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瓶邪】十年 fin

#在回家的路上听到《十年》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借这份感情写一些东西
#再跟他说句对不起吧 全文特别矫情
浏览量低到必须做个小广告☞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fin.

八月十七号有个感天地泣鬼神的生日聚会,我是刚刚下班才知道的,还没等怎么着胖子就飞来个电话,说叫他去接一下。

我心道长大了会指使人了,手下挂了个挡没犹豫的就朝那坐标开去。

“你跟小哥还联系吗?”大肉墩子一坐上来整个小轿车都跟着抖了三抖。

我十分的嫌弃他的体重,夸张的呲牙咧嘴了一阵我家副座的真皮座椅,“怎么要说他?不联系了啊怎么了,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俩一个考到了中国北面一个考到了南面,工作都不一样……”

“屁!你跟小哥学的是一个专业,你不知道吗?天真啊天真,你可真天真,那时候班里就盼着你俩成呢,小哥那时候对你多好啊……啧啧啧”胖子说的一脸沉重,顺便唾弃一下我的狼心狗肺,就差把“恨铁不成钢”这几个字放大到脸上。

他嘴里的小哥就是张起灵,其实我是不愿意多提他的,之前那段时间不提是因为那人简直是横在心口出的一道疤,我不许别人碰,一碰就疼。这些年我不提他,是因为觉得完全不在意了。

别人提起这个人的时候我已经做到不痛不痒,但没想到如今这么被胖子说,心还是会莫名的抽痛一下。

“你有女朋友吗?”

“恩,单身了五年多了”

难得胖子跟我一样望着钢筋铁骨之下的灯红酒绿,他难得没有再调侃一句活该,而是用一种极其老成的语气说,“可惜了……”

因为首都这地方实在可怕,五环之内能把你堵到天亮天黑,没想到我们去的时候还算是早的,其他人一个一个的给我们打电话,在群里报位置,还有人叫我照一张相,就因为我之前是班里最能搞事情的。

我心说这你大爷的可就尴尬了,这么大一个餐桌,张起灵喝着服务员端上来的茶水直勾勾的盯着我,眼里还波澜不惊,装的还真像是在看风景。

不知道是那只汪要我拍照,群里那些还赌在三环上玩儿扑克的都来了兴趣,一群起哄的让我拍照。

但显然,我这个角度是拍不到三个人的,总有一个人要出镜,而张起灵根本就没有看电子设备的习惯,如果我要是盯着他怕被他误会就麻烦了。

“唧唧歪歪的干嘛啊!来来来来吴邪你行不行,不行我胖爷来,”胖子大肥手速度异常灵敏的想夺我的手机,同时激动的大声嚷嚷,“你能不能别盯着小哥看了我知道你想他,也不知道你这奔三的人还害羞个屁,胖爷给你们俩拍情侣照!”

我完全没想到事态会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纯粹是觉得太丢人了,我忍不住的大吼一声,“滚犊子!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喜欢他了!”

雅间里三个人面面相觑,张起灵更是用一种特别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我,我很识趣的没有再说话,转身出去说要上厕所。

胖子大概也觉得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张起灵,刚要追出去,张起灵冲他摇了摇头。

我很害怕对上张起灵的眼神。我欠他很多东西,我知道。高中那些芝麻烂谷子事儿我觉得都没有再被翻出来回忆留恋的可能性,可是每当自己一个人流浪在这个迷醉的城市之间的时候,我眼前还是会出现那张略带稚气却十分帅气的脸,仿佛那张脸还时刻出现在我旁边,喜欢上课打瞌睡的时候敲一下我的头,热衷于每次考试挖我的作弊小纸条,也会十分戏精的在旁边小声告诉我老师提问的答案,这一招他用特灵,连老班那双毒眼都从没发现过。

今天这次见面,我觉得我一直以来封印在心尖上的那个人正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他告诉你我,我还是以你喜欢的样子活着。

哪怕分开的这几年来,都不曾变过。

大家都到齐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餐桌上大家都顾着狼吞虎咽,吃饱的偶尔提一嘴当年干过的风流事,还有说说那个秃顶校长,或者说自己一学期究竟带了多少手机修正带,觉得那时候特傻缺。

