆在旁边默默捂脸,好像已经预知了这位神会忽然心肌梗死。

他现在脑子里一定一片羊驼呼啸而过,昆仑君什么地位,斩魂使又是什么地位?而他的思想估计还停留在“男女授受不亲”的阶段,更别说男男了,大庆都会觉得这一群封建大叔要是看见巍澜二人当众秀恩爱会厥过去。

总之是赵云澜比沈巍更有些人缘,他这人说得开,肩上没了十万大山之后整个人都显得开朗了许多,一群大叔正围着赵云澜唠嗑的时候,他不忘一把抓住进厨房的沈巍,当着众人的面小小的暧昧了一下,“老婆你歇着去,我来招待。”

沈巍瞥了一眼面如菜色的众人,推了推眼镜,“你别太过。”

“现在的神仙啊,就是太缺乏实践知识。瞧瞧你们的眼神,啧啧,思想还都停留在上个世纪吧,”然后赵云澜当众给他们变了个戏法——冲泡面。

还是用他的冲面利器,沈巍觉得赵云澜这是想毒死他们,自己坐在沙发上好像预见未来似的叹了口气。

临走前赵云澜手把手教会了每个人用支付宝美团外卖以及淘宝。

虽然神仙都觉得沈巍的家居服有辱斯文,但都瞧瞧的派自家的小厮去买了背心裤衩,没人的时候躲在大树底下刷刷手机顺便叫个外卖——

于是后来的一个月邮递小哥总能接到很多莫名其妙的单子。

END.
一个很傻乎乎的小段子23333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