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巍澜】那个少年你过来一下fin.

#这几天忙炸,于是码凤小甜饼自我安慰一下QAQ
#限流严重走个关注评论吧求求看观老爷了
巍澜文章整理

阅览量太低了拯救一下——震惊,我以为我的男神没结婚没想到都有崽了!?

“沈巍你喝饮料吗?”虚掩的门后传来少年轻快而嘹亮的声音,随后冰箱门狠狠的“啪”的一声,震得在这屋整理复习卷子的沈巍一怔。

“哎呀,你又吃这个又吃那个的,快出去出去,我切好西瓜待会儿给你们端过去……”赵妈妈唠叨,“看看都几点啦,好好复习去。”

“知道啦知道啦。”少年哼着不成调的歌踩着踢啦板儿用手肘撞开门,“咚——”的,又被少年用脚勾了回去,门狠狠的砸在墙上,沈巍顺着声音看去,赵云澜总是这样带着青年的活力和张扬——手里拿着的冰镇可乐流下的汗把他修长的五指浸湿了。

又是当的一声,“刺啦——”赵云澜把易拉罐往沈巍怀里推了推。沈巍有些措不及防的回神,瞥了一眼面色如常的赵云澜欲兖弥彰的拿出了最近的那套复习试卷。

“我刚才把你近期的卷子都分类整理好了。先看看有什么不会的……”那么厚厚的一坨的卷子往少年眼前一推便能叫少年脸上所有阳光的笑意全部击垮。少年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沈巍你还不如一刀杀了我……”

听到这句话他只是抿嘴,看着瘫在椅子上的少年眉眼极温柔的说,“错题在旁边重写过程,写不完今天就别睡了。”

“我靠!”葛优躺的赵云澜一下挺尸似的,“你是我妈派来的间谍吧?你说她老人家给了你多少好处啊!!!你快说!”

“答应阿姨帮你考到年纪前100……”

“沈巍,其实我觉得你也不想要命了……”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个相当平凡的夜晚,空调不知疲倦的呜呜的吹着,夏天的夜晚总能把一切磨的温馨。这时赵云澜的书桌上已是大小两座山了,沈巍跟他各自受着一座小山丘,沈巍还在主攻数学最后一道大题,一张草稿纸根本不够他写的,他笔下沙沙的像是首催眠曲。赵云澜趴着看他,觉得一个人要是帅气起来哪里都觉得帅,就连握笔的姿势都帅,就连被灯光漂白过的黑白两色的卷子都帅。

“困了?”沈巍没抬头,他还在忙着恶心的代数计算,这个时候一分神可能整道大题两页纸全得重头再来了,却难得他还有心思敲赵云澜的头,“快写。”

在赵云澜眼里沈巍是有种别样的魅力的,他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便能坐出荣辱皆忘,静若处子的飘飘欲仙的感觉。这就导致了赵云澜犯了个他自己都想抽自己的错误,他十分手欠的拿了夸西瓜凑到了男神微抿着的唇边,然后“啪嗒——”的一声,在灯光下略显晶莹的汁水拍碎在了被主人精心保护了很久的试卷上。

很好,赵云澜凉凉的想,我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我可真特么优秀。

赵云澜觉得自己凉透了,沈巍这个人表面虽然波澜不惊但实则内心波涛汹涌,他这个还记仇,有一次学委不消息把沈巍的卷子掀翻了踩了一角,后一个月学委每次找他商量补习的时候沈巍都用了极其冷漠和敷衍的嗯嗯啊啊来应付。

这样的反应曾让赵云澜暗自窃喜了那么一笑下,班里出了老班他最讨厌学委,一看学委吃瘪的表情他就特别想为沈巍拍手鼓掌。可是如果作俑者换成了自己……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向能言善辩能在办公室里把英语老师给带沟里说到哑口无言的赵云澜,头一次看着沈巍紧皱的眉头嘴张了半天如鲠在喉。他的手也很尴尬,举在半空怎么放都不合适。

“下次小心点。”沈巍处理好了卷子,竟然吃了他喂过来的西瓜。不过赵云澜知道他还是挺在意的,好像是为了防止又有这种的“出其不意”,沈巍把万恶的“资本主义”卷子收了起来,改成了同样对他十分不友好的教辅资料。

估计是换成文科的东西,沈巍这个标准的理科生坚持到十二点也有点抗不下去了,便来撺掇他,“快写啊,写完给你奖励。”

赵云澜笔速不慢脑子也不笨,就是懒。在沈巍的监督下已经吭哧吭哧的只剩下三四道题了,只是运气不好都是要了命的计算,这是哪怕一个恍惚,一句“重来”都能把所有的耐心打翻沉入海底。

“什么奖励?”赵云澜把下巴搁在手臂上,挑着眉借着台灯的白光看着这个好似天使的少年。

“快写。”沈巍猛的抬头毫无心理准备的跟他赤果又炽热直白的眼神对上,不着痕迹的移开了目光,把视线重新放到书上的诗词鉴赏。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不如怜取眼前人。沈巍在草稿纸上神使鬼差的写下这句话,瘦金体写起诗句来很有感觉,沈巍下意识的看向赵云澜——小伙子已经有大人的模样了,五官变得更立体和深邃,眼神还是澄澈的只是愈发撩人,还是喜欢在想不明白题的时候嘴巴嘟嘟囔囔这骂一圈出题的人,然后极其用心切专注的细细思索……他长大了,沈巍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是的。这个学期已经进入尾声,眼前的少年除了已经蹿的跟他一样高了之外,也学会天天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边不去惹祸了。赵云澜的那种活力和肆意的朝气全部被他收在眉眼和举止之间。

唯有在篮球场上他不再刻意的收敛,穿着统一的篮球队服,背后写着大大的“1”,脚下生风的进攻,少年会露出一小截精瘦的腰,沈巍经常被拉来观赛,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少年对他的笑容有些意外的刺眼。

赵云澜无论在哪里都是最夺目的一个,证实这一点很好的方法就是在他冲着沈巍笑的时候沈巍旁边的一群姑娘已经HOLD不住了似的原地捧着脸尖叫了。

他是个很好的人,各方面的。

“看我干嘛……”赵云澜毒舌,但是一般很少在沈巍身上用。少年抻了抻腰,然后使劲揉了一下脸,他尽力向后仰去,头上的指针指向一点,他环视了一下让他倍感温馨的房间,觉得屋子里每一寸都被泡的充满了暖意,脑子里的混沌和睡意连着这种莫名的幸福感在他的心底膨胀着,下一秒他歪倒在沈巍的身上用头发蹭着他的颈窝,“睡吧,我要困死了,这是什么破题,得数都不给整的,你看看这个什么二百一十分之十二倍根号五减根号二……你大爷我算完觉得自己都要折寿了。”

那一刻沈巍严重怀疑是不是赵云澜蹭到他胸口的位置了,他愣了一下还是揉了揉少年蓬松的头发,揉出了一股洗发水儿味,“我算的这个你瞧,平衡了就去睡吧。”

不过他们心知肚明,这种题K不是整数一般都不对。

晚上就很简单了,赵妈妈给两个孩子收拾出来了床铺,还说委屈人家沈巍跟他挤一张床了。赵云澜心底是有点不服气,但他妈妈说的是事实,他睡相不好,小时候基本是闭眼床东睁眼床西的。

“晚安。”沈巍在说完晚安的时候,赵云澜翻了个身,柔软的触感轻轻的印在他的额头上,少年笑了一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END.
大概是因为我也很困

期待小天使们的评论哇!!!!!!!!!

评论(2)

热度(51)