二愣愣的。

我是借口想回去。

上次同学聚会还是次惨痛的回忆。我真的想回去,因为他们说又要去歌厅,包他一个晚上一直到天荒地老。

大家都知道的,建筑是个很让人头禿的专业,这个专业学好了简直能变成打工的皇帝,但是学海无涯,我就属于没到雷音寺先被累死的那个。最近的加班和考试实在让我有点吃不消了,再怎么说也比不上18、9那会儿,高考熬一个星期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最后当然还是被半拽着半托的去了。酒劲上头,我微醺着被老同学们架着走在KTV的路上,想起五年前好像也是这样一个星汉灿烂的晚上,只是架着我的人是张起灵,那个时候我喝的已经神志不清了,还大声嚷嚷着要唱歌。

我那时疯的像条狗,一路搂着张起灵的脖子高歌猛进,这次经历直线成为了一生中最丢脸的黑历史。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我真的全都忘了。

进了包间之后人家都唱嗨了,一进去歌声滔天,混杂着酒瓶的碰撞声和“三魁首阿六六六啊”,我一进来十分后悔,再一看在前面领唱的人,当场呆住了。

“心底如今满苦泪,旧日情如醉此际怕再追。”

——偏偏痴心相见你。

这首歌从最熟悉的人的嘴里唱出来,用一腔粤语,显得温柔又深情。

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张起灵会唱歌,还唱的这么好听。

——可惜他不看我

他唱歌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有些淡漠的态度,你从他眼中看不出什么,直觉告诉我,他比我刚认识他那会儿又沉闷了。

我不也是吗?在残酷社会的淘汰法则下苟延残喘,这些年都耗光了我们的什么啊。
我突然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把我推到人圈里使劲灌酒,这些人倒是跟刚毕业的时候没什么两样,能撂倒一个算一个,服务员小姐最后用车推着上啤酒,桌子上地上横七竖八的空瓶子。

“吴邪!可以啊,也是白领了啊!”一个人推搡着我,开了瓶啤酒就往我手里塞。人一累很容易喝醉,酒量甚至不如原先的三分之一,我其实早就不行了,这一圈轮下来了眼前开始晃悠,肚子里也闹腾。我心道真是老了,刚毕业那会儿出去搓,一个人干十二瓶都不带喘气儿的。

“不行啊吴邪,不能不喝不能不喝,我的酒你再不喝就太不给我面子了。我是那什么化学课代表,你多少次作业是我给你糊弄过去的……”

我心想这都哪辈子的事儿了,他们见了我也是真的高兴,我实在躲不过去,又实在喝不进去了。

这下从胃里就开始闹。

“他不能喝了。”一只手替我挡了过来,很霸道强硬的把我从集火范围中带了出来,我本来就晕乎,这么一下直接歪到了那人怀里,站不住了,头昏眼花,任那人抱着我的腰带我进厕所。

“小哥,你还真没变。”吐过之后我好多了,闷油瓶看我这样让我跟他再去旁边的地摊撸串,他一边点我一边看夜色,结果上的都是我爱吃的。

现在就成了我一边吃他一边看我。

在我印象里,闷油瓶还是那个我坚挺的后盾,他现在不说话,我就自己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有的没的。

我说多少女生暗恋过你啊,箱子里的情书我还替你扔过一部分,又说你记不记得运动会最后陪我跑3000米,我得了第一狠狠扑到在地上,结果倒在了你怀里,我们一起躺在草坪上笑。高考那年又忙又紧张,有一天九点下午自习的时候,我累的实在走不动了,你从桌子上偷偷给我推了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吴邪,加油。

我这个就是这样,一个大男人矫情起来没玩没了。好在闷油瓶都是一个表情,一直像看二傻子一样的看着我。

就在我以为他要一个晚上都不说话,我都起身准备去结账的时候,那丫忽然出声,“吴邪, 你还记得你五年前的这时候干过些什么吗?”

这是第一次,我在他与我对望的眼睛里看到了海晏河清,看到了无边星辰。

我心道我堂堂好几尺男儿,会干那些动手动脚的事情吗?再说我可能在小哥这么健壮的肌肉上占的到一点便宜吗???

结果闷油瓶一开口,语惊四座,差点让我把嘴里的肉吐出来,“那天晚上你喝醉了,说了好多声‘我爱你‘,还亲了我。”

我怎么没发现原来那丫语言机能这么发达,他还怕我没听懂似的指了指嘴唇的位置,我的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

我原来也有这么奔放的一面啊???????

“你还说……”

“不不不不,”我赶忙前去捂住他的嘴,用手捂不行那就用嘴堵。

END.
本来完全是个虐向的,被某个天使直接带成了完全HE
哎,服气服气服气

世界上待你好的人不多。我只能说……且行且珍惜吧,现在想想我那个时候恃宠而骄,简直想给我脸上来上那么一巴掌。
817结束,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