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瓶邪】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上

#雨村日常 因为原著还没有读完 尽量不OOC很多太太产粮大概就不需要我了QAQ但因为答应过小天使所以,鞠躬!

广告☞十年

我大概是老了,最近深感有些头晕眼花,力不从心,我不知道最近外面在流行什么,有好多人给我发一些很匪夷所思的东西。

而且最奇怪的一点是他们发完不到两秒都撤回了,我有的时候没来得及看清就问一句,“怎么了?”他们反应大的都跟见了鬼一样。

这时我看了看闷油瓶,他正直勾勾的盯着电视,我不清楚他是非常沉浸还是根本就是为了给电视个面子。一旁胖子在泡脚看抖音,完全没有调戏我的嫌疑。

“哎?”真奇怪。

这时我不经意间抬头,却发现小哥根本没有看电视,而是在玩手机。我一下炸了,新世纪的好青年终于也要变成网瘾少年了,我刚要问一句,我的手机屏就亮了,还没等我按灭眼里很给力的捕捉到了几个熟悉的字眼“吴邪”和“傻子”

我赶紧看了一下手机
——吴邪那傻子不会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忘了吧,那咱们搞这一出他是不是会觉得咱们是个神经病
——哎,小哥你拉他入群了吗??让他千万不要拉吴邪进来,千万不要!!!

哎呦呵,你真行。我点开一看原来是解雨臣那个二百五,行啊你,原来一向严谨谨慎的解家族长也会出这种纰漏,我一乐,准备“暗算回去”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这一个问题从我脑海里划过,我愣了一下,刚想问胖子意识到自己不能说话,因为在座的三个人可能已经有两个人叛变了。

八月十七号……这是个什么日子?!我曾因为中过蛇毒很长一段时间记忆变得七零八落。大夫说一些是心理问题,说我可能之前受的刺激太多,这也属于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

自从跟闷油瓶和胖子进雨村之后简直过着神仙般的生活,记忆慢慢的也就自动修复了。只是817……我想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男人背着我淹没在了一片的苍茫里,然后心尖钝痛,这预示着我要失去生命中一个相当重要的东西了,我下意识的去看小哥。

我不知道小哥是不是专注手机专注到连我看他都没发现,还是根本不虚,一双手打字打的比他说的还快。

屏幕上的东西就比我还好看?跟大砖头说话就比对我还能说?

这是我最先的两个想法,我显然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没了捉弄小花的“雅兴”。过了十分钟,或许是胖子和闷油瓶终于看我这十分钟内在不停的调台,终于舍得从大板砖上抬头看我一眼,眼神就跟我背后有只粽子一样。

“干嘛?”这就是铁三角的伟大革命友谊。

这边胖子屏幕上的微信群聊里

霍秀秀:怎么发现啦?

黑瞎子:我那傻徒弟哟,小花就这么给漏出去了?

张起灵:……没事

胖子:他顶多就是跟我生三天气,小哥你是没事啊。我就没见小天真什么时候跟你发过火儿

霍秀秀:哎呦呦

黑瞎子:哎呦呦呦

解雨臣:哎呦呦呦哟

张起灵:没有。

霍秀秀:小花不是在开会吗?偷的浮生半日闲,不脸盲认错人啦。

解雨臣:不想吐槽你。

张海客:我说族长,在那个穷乡僻壤呆着多憋屈,跟我回吧?啊?你看吴邪,你看看他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了,我说他就是……

张起灵:那时我只看见了他一个人。

胖子: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为什么偏偏你们只能看见两个人。胖爷我也去接你了好吗小哥,当时胖爷正在雪山沟里稍作整顿,要么你和天真能全乎着回来吗?

霍秀秀:所以说他为什么不记得了?我觉得要是没有小花透剧他可能真的看我们像看一群傻子,说不定还会吃醋。

解雨臣:心病吧。那就后天见?

胖子:解土豪别走!

……

张起灵熄了手机,一抬头就发现我也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神不带错开分毫的,蹙眉接了一句,“看我干什么?”

按照老闷的性格,我其实是不会觉得他会问的,毕竟直接忽视才是他的作风。这下可把我给问懵了,要我问“小哥手机有什么好看”实在问不出口,当初这个还是我强推给张起灵的,不知道现在跟手机生闷气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而且闷油瓶的人生三大爱好之中就有看天花板发呆和睡觉,有一件事的出现能让他同时舍弃两大爱好,观众朋友们别告诉我你们不想知道。

“快快快,别跟我费尽,咱们哥们儿那么多年了,你跟老闷是不是进了一个奇奇怪怪的群,聊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九点一过,到了时间我就把胖子往院里拉让他喂蚊子。

大有一副你不说行啊那你就在外面过夜的架势。

“你大爷的,”胖爷神气了,“怎么又赖上你胖爷我了,小哥的手机是我给买的吗?他用的是我的手机看的吗?是我按着他的脑袋让他看手机吗?至于他干什么我怎么知道,我长火眼金睛了吗?你说你坐着离那么近都没看到,我就能看到了。”

说的真是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但我好歹也是个机灵的,胖胖越这么说我越觉得跟我关系大。人就是这样,好奇心害死猫。

——你们不让我明着看,我还不能偷着看了?也太小看我小三爷了。

恩忘说了一点我和闷油瓶现在一个屋一张床,但俩人都是各睡各的,那间本来是小哥的屋子空出来了一个冬天,我基本就懒得再整理让他搬过去了。

对嘛,都是一个铺上的好兄弟,手机当然也要共享。当我觉得闷油瓶背对我睡着了之后,我便起来偷偷摸摸的伸向他搁在床头柜的手机。

“睡觉。”熟悉的声音简直把我吓的一个机灵,张起灵那天杀的不知什么时候就在我背后了,那两个字跟往我耳朵里吹气一样,全身一抖,脸又烫又红。

“睡吧。”闷油瓶揉了揉我的脑袋,然后把我的头按回了枕头里,我才发现他似乎是怕我再起来偷他手机,竟然贴着我睡了,一只手搭在我的腰上,我浑身不自在,越闭眼想的越多。

一会儿是长白山的茫茫白雪,一会儿是张起灵被月光勾勒的温柔的侧颜,我试图把两个场景联系在一起——无果。

能不能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不知过了多久我翻了个身,我实在被我的好奇心打败了,一想都是过命的交情他们俩有事瞒我本来就该我委屈,现在怎么还成了他们有理了?

俗话说恶向胆边生,我一瞬间觉得就算我拿了张起灵的手机看聊天记录他也不会硬要把手机抢走。

前提是得先把腰上的手拿下来啊。

还是算了吧。我越看小哥那张脸越怂,我就是个战五渣偏偏还要班门弄斧,这样要丢大人的。

只是我的身体比我更大胆,我的手尖已经碰到了小哥的,我刚想抽走,就觉得他似预备好了似的握住我的——十指相扣。

这下我一个手指都动不了,连带整个身体都作不了妖。

“到时会告诉你。”握着我的手的力道松了一点,不再带有禁锢的意味,而是单纯的想履行某种约定一样。

“快睡吧。”

TBC.
恩……可鞥眼中OOC了,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就争取明天完结。这两天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月底如果二千粉的话抽奖,请不要再刷刷的掉粉了好吗

其实我也超纠结啊觉得瓶邪那么多太太都有产粮我也写的不好,只是之前答应了小天使稻米节要有粮。

盗墓只看到了五,剩下的设定肯定有BUG,大家就当成私设吧好不好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