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穿越】黑袍使回家了吗?完结

#其实不舍得完结拖到了现在  真的是HE啊啊啊啊啊啊啊
#剧版和小说版穿越的故事,只是为了弥补心中小小的遗憾巍澜文章整理
前文请走☞【穿越】黑袍使回家了吗?

这是天地的大劫难,玄牝之门落到了有心人手里,如墨的苍穹变成了巨大的漩涡,漩涡背后是链接两个平行世界的通道,他们试图借用另外一个世界的力量压住昆仑君。

算的没错。

因为沈巍与沈巍交换了身体,两具肉身在两个世界各死了一次,黑袍使在昆仑这个世界先失去了的肉身,后又在他原来的世界把生命之火交到赵云澜手上之魂飞魄散。而昆仑世界里的沈巍——斩魂使,却因肉体消散,魂魄困在虚空里出不来,宛若当初的昆仑一样。

现在的昆仑君,毫无忌惮的坐在十万大山之巅,却是真正的孤立无援。

“来啊,动手啊。”昆仑轻蔑,“也真是难为你们了,为了铲除我还乱点鸳鸯谱的。我跟你们说,要打一起上,剩的带回电量不足下不了台,别说我没你们你们机会,欺负小屁孩儿。”

“你强行逆天改道,现在该到受报应的时候了!”

忽然九天云涌,三十三天繁星陨落,引燃天空,九重天好似被撕破了一个大口子,三千星辰练成地狱之网,滚滚的热流向他砸来。

“天罗地网,看你还往哪儿跑。”

谁说他是孤身一人?万山为他开道,昆仑端立于血云之上,伸手遮天!

“这点本事?”

“轰隆——”这一吼仿佛恶龙现世,九道天雷狠狠砸下,忽而一阵怒吼——繁星坠尽的天空沉的死寂,如墨的黑色旋涡好似在酝酿着什么。

“啧,”昆仑君颇为嫌弃的大手一挥,天雷被扔到地上,大地烧焦一片,生灵哭号。

那四个巨头的怪物,八对血眸若铜铃,竟是上古四凶兽!

“哈哈哈哈哈哈”九天之上传来一阵扭曲的狂笑,“封印了多年的凶兽,也亏用了那个世界的怨气才能把他们放出来。其实这样说都太多了,那个世界沈巍每当着面在赵云澜面前死一次,他的痛楚就会化为巨大的怨念……怎样昆仑,你还满意吗?”

“跟你着这种疯子根本就没什么道理可讲!”

那凶兽从虚空中探出头来,一跺脚便能踩碎月亮!它浑身戾气的摆尾怒吼,大地都不由得抖了三抖。

而就在那怪物要扑向昆仑之时——“嗷——”凄楚的嘶吼让九州震颤,那怪物竟以十分怪异的姿态迅速退到一面,转身狂暴的向黑洞扑咬去。

而虚空中那个男人宛若死神,风衣被吹的猎猎,手握长刀恍若握着的是生死的权杖。

对付这个四凶兽合一的不伦不类的家伙根本不需要多费劲,斩魂使长刀一横,刀起刀落皆是凌厉果决的杀伐之气,手中长刀被四溅的血激的兴奋嗡鸣,战况激烈,天上不啻雷鸣,闪电与血雨交织相映。

斩魂使大人竟然动怒了。

“这四凶兽,是幌子吧?你们对平行世界的联系只有赵云澜一人, 自然这怨念成的怪物头不像头,脚不像脚。”

斩魂使负刀而立,他面色若寒冰,恍惚之间真有让天地诸神跪下参拜的威严。

“而你们更没想到的是,昆仑会亲自镇压虚空,根本无法通过‘赵云澜’获得更多世人的怨念。玄牝之门也根本就是假的,这些计策不过尔尔,本使千年前就见过了,还真是叫人笑掉大牙。”

他一挥刀,刚才还凶狠的仿佛能吃下十个太阳的怪兽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被打的原形都没了。

“跟你们说让你们收手你们不听。让你们放开打你们又打不过,说说说说,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神仙,现在天底妖族人族还有诸神仙都看着呢,为何还不跪下为苍生道歉,以死谢罪?!”

