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 穿越】黑袍使回家了吗⑤

#小说版和剧版穿越的故事巍澜文章整理
#只是为了弥补那些弥留在心底的、小小的遗憾
#走剧情预警【这章真的没啥好看的——】 @喵不易
前文请走☞   

无垠的虚空之中,昆仑君声若洪钟,“我说你是个傻缺吗?刚才若是不出去,兴许能撑到他创个奇迹,磕到昆仑山巅,让你起死回生……啧,你现在怕是在虚空之中都无法存留了吧。”

“我还以为你会……咳咳,你会因为我强行寄在你家斩魂使身上跟我生气……”黑袍男人咳出血沫。

远处忽然出了光斑,接着光斑凝结成一个人形,还没等沈巍看清,一只手轻轻按在他头上,给他渡了口生气。

“你这熊样,还是安安分分的养伤吧。”昆仑君大喇喇的坐在他旁边,“我不怪你,人之常情,若是跌下去的是我的大宝贝儿,就算豁出去这条命也得救。我连一根头发都不舍得动他,也辛苦你看他遍体鳞伤了。”

沈巍还是被“我的大宝贝儿”这么肉麻的称呼弄的背脊一僵,随即暗了眼眸,“我不值得他这样为我……”

“那你可知,当初他在人间看的你最后一眼,却是你奋不顾身帮他挡下致命一击时,也是这个想法?”

沈巍沉默了,他低低叹了口气,“那你呢?天界预谋,你怕是早就知道了吧?一直按兵不动,是不是就是在等这一天……等两个平行世界有了联系,伪造一个漏洞。”

“倒是聪明,却也不完全对,”这个人虽然顶着和赵云澜一般无二的脸,却有种极其老练的气场,城府深的让沈巍看不透,“我生来就是为了寻一个答案。伏羲寻得了,死了。女娲寻得了,也殉了道。神农寻得了,最后只剩下吾一人……寻得了,却还活着。”

“你们那个世界里啊,地星海星,无六道轮回,无三界神魔。但这冥冥之中,我们相遇,便是宿命。”

沈巍看着他,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货真价实的大荒山圣,是身担十万大山之责的盘古之子昆仑。

“你若说何为宿命?”昆仑君也不知是不是这虚空无垠又无聊,竟让他想起了他在黄泉下守着功德木的那段时光。曾有个少年也这样陪着他,满眼的小星星,每天变着花样逗他开心,“宿命便是生死在天。宿命便是你无力挣扎,只能顺从的命啊。我来帮你,无非也是想与那天道,争上这一回。”

——只是因为那世间,还有个我放不下的人在等我回家。

“那昆仑山巅,真的有他想要的东西吗?”沈巍垂眸,他眼下就是面链接两处的镜子,镜中大学纷飞,男人继续一步一磕的上昆仑,只是雪中有无数双贪婪的眼睛,在白色中藏身的狼露出利齿,而男人的身体状况急剧下降,已被昆仑山上的虚境折磨的有些精神恍惚了。

“昆仑是万物之源,上有天梯,这可真说不准儿。”昆仑君嘴里不知啥时候叼着个狗尾巴草,双手垫在后脑勺后面,翘着二郎腿儿看起来颇为悠闲。

“哎,我说你还真的跟沈巍一样,有时候婆妈死了。这样我都要怀疑你这样紧张都得紧张厥过去。”

镜子似双眼睛一直跟着上昆仑山的赵云澜,而那男人已被饿狼咬的衣不蔽体,肉眼可见的身上多了很多处利爪留下的抓痕,有的甚至露了白骨,看得人触目惊心。

沈巍那薄唇都快被自己咬的出了血,他并没理会昆仑君的调侃,像是生死契阔般,语调带着丝哀求“我再下去一次……最后一次,就算是在阳间魂飞魄散,我也要护他无恙。”

“啧,我说你这小生,着急个球球?你若是真因救他性命再扑街了,你那赵云澜知道了非得一头撞死在昆仑山上不可。”眼前这个赵云澜殊不知自己说这一席话有些违和,“你倒是往下看啊,看看谁来了。”

赵云澜还没觉得自己如此点背过,哗啦啦的流了一身的血气,伤口烧一般的疼,刚刚还冻的要死的身体瞬间好像又被扔进了火炉里炙烤着。他有野外生存的经验, 一般这种血在雪山中是极有吸引力的,就算他甩掉了狼群根本没办法再应付在这山里不知道饿了多少天的捕食者。

他躺在雪地上看着苍茫一色的苍天大地,万万没想到啊,沈巍,不但救不了你,还要随你去了。

这又算什么?他起死回生,又因惦念着另外一个人,困在着昆仑山,饿死冻死被野兽吞入腹中?

狼群又追了过来。 它们凶狠的围成一圈在站在雪丘上,而在群狼就要向他扑来时,一股劲风——“嗷呜——”的一声,头狼被掀翻出去好远,呼唤着同伴撤离。而准备好袭击的狼纷纷不甘心的、带着怨毒的看了赵云澜一眼。

只是赵云澜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一袭黑衣为他撑起了半边天。斩魂使转过头去瞥了眼他的伤口,缓缓道,“先找个地方歇一下吧。”

这回是这个男人硬生生的凿了个洞出来,一挥手便铺好了干草,篝火都点起来了。避了风雪有了暖气之后赵云澜才知道伤口疼,疼的他一下滚到了地上,整张脸疼到扭曲,连身体都扭成了个奇怪的姿势。

远处的沈巍只是闭眼调息一会儿,步伐极稳的向他走来,一只手抵着他的后背为他运功疗伤。

“不是说不让你去的吗。”斩魂使阴着脸,暖起来的石洞都透着森森的寒气。

“我这不也是没想到,爬个昆仑山这么难啊。”赵云澜倒抽了口凉气,他本来还像贫几句,但奈何伤得重,为了男人的尊严只能忍着不出声。

“跟我下山去吧,兴许我能调动三界为你想想复活沈巍的办法,”斩魂使垂眸,橘红色的火光映的他的瞳孔好像装了一箩筐的星星。

“噗嗤,”赵云澜笑中带泪,不知道是不是给疼哭的,“不是啊,黑老哥……”

他一愣。
脑海中忽然闪现那次他们解决完李茜的案件,沈巍不由分说的拉他到家里上药,他也是疼的不敢说。
——你疼了?我下手轻点。

“我根本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儿,要你复活一个不是这个世界的你,这不是难为你嘛。就算你是斩魂使,大家都听你的,但这事儿毕竟还得我自己。”

我不是你的赵云澜,你也不是我的沈巍。

“如果现在被困在上面的你的是赵云澜,你能把这事儿假手他人吗……不可能吧?”

另一个世界来的赵云澜明显比他的爱人要客气很多,更容易让人接近,却又明显跟你保持着特定的距离感。但这种距离,显然在那个世纪里和沈巍是不存在的。

“那行,”但是沈巍发现无论是哪个赵云澜他都是一样的无可奈何,“我给你护道,停了骤雪,扫净了石板路。你若一步一磕,那便去吧……”

从此便是清风入怀,万山无阻。

TBC.
还是勉勉强强的短打剧情。感觉又血崩了23333上章虐惨这章开始慢慢甜回来啦。谢谢大家的评论,真的都有一条一条的仔细看的!

引用不知道是剧版还是小说中的一句话,【-一约既定,万山无阻。即使永世负重逆行】我想这是赵云澜回应沈巍最好的坚持。

沈巍是他唯一的软肋,也是助他战无不胜的盔甲。

评论(2)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