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人间雪 正文完结

#今天依旧尝试着完结2333巍澜文章整理
#虽然没什么人看吧QAQ最近限流严重关爱写手人人有责啊!
前文☞  人间雪③  人间雪④   完结上
顺便打个广告☞ 婚姻感情师的脱发危机fin.

无垠墨色之中,黑袍男人伸手触了一下前方似乎并不存在的结界,结界如水波一样漾去,男人留恋的向后望了一眼,义无反顾的迈入结界之中。

“呦,舍得来啦?”困在大封之中的人语调轻佻,“没跟你那心上人,拜了天地再来?你这样可真是没心没肺啊,你放心,赵云澜的性情我知道,说不定再过了十天八天,你亲手封着我的结印就会被他破掉。”

原是前几天龙蛟大战三天三夜也没分出胜负,皆是伤痕累累,那恶蛟忽然道若是你能答应我一条件,从此我魔族再不犯人间。条件是你要与我归本源。

他便是要龙君入魔,龙君望向那血染的大地,“容我四天光阴,与他道个别。”

以至于最后赵云澜问他何时是归期,他只说了八个字,天地合时,山无棱时。便是说,归期不可期。

“原来你是打的这么个算盘。”沈巍在无尽的黑暗中坐下,“你怎么笃定,他一定会救我出来。”

“哈,”恶蛟轻笑,“这是千年来都未变过的,无论为人还是为神,千年前他甘为你诞下一子,你怕不是对自己的魅力值有什么误解。”

“我也笃定他不会进来。”沈巍沉吟,他便是料到了这种境遇才会把孩儿留给他,也当做是牵制他的筹码,“他不会置天下于不仁不义之地,若你动了这条心,干脆不要白费劲了。”

“我是不是白费劲,你等着瞧。”

百里外赵云澜等到他炊事儿的来他帐里催了好几遍,说再不撤军恐怕饿死的人比伤亡的都要高。赵云澜听的不耐烦,他中日站在帐前望着昆仑皑皑白雪,试图寻找着那抹熟悉的玄色龙影,但是没有,甚至连一位穿着玄袍的男人都从未出现过。

他好像,根本就没有来过一样。

赵云澜在原地等了五日。大军的粮草也足够支撑五日,第五日他牵着孩儿的手,调来一队驻军往昆仑山里走,其余的人原路撤回。

最后的一段路,赵云澜让所有人都站在了外面,自己一个人迈入沉沉的积雪之中,人界与魔界的交汇之地,一片荒凉。

“你安心在这里,有生之年,只要我有一息尚存,都会来陪你。你让我等你,等啊。”赵云澜冻的嘴唇发紫,他何等聪慧之人,怎会不懂这利害之处。

但他怎么也算不到,他日日夜夜盼着的心尖上的人,正在结界的那一边靠着,与他的距离三寸。赵云澜看不到远方,结界的那头是茫茫无边的黑暗。

任谁都无法跨出的这一步,从此便是天涯海角,像是隔了一个世界。

“寻到了。”老翁笑,那人不解,老翁便赠他一句诗。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后来有人说,人族班师回朝,人族族长带回来个小孩子,与族长有七分的像,族长日日放到心尖上宠着,有人道这大概就是未来的小王上了。宫里一干人都好好捧着,可是他们大族长却日日愈发沉闷起来,有一日自己研磨执笔丹青铺开宣纸,批完奏折哄完小王子后一坐就是一个通宵,转天寝室里挂着一幅画,画上一男子站在月色和雪色之间,一身玄色,却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绝色。

人间昌盛的第十个年头,新王登基,只留了亲信扶持,赵云澜一个人要云游遍野,说自己出生这四十载,还没能好好看一眼麾下这大好山河。

“我要去寻一人。”男人为自己倒了盏茶,“那人霁月光风,我们相识十多年,从不敢忘了他。”

“也或许是我忘了前尘种种,他生我气。我要把他哄回来。”

他一走便是百年,从此再无音讯。

十多年之后据说一人在乡间一茶馆看到了带着斗笠的老翁,老翁满头白发。

一人说,“先王痴情,如今寻心上人寻了半辈子,怕是……”

END.
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
有人想看前尘吗????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