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娶个老公带回家⑤【巍澜 ABO】

#乾=A 坤=O 此章雷点甚多 大家注意避雷
#这章仍旧卡文卡到抠键盘 最近限流严重走过路过点个关注吧心疼一下小可怜儿

巍澜文章整理 沈巍,再撸我毛要秃了fin☜浏览量太低了拯救一下

他们在说什么?沈巍意识再清醒的时候已经被人接回了府上,有小厮伺候着休息了三天。算他能再睁开眼睛已是第三天。

屋外有重兵把守,三天了。沈巍不懂赵云澜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那天刺杀他的并不是赵云澜?不可能,那样凌厉的剑锋,那样……

“咳咳咳……”沈巍拧眉,这一次伤的彻底,估计把个月恢复不过来。

“大人您可醒了。”小厮推门进来,端来了膳房里新做好的点心和一碗皮蛋瘦肉粥,“您不知道您没醒的这几天我们家王爷多惦记着您,一整宿一整宿的没睡……”

“就你话多!”来人迈着大步子给了小厮脑门儿一个脑崩儿,小厮很配合的,“哎呦”一声,“小的不敢了小的不敢了……小的先撤了,王爷您和夫人慢慢享用。”

“算你识相。”王爷浑身都带着股桀骜不驯的样子,一撩衣摆顺手捞起一碗粥盘着一只腿坐在沈巍对面,道,“夫人好点没?伤口可还疼?来张嘴,为夫喂你。”

沈巍看着这张脸,忽然想起那天凄冷的月色之下,这个男人用怨毒的目光盯着他说,“一介书生,舞剑舞的这样好,演的一出好戏……”

——秘密就在这王府,想要?杀掉他。

这几乎已经成为困扰沈巍日夜的心魔。

“你……”沈巍开口,垂眸道“我犯下了重罪,你是如何……?”

“你又没错。”赵云澜挑眉,眼里全是笑意,“你可曾怪我?”

“怪你甚?”

“那夜有人偷袭王府,我还把侍卫全调走了。那人扮的很不像我,也不知哪丫的出的馊主意,你倒下之后便把人都抓起来了。至于是怎样救你出来的,真想听?”赵云澜吹了吹勺子里的粥送到心上人的眼前。

沈巍要自己来,赵云澜不让,他小心啄了一口,点点头,发了个鼻音,“嗯。”

“刺客入狱背后要牵连一大堆人,圣上本来要当即判你死刑,说什么那老头子又不信。我急中生智,只好说了一句,‘本王怀了他的孩子,若要杀他,岂不是成了遗腹子?况且我跟他心心相惜,已是一对儿乾坤,失了乾安慰的坤,还要带着个娃,没法活喽……”

没想到沈巍听到第一句没忍住,差点喷了出来,雾蒙蒙的眼睛小鹿似的瞅着他,“你有……你说你有……???”

“没有没有没有,就糊弄一下他。”赵云澜微笑,连忙摆手。

“赵云澜你不要命了,欺君之罪其罪当诛!你……!”赵云澜没想到沈巍会这么激动,一下揪着他的领子恨不得把他从床上提留起来,谁知一着急牵动了伤口,只好又松开手攥着拳头咳嗽,咳的一张俏脸生生的憋红了。

赵云澜也一肚子的委屈想要怼回去,但那毕竟是他心肝,宝贝儿的一句重话都不敢说,现在更是一颗心就揪了起来,“宝贝儿宝贝儿别激动啊,下次都听你的都听你的,小心伤口,你看看又裂开了……”

他扶沈巍靠正,伸手去|解开|他的|外|衣,早上新换的纱布果然绽出一朵血花,赵云澜一皱眉,刚要抬头训,就看见沈巍认真的盯着他,莫名其妙的直觉轰然在赵云澜心底炸响,只见男人一只手把他紧箍在怀里,一只手扣着他的后脑勺狠狠的|吻|了上去。

——介书生舞的一手好剑,真是演的一出好戏啊……

——我说的没错吧?今日我不杀你,终有一日你会反咬我一口。

这一吻浅尝辄止,但赵云澜似乎觉得自己的嘴都要被对方咬流血了,才松开时就见那人轻轻吻了吻他的眉间,道,“别皱眉……”

“得君如此,若是你有一朝提剑来杀我,我也甘愿死在你剑下。”

俩人这一闹都没了喝粥的兴趣。赵云澜见沈巍的眼神又暗了暗,连忙护住嘴,“夺走你初吻是我的不对,但是夫人我漂亮的嘴唇并没有错啊!求别再啃了……”

这句话说出来沈巍觉得自己一个名为“男人的尊严”的东西咔嚓的碎掉了,稀里哗啦的。又被赵云澜这不加掩饰的表达方式撩红了脸。

“还是先说说圣上那边你要如何解释,圣上肯定会再派御医来亲自问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项上人头一颗,他若要便过来取。”赵云澜坐在他对面潇洒的说着,且一脸带着些轻蔑的风轻云淡。

“你怎这般不惜命?”沈巍被他气的皱眉,赵云澜也学他偷偷在那人眉间吻了一下,神色暧昧,“喏,这不是有人替我疼惜吗?”

“哎呀逗你的,”赵云澜正色,随即又摆出个笑脸,一出这表情沈巍就知道自己又要成为小王爷戏耍的对象了,“皇上答应我等你痊愈之后再来诊脉,陛下的确对皇室子嗣极其看重,所以若是这样……夫人我们要不要一个?”

“半月之后你还要动身去西域,咱们要不让御医打个马虎眼……你若是真的……西域又冷,车马劳顿,还要血战沙场,怕也是……”

见沈巍稳重淡定的时候多了,这样带着小犹豫的可爱模样倒让赵云澜喜欢的紧,嘴上却佯装正经,“我已经连累一位太医了,你不生在帝王家可能不甚明白,空中这些尔虞我诈的作弊手段比比皆是,皇妃一个我有了,我怀了,皇帝又不能各个都记得那么清楚,身边总要有个能信五成话的人。况且若是再拖一个人下水,怕要连累人家九族,罪过就大了。”

沈巍在这事上不愿意多讲,毕竟现在事情环环相扣,有个随时要来要他们命的不说,还有个潜在的麻烦没有解决,他只觉得赵云澜这样的做法有些随便。

可是太医要来问诊的事情并没有向后推迟。

TBC.
真的暗戳戳的好想养猫啊好想养啊养啊养啊养。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