最后几个字昆仑咬的极重,恍若被吼出了实体,震的让四海八荒都跟着震颤。

不止沈巍怒了,赵云澜也怒了。

他们怒是因为世界上另外的沈巍和赵云澜。这世界上终有太多的不公平,他们却从不在意公平二字。

甘愿血洒黄泉护正道,而如今高举“正道”大旗的人却在喊打喊杀,为了一己私欲至天下苍生与不顾。

人间,不值得。

人有三尸,昆仑君望着苍天,原来神也有。那赵云澜有没有痴嗔贪?到最后,因为这群人的算计,连一味痴也留不到。

赵云澜失去沈巍之后,再无痴嗔贪。

一切都结束的那天,昆仑君在虚空里留了神识,托梦给赵云澜。

“你还记得你当初一步一叩首上了昆仑山求救沈巍一命吗?”昆仑君负手而立,“你拜的不是我,磕的也不是我,而是真正的昆仑山之后的万物之源——玄牝之门。而你在雪山看到的你不曾看过的撕心裂肺的场面,不过是有心人故意捏造。如今玄牝应你一愿,你可愿人生恍若初见?”

“我只想知道,印象中昆仑君可是大忙人儿,为何渡我一个区区镇魂令主?”赵云澜蹲着看他,眸中有戏谑遮掩下的淡然。

没想到昆仑君终于舍得不端着架子了,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两人明明生的像是一母同胞, 气质却完全不同。

一个对世间毫无留恋,一个情种深种,羁绊颇深。

“你可知,万年之前我初遇小巍,那时他无魂无魄,我不愿渡他,因为我知他注定为天道所不容。黑猫便说,你连万千巫妖都渡得,如何渡不了一个他?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我思来想去,唯一能坦然处之……虽然我转世为人有时候还是想掐死他,但只有他能让我看到这天下海晏河清,繁花似锦。”

“若不是他,在你眼里也就是一滩野石头烂河水吧?”

“我渡你,是不愿让你赴了我的老路。”

尾声.  似曾相识燕归来

赵云澜一摸口袋空空如也,刚想使唤人下楼帮他买个棒棒糖,汪徵打来一电话,“赵处有案子了,是在龙城大学XX楼三楼,昨天有人在楼上自尽身亡。”

男人皱了下眉,揣着大庆走了下去,哎真的,要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赵云澜真的一步都懒得动。拿资料也是,一沓文件全糊在了怂巴巴的新来的小实习生身上,他看起来就像只待崽的小绵羊。

“这不是,任务来了?”赵云澜调侃着拍了拍他的肩,“待会儿看到什么都淡定,就怕你处长护不住你,案子没办成丢了个小警官就麻烦了。”

那小可爱估计是自己脑补到了一些很惊悚的场面,当着众人的面就被吓的抖了一下,愣神回来他领导已经跑的没影了。

哎不对,这速度,是赶着约会吗?这过分帅气黑色制服,是要去撩谁啊?

祝红眼睛一眯,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就像那年一样,趴在三楼的案发现场的窗台上,无意的一眼回眸便撞出了命中注定的悸动。

赵云澜被那文质彬彬的小伙子深情的注视电的一个机灵,飞快的躲到墙后。一旁的大庆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仿佛看了到了一个假处长。

“你好……”

那天应是阳光刺眼,竟让他微红了眼眶。

“免贵姓沈。”男人唇角带笑,伸出手紧紧的回握住了他的,力气大的好似要这样跟他牵手到白头。

“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给我取的。”

他们在树荫下久别重逢,依偎相拥——而现在那人,已经在我眼前了。

赵云澜泪中带笑的看着他,“镇亡者之心,扬善者之德……沈巍,我抓住你了。”

他们的夏天,永远继续着
END.

啊完结了。写到最后的时候我也是泪中带笑啊。来稍微解释一下吧,我希望你们能看到这段话。书版世界里昆仑之所以怒,怒的也是因为好人不得好报。在赵云澜前面,镇魂而字要先于沈巍的,他做到了镇魂,沈巍为了镇魂失去了生命,而他为了镇魂捐躯,也同时失去了沈巍。
以天下为己任,大概就是剧版赵云澜和沈巍带给我的最直观的感受。我只是希望最后的时候,我的这句话能让大家看到一个更为完整的镇魂。

嗯……你们想看番外嘛?如果沈巍穿越到了斩魂使的世界或者说?恩??????

写到后面发现我可能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有不舍得。

那么,就这样啦。GOOA BYE

评论(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