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你老公会按摩吗?fin.【你咋天天那么多事儿啊系列之】

#颈椎要把我磨的神经了 疼啊 头疼脖子疼 投喂学姐 @喵不易 巍澜文章整理
★最近限流严重,关爱写手关注留评人人有责啊!
#每次都要起这么沙雕的名字来争取浏览量啊(*꒦ິ⌓꒦ີ)

赵云澜最近总头晕,不仅头晕还有轻微的喘不过来气。

“不会怀了吧?”大庆趴在扶手上隔岸观火。

“怀你大爷!”在沙发上仰躺着的男人闭目养神,一个抱枕就丢了过去,“别跟沈巍说听见没有,要敢跟我家宝贝儿说没收你一年的小鱼干。”

估计是地府出事了这几天沈巍经常忙的不见人影,他那边还是赵云澜帮他请的假。

“得得得,您是领导您最大”大庆懒得搭理他,换了个姿势屁股冲着他睡觉去了。

赵云澜也有点蒙,自己是个男生按道理讲没有气血不足这种现象,在家看完文件之后刚准备起来就露馅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男人难得在家,结果就看他当着沈巍的面控制不住的跌坐了下去,幸好下面是沙发,他眼前一花,心想凉凉了。沈巍还没见过这阵势,一把馋住他把他的头轻轻揽到怀里,沈巍低头问,“哪儿不舒服,是不是趁我不在又熬夜了没好好休息?”

赵云澜觉得委屈,现在被老公这么一搂更委屈了。他本来就是个戏精,哼哼唧唧着硬是出了点要哭的鼻音,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十分憔悴的说,“我……”
还没等他用完苦肉计,大脑嗡的一声,头直直的就要往前仰,那个时候赵云澜真的觉得自己要晕的厥过去了,不省人事了。

“怎么样了?好一点带你去医院”沈巍一边护着那人的头,等晕劲儿过去了之后只见一向坑蒙拐骗的赵影帝乖乖闭了嘴,脸色苍白,“只是晕……嘶宝贝儿我真是冤枉啊我。”

“先别乱动,休息一会儿。”沈巍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语音温柔,赵云澜很受用。其实那股劲儿过去了之后,除了声音有点虚也没有什么别的不舒服了。

但赵云澜这个人就乐意让沈巍宠着他,再加上有了“病号”加持,恃宠而骄啊,趁着是月黑风高的晚上,愣是让沈巍抱着他取车的。

天地良心,这是沈巍自己说的,赵云澜只是答应的比较快而已。沈巍一把抄起一米八的他心里永远的大男孩儿,出门前又把风衣盖住他身上,看着那人靠在他怀里偷笑的脸只得无奈的叹气。

谁让是自己的老婆,怎么都得宠着。

去医院检查了好一阵,最后拍了个X-RAY一看是颈椎弯曲,是低头族常见的颈椎病,老大娘一边看着方子一边语重心长的教导,“现在这些年轻人啊,你这个岁数不算什么,上班看电脑下班晚手机,这样啊老低头老低头,去拿个颈托儿,国外啊好几百这个便宜又方便……”

沈巍一直坐在旁边的病床上默默看着,一直憋笑着看着自家对象面对中年大娘絮絮叨叨的苦瓜脸,但医生套颈托的时候实在一个忍住——噗嗤。

惹来了一个幽怨的眼神。

“带上之后就不能乱动了知道吗。”大夫又把颈套勒紧了点,“你肩膀都是硬的,最好去做一下按摩和针灸……”

说是颈托就是把你的头固定在一个高度,整个脖子围住一圈白白的塑料泡沫,咋一看像高位截瘫。

和沈巍想的差不多,一上车赵云澜就把颈托给扔了,估计心里已经问候了颈托的祖宗十八代,语气凶狠,“这个玩意儿又热又勒的晃,看个台阶都看不了,不能动要赶上木乃伊了。走在大街上多丢人啊,好歹我也是特调处处长,他们那群白眼狼笑我不说,小鬼都该觉得我是脖子要保不住了,天天囔着特调处要亡起义了怎么办……”

“你还好意思说,”沈巍开车,存心逗他,“再晕不抱你了。”

赵云澜知道他是骗自己的,还愿意装瞎的左一个宝贝儿右一个老婆的哄着,哄得最后那人车快要开到了马路牙子上才嘿嘿笑着罢休。

这几天沈巍有点忙,地府扛把子本来能做个甩手掌柜,只是这边奈何桥又双叒踏了,那边互相踢皮球,说现在各个部门忙的快翻了天,摆渡的船也不知沉了多少,总之地府上下该救鬼的救鬼,该去人间抓鬼的抓鬼,沈巍不得不亲自去跟造奈何桥的建筑师沟通一下,他怕放任下去最后还是赵云澜的事。

于是把赵云澜抱回家再抱到床上他就又出去了。

而这边赵云澜自己丝毫没有“自己有颈椎病”的觉悟,该审案子审案子,于是报应就来了,咚的一下又倒在办公桌上抬不起头来,特调处一干人都认为自己的领导是贫血,桑赞贡献了一箱红枣,一群人围着他给他拨枣剃核儿一边往他嘴里塞。

赵云澜晕的讲不出话,头抬不起来,意识缥缈着也没办法跟他们说更没办法嚼,只能等他们自己发现嘴里塞不下枣了再住手。

赵云澜是个不为颈托低头的男人,就算脸色苍白头晕炫目也要为了面子丑拒它。

“你过来。”沈巍死死盯着赵云澜寒着一张脸,那一刻赵云澜甚至觉得沈巍可能要把他掐死。

那人坐在特调处棕色的大沙发上,忽然有一种黑帮老大的既视感。

特调处一群等着看黑帮大佬如何收服混世魔王的。结果他领导一个潇洒转身,“去去去围这儿看大熊猫啊?该干什么干什么,上班偷懒扣奖金!”

人啊鬼啊的是呼啦啦的都散了,但这并不能遮掩一层集体献上的注目礼。

“趴下。”

那一刻世界都安静了。今天的沈教授也是A得他们赵处直不起腰……不,妥妥的压在身下。

好一大口瓜啊!众人在心里尖叫,以祝红为代表的一圈腐女全都瞪大了眼睛——家暴现场啊。

赵云澜的脑回路才不会跟她们同流合污。

“你想成什么了,趴我腿上。”

沈巍皱着眉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观众整齐划一的扭过了头——是不是龙城又停电了,我怎么觉得眼有点瞎。

然后赵云澜就趴沈巍腿上舒舒服服的享受着一级按摩治疗。

“恩……”

“以后还逞强吗?”

“哎呦!嘶,老婆手下留情,疼啊!”

END.
颈椎病是真的要把我折磨死了,那个时候上课忽然喘不上气然后就头昏的抬不起来,又一次正走着路幸好在班里忽然就跌下来了,哈哈哈当时一群小宝贝儿围着我往我嘴里送红枣,真的特别暖心了,当时我也是全凭意志死撑,我当时心想我要是真的厥过去老师要打120就麻烦了哈哈哈哈
今天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脑壳疼,颈椎连着脑袋一条线的疼啊疼啊疼,于是就脑补了个小段子安慰一下自己QAQ
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忽然这么多人关注,谢谢大家关爱写手啊,月底两千粉粉丝答谢抽奖!礼物已经买好了!真的谢谢大家❤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