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原著向】邓林之阴 完结

#原著向 还是神奇的养成系 满足自我的上古时期的脑洞
#今天有没有三更?再看吧
前文请走☞

昆仑君预言的那一天,比想象中更快的到来了。他们脚下踩着九曲连环,天下早已沐浴在血腥杀戮之中,不分昼夜。

三十三天染尽滚滚尘埃,与地相连。

昆仑君在大封之地的入口望了很久的滔滔黄河,黑猫对上沈巍略带怀疑的眼神在他耳边悄悄说,“四圣陨落,对他而言。世上怕是再无亲友可待。”

什么是亲友?沈巍不懂,但隐约知道那是对他很重的东西,以至男人的眼里再无昔日光彩。

接着沈巍便跟着他守着大封千百年,不知凡间何几,昆仑君还是一复一日的端坐在功德木数底,闭着眼眸无悲无喜,脸上却是空前的坦然,只是看向沈巍的目光带了与往昔不同的柔和和眷恋。

“可惜看不到小美人长成大美人了*”男人抬手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头顶,“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来也没什么稀奇,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沈巍却浑身一抖,脊背发凉。他隐隐预感到了什么,那漆黑和窒息感像一张无形的血盆大口快要把昆仑吞没。

他下意识的,紧紧的扣住了男人的手,又害怕他仿佛能一眼望穿的眼眸,低着头咬唇不语,就像是第一次他们初遇在邓林之阴的那般,男人也是如此温柔的问他,“你为何要跟着我。”

而沈巍无比清楚,如果自己给了答复,可能结局真的会不可扭转。

昆仑君见此也不多说,他看向无垠的虚无,仿佛自己已是个垂暮老人,用寂寞太久想要出去看看的语气对他说,“女娲身殉大封时我不解,你看这天下厮杀,金戈铁马,到底是功德还是罪过?现在我却能懂个一二了,这便是宿命啊。”

接着沈巍瞪大了眼睛,他的心仿佛在随着男人抽筋的动作而抽痛着,脸色苍白的男人笑道,“从此你便是掌管十万大山的人了。”

沈巍是昆仑君对天下存的最后一点私心,他忍痛剥筋给他,强行逆天改道,护定了沈巍一世无忧,不知算不算是对所谓“宿命”最后的抗争。

又不知过了几千年,人们都说斩魂使一直在轮回痴等着某个人。最后十殿阎王被沈巍的目光逼的屁股着火,只得把这块烫手的山芋丢给孟婆。

这样一复一日,年复一年,沈巍执拗的守着那缺了一魄的灵魂,这一守一万年便过去了。只是每次寻找昆仑时,不管对方是孩提少年亦或发髻斑白,他总能想起第一眼看到他的样子,在曲水河边青衣摇曳,飘飘欲仙的无双昆仑。

【邓林之阴初遇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还是会想起那时的场景,想来这世上还会有个人能为你哭泣】
【到底要分离,就别说我爱你】

END.

还会有番外。
我这么勤奋,今天都觉得自己能三更了!!!!要不要夸夸我?!
怎么感觉那种遗世独立的感觉完全没写出来……生气。啊希望大家不吝惜评论,提出意见啊什么都欢迎!!!!
顺带提一句片尾曲巨好听!!我觉得就是为了还原前世的!!!

*是原著内容 向原著致敬!!!

评论(6)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